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蝸牛月 發表於 2017-10-3 21:13

泡麵、愛情、濕淋淋

[i=s] 本帖最後由 蝸牛月 於 2017-10-4 08:55 編輯 [/i]

*感謝小柯提供題目XD



燦星滿佈夜空,列車漸漸駛入車站,白煙自囪頂綿延散逸。車門打開,身著青藍制服的車掌率先踏步而出,皮鞋落地發出清脆聲響。

「感謝您的搭乘,祝您旅途愉快。」車掌星戥對著唯一的乘客微笑說道。

「愉快……嗎?」壹煌面無表情地望向星空,「最不愉快的便是回到這吧。一成不變的世界。」

身著的黑袍背面繡有雙翼,無論在十四世界之間怎般穿梭翱翔,最終還是會回到這裡。

「您厭惡這個世界嗎?」

「隨著落步穿梭於十四世界的你呢?最喜歡哪個世界?」

星戥保持著無懈可擊的微笑,「我只屬於落步,其餘世界階與我無關。」

「說的也是。」壹煌自顧自地笑了。

早在放棄生存權利的那天起,他就註定和正常人類的生活絕緣。被帶來憶世,賞了兩巴掌後面對著靜僻的空間發愣。

堆高到天花板的誇張藏書量,長廊上排列著的閒置書櫃看不見盡頭。這裡到底多久沒有人整理了?

他放棄生命和原生世界後,獲得了新的名字和身份。然而重獲新生是有條件的,為那名自稱神的白髮青年執行任務,管理目前成員只有他的特殊組織——「Memory」,又稱擷憶使。任務內容聽起來很簡單,然而前製作業和後續處理卻十分龐雜繁瑣。

——老大,再多找些人手來吧。

——像你這樣對人世毫無牽掛、過目不忘的人可不好找。

就這樣,這個一人組織運作了將近百年才有第二位加入。那時他才剛將十四世界的創世史整理完畢而已,地理文化、人物誌等等更加細節的紀錄根本連動都沒動。但他卻樂在其中,忙到廢寢忘食。

人是群居動物,這句話完全不適用於壹煌。然而壹煌對「人」憎惡之深,使他完全不理會上級指令,兀自放生新加入的後輩成員,讓貳晃自行摸索、獨自完成初次旅程。

壹煌明明對於「活著」這件事早已沒有任何執著,卻被這好事的神撿回來,莫名其妙塞了個頭銜和職位,開始接觸隱藏在現實背後的「真相」,勾起對其他世界的好奇心後,才燃起一絲對「活著」的眷戀。

幾百年過去,又招收了幾名成員,老大將主要工作委任於他們,全心投注在栽培、孕育新的神身上——為了延長「世界」的壽命。

人的思緒和意念過於龐大,雖然無形卻能改變有形之物。正面意念能夠形成正的循環,反之亦然。正負兩方本該是平衡消長的,但隨著各個世界的文明蓬勃發展,負面能量也隨之增加,甚至因為有心人的操作,間接導致世界的崩壞。

鏡神就是為此存在的,引導正負能量回到正常循環。

壹煌也幫那些年幼鏡神上過幾次課,乖巧的、機靈的、陰沉的,像是反應各個世界的特質般,鏡神們的個性也大相逕庭。說不上喜歡,但也不討厭跟這些孩子相處,至少他們十分早熟認份,不難教。

