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百琥魄 發表於 2017-10-4 17:43

筆的軌跡(番外:雨聲)

雨珠敲打著屋簷,滴滴答答交織成不規律的曲調,清脆的風鈴聲叮噹穿插其中,在悶濕的梅雨季中捎來一絲涼意。古宅後院積水成塘,倒映著天空雲層,波光粼粼。

彷彿有人調低了彩度,世界一片灰濛,萬物在水幕之中褪色。

「聽說很多地方都淹水了,連綠之丘那裡也災情慘重。」黑雛月坐在長廊上,光裸雙腿浸入水中,輕踢起水花。「這次是水患啊,你打算怎麼處理?幸好是夏天,還能驅暑。」

百琥魄站在黑雛月的身側,捲起褲管,踩入積水庭園之中,任憑雨絲落在身上,逐漸打濕一頭紫色長髮。一陣冷意自腳底竄上,他眨了眨眼。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我已經提早知會小林總理了,中央政府應該會做出相應政策。」百虎魄將髮絲塞到耳後,垂眼看向黑雛月,「妳在擔心我嗎?」

「當然擔心,藝世可是你的世界,我作為前輩,怎麼能放任這一切發生。」

百琥魄涼涼一笑,「若這雨真沒解決的方法,妳又打算像上次一樣直接出手干涉?」

黑雛月尷尬地撥著瀏海,「嘛!反正那次平安落幕就好了呀。沒事、沒事……」

水聲嘩啦啦作響,百琥魄靠近黑雛月,單膝跪下,毫不介懷自己下半身幾乎浸泡在水中,被泡濕的白色制服透著膚色,他執起黑雛月的手,拉開薄外套的袖子,一道橫亙半臂的傷痕怵目驚心。

「這還叫沒事?」

「不過是皮肉傷罷了,沒什麼好在意的。受點傷能夠保護整間學校的孩子,太划算了,不是嗎?」

黑雛月打算抽手,卻被他緊握不放,傷口在醫者妥當的包紮下已經結痂,百琥魄卻刻意摩擦重壓,傷口受壓而破裂滲血,染紅繃帶。

黑雛月痛得倒抽一口氣。

「放手……」

「說老實話,我不希望妳的傷口痊癒。這樣才能時時刻刻提醒妳,不要再投入個人感情、以身犯險。」百琥魄的指尖撫弄她的傷口邊緣,語氣溫柔,冰紫色的眸浸著看不透的冷意。雨絲打在傷口上,越發刺痛。「說到底,妳還是不相信我能辦得到。黑雛月,妳以為妳是誰?」

「我經歷過跟你一樣的事情,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你重蹈覆轍。」黑雛月反握住他的手,百琥魄的體溫近乎發燒般的熾熱,她耿直道:「我只是想協助你。」

「我的世界,由我自己保護。」百琥魄抽出手,一字一句輕聲說道:「零讓你來這裡,不是要妳自我犧牲,妳是他無比珍惜的愛女,更是紋世重要的雛使,萬一妳有了什麼差池,誰來負責?」

黑雛月語塞。被一個小她兩歲的高中生這樣質問,整個無地自容。

「但是……你也很重要啊。」黑雛月垂眼低聲道。

「在妳找回翎筆、擁有足夠的自保能力前,先待在這裡養傷。沒了翎筆的妳,連這層結界都突破不了吧?不要再夾帶私情行動,不要再讓我為難,好嗎?」

黑雛月錯愕,握住本應繫著翎筆的頸鍊,「你怎麼知道……」

百琥魄促狹地輕笑,他的聲線本就偏向清甜高亢,這一笑讓黑雛月耳根都紅了,她向來對他的聲音沒有抵抗力,氣氛頓時少了幾分凝重。

「妳知道自己說謊的時候,會一直眨眼嗎?」百琥魄收納好翎筆,輕描淡寫,「和大家幫我慶生那天晚上一樣,明顯得令人捨不得戳破。」

那就不要戳破啊!

想起百琥魄生日那晚發生的事情,黑雛月想死的心都有了。彼此達成共識後,被發卡的她已經很努力表現得若無其事,他卻哪壺不開提哪壺。

「這是兩回事啊。」黑雛月無力道,感覺自信從指尖開始流失。

百琥魄掏出翎筆,抬手一揚,幻型成等身長的羽毛筆法杖,細長杖身閃爍銀紫色細碎光芒,尖端綴著紫水晶寶石,羽毛交錯垂落,他舉杖輕敲水面,嗡的一響,光芒撕裂空氣,漣漪層層擴散開來,同蜘蛛網般的結界包圍住整座院落。

「等我回來。」

他沒有進入屋內,直接從旁邊的小徑繞道正門,留下黑雛月一人。

四周設下了結界,一時半刻間,黑雛月走不出去。這院落,是百琥魄特意用來囚禁她的。

風鈴叮噹作響,雨聲不曾停歇,屋簷的水珠剔透輕盈、織成別緻的簾幕,模糊了遠方正在逐漸崩毀的城市景色,她站在雨中,眺望著半明半暗的天空苦笑。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