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宓祭玖 發表於 2017-10-4 20:17

糖果獵人(番外:從者)

【獸世|從者】


盯著少女入睡的臉龐,深怕她著涼似的,靜靜將滑落到腰間的大衣拉上蓋好。

劈啪燃燒的營火,將洞穴染得一片通紅,色澤溫潤而不刺眼。在從者的看顧下,少女睡得很熟。

少女的口袋仍放著四顆紅糖,但她拒絕使用。從者還記得少女面對他擲出的問題,那堅定而脆弱的樣;彷彿隨時會被肩上的重擔給壓垮,卻從不喊累。

從者沒見過少女掉淚。

她因為不想連累任何人,而走上這條荊棘之路,放棄了更輕鬆的選擇。

將手巾沾濕擦去少女額上的汗,她翻身,夢囈著聽不清的句子。眉頭皺起又鬆開,下意識握住了從者靠近的手掌——是金屬義肢。臉頰碰著,唇角彎出微乎其微的淡笑。

從者垂著眼簾沒有表情,他甚少流露情感。只有初次見面時,為了結下契約而果斷行事一次。其餘時刻,他僅遵照少女的意願行動。

跟其他從者不一樣,他是自願跟隨少女的。

即使目標明確,少女仍然沒有足夠的信心。這份膽怯讓她一直錯失跟從者簽下契約的時機。她的目標是最為艱難的,甚至被冠上叛亂者的頭銜,被獵人跟士兵共同追捕。

在二十六域中,B域的遊戲每年都備受矚目。觀眾們各自下注,哪個獵人今年會獵得最多從者?他會選擇什麼樣的糖果?賭注也會影響政府對參賽獵人的干預。

與賭注金額成正比,越被看好的參賽者,政府對其幫助越多。畢竟政府也在這個賭盤上獲利不少。個頭嬌小、來路不明的少女,比賽開始後的表現卻跌破大家眼鏡。

從者想實現少女的願望。即使是使整個國家傾覆……他也在所不惜。

猶如星星粉碎後溶解於夜空的淡色靛眸,蒙上了一層淡淡情緒,似笑非笑,似愁非愁。感受不到體溫的義肢輕貼著少女柔嫩肌膚。遙想著兩人見面的當初,她的笑容有多麼溫暖。

從者一身黑服打扮,滾著銀色花紋,其中注入了特殊能量,能在一定時間內混淆視覺。擅長使用拳刃跟近身格鬥技。與少女的槍技相輔相成,度過了好幾次危機。

他的氣質沉穩內斂,像是背負了許多秘密。識趣的少女不多過問,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同時感激他無怨無悔的跟隨。有幾次從者出於本能的保護和照料,令理性自持的少女一時慌了手腳,那模樣他至今仍深深刻在腦海。

從者不是不會死,只是他活下去的意念跟目的,比其他從者強烈數百倍。他小心翼翼壓抑得很好,沒讓這份過度滿溢的情感被察覺。

為了見到少女,他豪賭了一把。以性命為籌碼,賭她會贏。戰勝這場比賽的所有參賽獵人,也戰勝這個驕傲自大的國家和遊戲制度。即使那是在遙遠的將來……

而現在的他,只要能夠扮演她的從者,為她完成願望就已經足夠。

這名從者,其名為,九夜。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