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響夜琴 發表於 2017-10-4 20:20

Healing(番外:無題)

梦世|Healing(番外:無題)




伊芙一想到在佈告欄張貼徵隊友的資料就覺得恐懼。在公會大廳等待了一個早上仍然沒有人撕下那張資料。過了中午,伊芙不打算等下去了,今天依然是獨自踏上冒險旅途。

從王城萊伊恩出發,往東步行約莫半小時可以抵達最近的一條溪流,過橋後便是魔獸密林的領域。這裡是許多皮革毛草、食物原料的出處,也有不少人為了密林深處的月牙泉在此流連徘徊。

伊芙在祭司職業公會「紅盾」中的地位並不高,剛進來時甚至任過掃地擦桌等雜物。一直到通過三等祭司技能核考後,才獲准戴上象徵初階祭司的「銅環」。剛領到十字聖鎚的那天,她高興地在祭壇前禱告了一整天,希望接下來能夠順利找到隊友,透過討伐探索跟任務旅行,將神的榮耀恩典散布到世界的角落。

沒想到一連幾個禮拜,不是被人嫌棄補血速度太慢,就是會加的狀態不夠多。他們寧可花大錢去聘請高階祭司隨隊護援,也不想將隊伍的生死交付這名菜鳥祭司手上。

面對這樣的困境,伊芙除了苦笑別無他法。在日夜祈禱、冥想鍛鍊後習得聖光攻擊,開始了屬於她一人的冒險。

討伐任務大都被其他見習劍士或是法師接走,沒有人會將任務單獨委託給一名輔助祭司。遇到野獸她雖然能憑藉著治療術逃過一劫,但攻擊效率實在很差。即使接到採集任務,帶回的獸皮或牙刃賣得的價錢也十分差強人意。

若不是對神的那份敬愛,她恐怕已經放棄這條道路了。

祭司照理說是站在近戰職業背後,負責守護與治療的工作,但始終找不到夥伴的伊芙,此刻也只能將「殺生」的責任一肩挑起。伊芙起初是相當厭惡殺生的,但她拚命說服自己,魔獸密林中的野獸對人有害,時常破壞附近農莊的稻田或倉庫,甚至趁夜叼走孩童或咬死守夜人的慘訊也多有耳聞。

她尊崇神的旨意而行動,為了不讓人民被野獸傷害喪命,眼下的這些犧牲是必要的。

伊芙今天依然一身素淨簡樸的祭司法袍,不像部份高階祭司配戴首飾來增幅神光,她在經濟拮据的情況下只能多加祈禱和冥想來增進能力。黑色的秀髮披散在背後,以緞帶紮起。耳邊還別了個銀髮夾,是修道院的孩子送的。

獨自進入這座魔性森林已經不下十次,樹木盤根錯節,枝葉交錯不見天日,即使白天進入也依然讓人毛骨悚然。怪不得冒險者總是組隊進入。只有像她這樣組不到隊友的菜鳥輔助祭司,為了神的旨意和賺錢維生及捐獻給修道院的目標,才會一個人也要進入森林探險。雖然組隊表現差強人意,但治癒術用於自身倒是順暢流利,搭配神所賜與的聖光術,一般常見的魔獸都能安然擊退。

她用隨身小刀割斷眼前的藤蔓,往下一個岔路邁進。突然旁邊傳來窸窣聲,她停下腳步留心四周,只見白光一閃。

「呀!」

銀白雄鹿從草叢躍出,撞倒伊芙後迅捷跳入幽暗灌木中,眨眼間便失去蹤影。

正想坐起,眼前一柄巨刃掠過鼻尖,伊芙下意識用十字聖鎚回擊,發出鏗鏘脆響。她的力道遠不及對方,旋即振得虎口發麻,武器差點鬆手掉落。

來人是名身穿深色武道服裝的劍士,金紅交錯的髮絲束成馬尾,方才為了追趕白鹿而揮出巨刃,沒想到卻因錯陽差險些攻擊到旁人,幸虧即時停手加上伊芙的反擊才沒釀成大禍。

「我不是敵人。」劍士放下巨刃,舉起左手以示不具敵意,歉然,「失禮了,我不知道這裡有人在……妳沒事吧?」他蹲下檢視伊芙的狀況。

伊芙驚魂甫定地點點頭,抖著手輕拍去衣袍上的灰塵,聲音發顫,「……沒事,只是跌倒而已……」

被野獸襲擊是一回事,差點命喪他人刀下的恐懼是另一回事。她有把握用聖光術攻擊兇猛野獸,卻從沒跟人正面衝突過。

「這一帶的野獸有群體行動的習慣,專挑落單的目標下手。」劍士從她的穿著和十字聖鎚辨識出職業,「妳的打手呢?」

伊芙支吾半晌,「……沒有,我一個人來的……」

劍士蹙眉,從一旁草叢探出人影,是名紮著翡翠色長辮的女祭司,臂上別著銀環,代表她的位階和能力都比伊芙要高出許多。祭司職業公會不只一個,祭司專業能力的考核則是由王城統一鑑定。

