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簡蒼調 發表於 2017-10-4 17:57

藍調(01:初遇)

[i=s] 本帖最後由 簡蒼調 於 2019-4-10 21:31 編輯 [/i]

女孩的興趣是剪紙。

粉刷成深藍的牆上貼滿了淺色紙張,圖案從植物到人像都有。

她以這種方式表達夢境,也藉此連結現實與想像,讓自己的生活空間佈滿深愛事物的姿影。只要她回到深藍房間,就像魚回到海洋的懷抱一樣,感到無比安心自在。

鬆開上班時接待客戶而盤起的髮髻,鬆軟微卷地披散在白色床單上。抱著棉被閉上眼,沉入夢鄉。遠遠地,彷彿可以聽見浪潮聲,一陣陣拍打撫觸著心裡最柔軟的一處。

在那裡,有個少年等著她。

***

男人的職業是公關。

為了塑造特定形象而留長的深色長髮,隨性而不失俐落地紮起。左右耳各有一和兩個耳環。許多女孩就喜歡他流露的自信和閒逸,說這是雅痞風,男人也就順應喜好朝這個方向經營。

如果出的價碼夠高,也是能帶出店、或是主動夜訪提供額外服務。然而他並非來者不拒,只接受年輕女性的欽點委託。既然要從事這個行業,與其勉強自己,不如樂在其中。

他不認為以身體換取金錢有任何不妥,原則是不當第三者、拒絕介入家庭、交易結束後便不會私下來往。

這些讓女孩視為「難以攻略」的原則,使他成為店裡的紅牌之一。

***

「你終於來了。」

女孩正捧著提拉米蘇從廚房走出,將甜點放在桌上,直接向男人撲了上去,雙手勾住脖子,赤裸著雙腳在空中擺蕩著,將身體重量全掛在他身上。

這個房間呈現著一股猶如沉浸於海水般的深藍色調,日光從窗外透入,即使採光十足,仍然予人夢幻、抑鬱、閉鎖等多重印象。

房內收拾得乾淨整齊,開放式廚房一塵不染的桌面、和整齊掛好的鍋碗瓢盆也顯示出女主人對於潔淨的要求。角落擺放著吉他,牆上還有不少書架、畫框跟薰衣草乾燥花束。

看來是個興趣涉獵頗多領域的文藝少女……但他並不討厭。

「好想你哦,清。」女孩蹭著男人的頸肩,鬆軟的波浪捲髮散發著沐浴過後的淡淡香氣。

僅著單薄白紗睡衣的身軀柔若無骨,溫暖柔軟,對一般男人來說或許十分危險,但他目前擺在心頭第一的仍然是確認工作環境、瞭解服務對象等公事。

男人臉上的笑容僵了半秒,伸手環抱住女孩的腰,輕緩讓她腳尖落地。動作溫柔而不失禮貌。拿捏著眼前這個女孩可能希望他保持距離還是喜歡更多接觸。

「小姐,我的代號是藍,不是清。妳要不要確認一下,是不是找錯人了?」

「我知道呀,但你對我來說,就是清。我選擇的對象一直只有你啊。」

店裡的情報組曾經調查過她。鄭怡涵,二十五歲,單身,在外商公司擔任業務部門主管,公私分明,感情生活單調得近乎空乏,感情史上只有過兩次交往經驗,但均短短不到一個月便告吹。

「你的髮型、眉眼、談吐……」女孩不知是有意無意,冰涼指尖輕撫過藍的髮稍、眉間和唇角,甜著嗓笑道,「全身上下每一個部份,都是我所認識的清沒錯呀。」

顯然是將他當成替代品了。

過去不乏有過這樣的案例,因為外表、身高、談吐或個性和過去認識的對象相仿,而提出扮演替代品藉此達到滿足的要求。這樣的客人有輕鬆也有棘手的一面。藍開始評估起她會是屬於哪一類。

前者的思路比較好理解,這類的客人要求不會太多,只要當作家家酒或是演場戲取悅她,玩得盡興後就會颯爽付錢離去。至於遇過比較棘手的對象,會將他與過去分手對象攪和在一塊,即使任務結束也糾纏不清,將場面弄得難堪不已。

女孩將點心茶水擺放好,拿來一整疊的精緻色紙,開始打稿剪紙。她現在表現出來的形象,和藍日前在書面報告上看到的幾乎判若兩人。整個人就是空靈輕巧的代名詞,令人捉摸不定。

那名曾經在眾人面前潑了貪污主管一杯咖啡的嗆辣鐵娘子,私底下竟是個穿著睡袍、喜歡剪紙、打著赤腳在家裡小跳步走動的女孩?……也罷,有些女孩甚至表面一副清純可人的模樣,私下卻腳踩五條船,被揭發時還能楚楚可憐哭訴她是如何遭人陷害與蒙蔽……

「所以……找我過來的目的就是看妳剪紙?」藍托頰,語調帶著些微暗示的誘惑,「我以為妳有特別需求,才會花這麼多錢在我身上。」

「剪紙不好嗎?」女孩眨眼。

「怡涵小……」

「不是、不是這樣。」她輕敲桌面,臉頰微鼓,「你總是喊我寒的。寒冷的寒。」

「好,那麼寒,妳喜歡清的哪裡呢?」

既然她要他當清,那就當吧。他試著旁敲側擊出這名男子的身份。是前夫?前男友?還是初戀情人?抑或是難忘的青梅竹馬?

身為女性或多或少都會保留身為小女孩時的純真情感,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社會化和各種歷練累積,逐漸被旁人的眼光、加諸在身上的責任包袱給深深藏起。

他的責任就是讓這些女性,在與他相處的這段時間,卸下那些面具和外殼。感受他的呵護疼寵,達到放鬆身心、調適壓力的目的。

「清就是清,清很溫柔……會在第一時間陪伴在我身邊,也瞭解我的需要和情緒,總是陪我討論、解決難題,也會提醒我要冷靜思考,不能讓情緒牽著走……」

女孩放下剪刀,靜靜述說著清的個性,和對待她的方式。即使身份仍然不明朗,但藍也對這號人物有了基礎瞭解。不算太難,只是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

「一直都好寂寞呢,但是只要清在身邊,不管遇到什麼麻煩客戶,都能夠應付過去。」

女孩說著說著,自故自地笑了,用湯匙輕挖了口提拉米蘇,湊到藍的唇邊。

「來、特地為了你做的呢、啊……」

藍順從地嚥了下去。可可粉的苦味、中間奶油的甜味、和底部消化餅形成多層次的口感,十分溫順好入口。

「很好吃,最喜歡寒為我做的甜點了。可是只有這些不夠呢。妳不想吃點別的嗎……?」

女孩楞了下,伸手捧住藍的臉頰,未施脂粉的唇瓣貼上,也嘗到提拉米蘇殘留的甜味。

「好啊。」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