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慕容歡 發表於 2017-10-4 20:08

子夜環(番外:試寫)

是夜。雨水穿林打葉聲未曾止歇,滴答作響,擾人清夢。

守夜人手持燈籠在林子裡逡巡,眼前白影飄忽奔逝,末端帶著點點螢光,頓覺有異,循著那光點跨步跟上。

溼透的簑衣反射著彎月銀光,他抄出匕首,瞬間寒芒乍現,一隻白貂被釘在樹幹上動彈不得。

其他異獸在前方駐足回望,盡是罕見的品種,守夜人一嘖,「難得了這些牲畜,竟有人性,無法拋下同伴。」

守夜人將白貂拎起,拔出匕首,留了道口子卻不見鮮血,白貂低低哀鳴。他拋出火環,趕走那些同黨。這白貂,他要定了。

「算你走運,今天遇上了我。」


***


須臾和墨名對坐,桌上擺著清淡菜肴,香氣四溢。

在這妖魔橫行的亂世之中,能夠擁有一間遮風避雨的屋子、有一塊自耕自食的農田,又有家人陪伴,已經是莫大的幸運了。

須臾幫墨名添好飯夾好菜,突然擱下筷子,往緊閉的門扉望去。眼盲的墨名困惑,「須萸,怎麼了?」

「外頭有些動靜,我去瞧瞧。」

須臾抓起掃帚,從窗外瞥見前庭的人影,一把推開門,厲聲喝道,「別動!再動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守夜人大笑,「好!不客氣?給我抓癢還差不多。好姪子,掃帚可以放下來了。」

「夜叔!」須臾驚喜道,把掃帚往旁邊一靠,「這回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雲霧散開,月明星稀,守夜人脫下斗笠和蓑衣,掛在樹梢瀝水,將白貂扔給須臾。

「獵到了隻畜牲,給你們倆加菜。」

「這不是貂嗎?只產於寒冷的雪國,怎麼會讓你給獵到?」

白貂被須臾揣在懷裡,氣息雖淺,卻沒有示弱哀鳴,反而有些倔薔。須臾輕撫著牠柔細的毛皮,心裡升起一股好感。

「妳仔細看看。」

白貂沒有外傷,頸部有著長年被勒緊的紅痕,四肢也有著類似的痕跡。看來並不是普通野貂。

「是被棄養的罷?」

「在你家外頭逗留徘徊呢,要是我沒捉了牠,現在遭殃的就是你院裡那幾隻雞鴨了。」

須臾向來心軟,「若我好好待牠,牠便不會對家畜下手吧。」

「怎麼?妳想養牠?我本來想著要來上一碗貂肉湯呢。」守夜人惋惜道。

「貂肉?」須臾大驚失色,「這怎麼行?這貂兒被棄養已經夠可憐了,還煮了牠,這豈不是……豈不是太殘忍了?」

「這麼說來,小須臾想收留牠了?」

墨名聽見對話,拄著柺杖走到門外,他雖眼盲,嗅覺卻格外靈敏。「慢著、那是……」

「哎!想養倒也不是不行。」守夜人急忙按住墨名,把紫色藤草編成的子夜環放在須臾手中,眼中流轉著不易察覺的狡詐。

「只要你替牠繫上這環,牠便是你的了。」


《END》

--
須萸和守夜人性別未定、前後兩隻貂不是同一隻。
這篇的發想很骯髒所以我不敢提(??) 本篇劇情倒是意外純情XD
題目依舊募集中。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