十使的地位遠高於普通擷憶使,出入車站並不需要向上級報告。壹煌穿過地下傳送間,食堂和圖書館空無一人,他毫不遲疑步上二樓宿舍,果然看見其他同事或坐或站地聚在一塊。

「結果,玖洸還是走了。」肆凰手上拿著封信,「我本來以為她要我保管遺書是在開玩笑,沒想到真的會有這麼一天。」

「啊啊,比我想得還要早。」

那間曾經總是傳出微弱哭聲的房間,其主人再也不會回來了。

「她還是被那個男人給逮到啦。」柒謊面露惋惜,「往後這裡就少了個妹子……哎。」隨即被陸荒瞪了一眼。

「說真的,保有前世記憶的滋味是怎麼樣?像是有人陰魂不散跟在旁邊嘮叨嗎?」

每一名擷憶使殘留的前世記憶多寡均不相同,有人從出生到死亡那一刻都記得清清楚楚,也有人醒來連名字都忘了,坦然接受新身份和憶世的一切。

「不過,以她的身手不可能無法避開對方的攻擊才對,還真是愛慘了對方。」貳晃嘆道。

「如果對人世有所留戀,又怎麼會被老大選上?」參恍困惑,「擷憶使們應該早就割捨掉這類的情感了。」

「玖洸那不是愛情,是前世留下的債。」壹煌突然出聲,除了貳晃以外的成員都嚇了一跳。

「你回來啦……」

「玖洸最後帶在身上的那顆憶晶球呢?」

「在這。」恬靜的伍簧交出七彩斑斕的水晶球,「看來是陪伴在目標身邊,堅守崗位直到最後一刻呢。」

壹煌讀取著憶晶球內的紀錄,不一會兒已經明白整件事情的詳細始末,斂眼低嘆,「大概就是宿命吧。捌凰呢?」

「小捌下去冥界了,說無論如何都要去見上她最後一面。」

陸荒難過地說道,「小捌最照顧她了,一定很捨不得。」

「反正她會進入輪迴,之後還會有機會見面的。」

「到時候她也記不得這裡的事了,這樣的情況下見面,豈不是更難過?」

讀完憶晶球,將玖洸和債主對話盡收耳裡的壹煌明白,玖洸是不會有下一次輪迴的,這世人生結束後,靈魂就會灰飛煙滅。這也是老大將她帶回來的原因之一—想必是為了延續她的生命吧。

沒有參與討論到最後,加上剛結束一段旅程所累積的疲勞,壹煌提早回到房裡,從口袋取出這次出差擷取完畢的憶晶球,和玖洸的一同暫時收納在黑緞錦盒內,從縫隙內透出微弱的七彩曜芒。

房內牆上掛著許多補夢網,以及象徵擷憶使整個組織的貓頭鷹圖騰。擇定的過程花了不少時間,制服背面的鴞之翅也是因此而來。

壹煌脫下衣擺曳地的金邊黑袍,擷憶使的制服向來以套頭無袖連帽長袍為主,為了方便行動可以進行適當剪裁。及腰的長髮為緋紅染有黑色漸層,裸露的軀體削瘦結實,執行任務時偶爾出現的突發狀況也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跡。

雖然獲得了新生,但身體卻沒有。腕上的疤痕清晰地提醒他憶起千百年前的那一日。

在浴室裡藉著熱水將疲勞和情緒沖刷殆盡,撈起濕淋淋的長髮用浴巾包裹好,擦拭並吸乾髮尾水珠,空氣中飄散著沐浴劑的香氣。

他不喜歡憶世的晴朗。太過乾淨。

即使試著忘卻過去,某些喜好卻始終無法改變。遭遇分離、挫折的時候,他會選在下著雨的天氣去淋個痛快。他習慣隱藏情緒,這樣做遠比找人傾訴要能更快宣洩情緒。

套上衣物走出浴室,蒸氣和水滴隨著步伐漫出,壹煌瞥了眼桌上的錦盒,回想起上次見到玖洸時,嬌小脆弱的她,眸底卻閃爍著寧可折損靈魂也要遵守約定的堅毅光輝,胸口微悶。

第一次迎接組內成員的離去,擷憶使內部的氣氛會低迷上幾天吧。

他從櫃子裡拿出泡麵——從鴉世帶回的特產——方便快速、可以立刻食用,正適合他這種工作起來沒日沒夜的工作狂。他已經有三四天沒有進食了。

「開頭該怎麼寫呢……」

壹煌攤開羊皮紙,構思著報告書內容,一邊在爆滿的行程表中插入新的代辦事項——明天得去一趟滌鏡所。

百年來不曾踏入過,那既熟悉又陌生的神的住所。


《END》

[hr]

不小心爆字數……想說一千字上下差不多,結果寫著寫著不知不覺來到兩千多……


最近在做RPG拿這群孩子當主配角,說真的從國中構思出這個組織後,這還是第一次詳細去寫他們的運作XD
跟鴉世的蜂巢(非禮機關)有點像,畢竟是兒子想仿效爸爸嘛(ry,但還是擷憶使的歷史比較悠久也正統。
通常帶回來的人都是不會對前世有所留戀的超理性派,因為Lym不可能花時間去安撫他們的情緒XD

課堂上構思著壹煌的過去時自然竄出了「割腕」二字,登時心疼起他來。
不過他不是會為情所困的人XD 也不會被情緒牽著走,所以在寫他的時候反而非常好發揮XDD

在想是不是太常提到神了感覺自家的神都沒有其他人筆下的神那樣閃閃發亮無法直視,
但想想鏡神跟Lym本來就不是從宗教出發的那種正規神明XD 各個世界還是保有各自的宗教。

下一篇三題就是玖洸和那男人的之間故事了。

順便補充一下,壹煌的加入比初代鏡神都還要早,
而小裴被撿回去頂替玖洸的位置時,則是在十三代鏡神左右的故事,算是蠻接近「現在」了。

泡麵二字好像有點牽強,不過壹煌看似一板一眼的頭兒個性背後卻是個喜歡吃泡麵的工作狂……感覺這反差有點萌X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