女祭司打量起伊芙,「沒獵到剛才那匹瘋鹿,倒是撿到了個小祭司。」

察覺祭司話中的不快,伊芙趕緊低頭道歉,「……對、對不起,已經沒事了。中斷你們的探索十分抱歉。」

在其他隊伍進行任務或探索到途中,貿然加入或打斷是很失禮的事情。

劍士思索著什麼,豁然起身。

「莎,今天的自由探索到此為止,妳先回去酒吧,別擔心,酬勞不會少。」

名喚莎的祭司挑眉,「哦,為了初次見面的小祭司要拋下專業祭司嗎?」

劍士聳肩,「妳知道我的個性。」

「是是是,全庫樂鎮最熱心的劍士席恩,說什麼也不可能放著落單無助的弱者不管。」莎擺擺手,已經很習慣類似的場景。將組隊手環拔下扔給席恩,頭也不回地離去。

轉瞬間這片空地只剩下席恩跟伊芙兩人,後者緊張得像隻初生羔羊,組隊經驗甚少的她,不知道怎麼和劍士應對才好。剛才莎的那番話也讓她迷惘。

金髮劍士把組隊手環遞給伊芙,「暫時跟我組隊吧。」

伊芙難以置信,她望向莎離去的方向,「剛才那名祭司的等級比我還高,和她組隊的話會比較安全。現在去追她的話應該還來得及……」

「追她?」

「你們是組隊一起來的吧?這樣中斷好嗎?」

在萊伊恩城的冒險者有著不成文的規定,若是在探險途中拆夥或退組,除非是重大原因,否則一旦傳出去,勢必會令自己的評價和信譽下降許多。甚至有人說,會因此替那人招來厄運。

「莎不是那種沒度量的人。能夠提早回去休息喝酒,又能領到全額酬勞,她高興都來不及了。」劍士將手腕的繃帶重新纏綁好,「我是來自庫樂鎮的自由劍士席恩.賽納。」

「……伊芙.諾德。」

伊芙拿著那枚手環,還殘留著莎的餘溫。在萊伊恩城,申請組隊手環一向是打手的責任。到目前為止,伊芙只戴過三次組隊手環而已。這是讓她既嚮往又害怕的事物。

「邀請我的原因是……?」

「單純好奇罷了。」席恩支著巨刃,看似正在放鬆肌肉,但一刻也沒有解除警戒狀態,閒逸的橙眸其實正留意著周遭動靜。只有真正優秀的近戰武者才有能力在魔獸密林中、以這樣好整以暇的態度面對。「很少有祭司一個人單打獨鬥,妳不累嗎?」

「……沒辦法,找不到隊友。」伊芙苦笑,「沒有人想僱用等級太低的輔助祭司。」

「原來如此,跟我想的沒錯。不過沒關係,還是跟我組隊吧。」

「真、真的嗎?」

「僱用專業祭司的費用可不低,每次出城壓力相對頗大,要是任務失敗沒有拿到賞金,或是帶回的寶物賣不到好價錢,日子可比城下的乞丐還難過。」

「……你會失望的。我的技術……被很多人說過,不是普通差勁。」

他朗聲輕笑,「經驗不多、技巧生疏無妨,畢竟依妳的等級,僱用價錢很便宜,我不會帶妳接太難的任務,也不會硬拉妳到炎魔洞穴等地方自找苦吃。正好可以讓我休息一陣,陪妳練練補血技術。」

「當作我在投資妳吧。要是將來妳通過高階祭司核考,別忘了這時期曾被我帶過,可以在組隊時打點折優待我就好。」席恩眨眨眼。

伊芙被他生動的表情逗笑了。她曾經聽過他的名諱,知道席恩是穩紮穩打的實力派,和他組隊過的祭司給予的評價都說是很可以信賴的好打手。只是他似乎從沒有和哪位祭司長期合作過。總是兩三趟探索就換一次對象。

「要是真有那麼一天,我不會跟席恩先生收半分酬勞的。」

纖細的手腕穿過銀製手環,在附加魔法的作用下,淡淡白光亮起,手環瞬間調整至適合伊芙的大小。在手環表面刻著隊長的姓名。光芒乍現,伊芙的全名和職業等級取代了莎的資料。

現在兩人已經正式組成冒險隊伍了。

席恩伸出右手,伊芙遲疑了下,也伸出手和他交握。大手幾乎是自己的兩倍,滿佈著勤於練劍而長的繭。雖然粗糙刺麻,卻很溫暖。和他的笑容一樣讓人感到被信賴的安心。

「那麼伊芙,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是夥伴了。」

伊芙眨了眨湖水綠的雙眸,雖然仍然沒自信,但已經一掃今早累積的陰霾,透著少許期待。

「……嗯!請多、指教。」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