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響夜琴 發表於 2017-10-4 20:20

Healing(番外:在那之後)

Healing(番外:在那之後)


紡紗機嗄嗄作響,秋蟬微弱地鳴泣,原野上稻浪隨著金風一波波起伏。

自從最後戰役結束那天起,席恩陷入昏睡。伊芙寸步不離地守在身側,眼底盈滿菲特以往沒看過的關切和著急。席恩胸膛纏滿繪有紋路的繃帶,房內飄散著一股藥草味。是城內首席祭司伊芙親自為他療的傷。

「別累壞自己了。」菲特靠著牆淡淡道。

「我知道,他不會樂見這樣……但是,我好擔心,要是我救不回他怎麼辦……」

分手以來,脆弱的伊芙曾經以淚洗面。但決定變得堅強後,就不再哭泣了。

然而得知真相、看著魔王之劍從席恩體內拔出的瞬間,被她封印以久的情感又回來了。擔憂傷心、患得患失,這些讓她軟弱的情感一點一滴地擴散到全身四肢。即時她倔強得不讓眼淚落下,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她對席恩仍存有深厚情感。

「擔心也沒用,去歇會吧。我替妳看著他。」

伊芙搖頭。菲特知道不可能改變她的想法了,拍了拍肩後自行離開。

她忘不了席恩胸口開著大洞、鮮血泊泊流出的畫面。即使席恩就躺在她面前、呼吸雖然微弱但胸口確實起伏著。將耳朵輕貼著左胸,也能聽見宣示著生命力的心跳聲。但她還是害怕。這是伊芙自從結束實習祭司生活後,再也不曾感受過的無助感。

伊芙雙手交握在心中祈禱著。就算他醒來後仍然以冷淡態度面對她也無妨,她只要他好好的活著就好。

「頭髮……」

一隻大手輕拈起伊芙的淺色髮絲,略帶惋惜的沙啞聲音說道:「再留長吧。」

伊芙不敢置信地嗚咽出聲,捧住席恩的手,顫抖點點頭,眼淚迅速匯集,墜落在被單上。

「……好。」

在魔王攻擊下倖存的席恩甦醒這件事,沒多久便在城內傳開來,許多人陸續致上康復賀禮,從美食到美人都有。食物席恩是來者不拒,美人則是笑著一一打發回去。但不知為何,他和伊芙自那天起就保持著一定距離。

「因為我很無趣吧。」伊芙和菲特約在圖書館頂樓見面,她望向天空,臉上有著顯見的困擾和焦躁。陸續有人前去修道院拜訪席恩後,她就減少探望的次數了。「我已經很久……不知道怎麼對人好。我想送他東西,祝福他造康復,可是……」

怎麼辦?要送什麼才好?他什麼都不缺,喜歡吃的東西有變嗎?一定有吧。可是她對他的喜好瞭解仍然停留在三年前。去冒險者公會打聽這位前首席劍士的喜好,又肯定會招來側目和注意。

太久沒有和人產生羈絆,面對這突如其來、陌生又熟悉的情感,伊芙頓時不知所措。很少看到冷若冰霜的伊芙臉上變換著這麼多情緒,菲特倒覺得很新鮮。然而他無法理解,明明誤會已經冰釋了,為什麼兩人之間的相處還是這麼尷尬。

「以前的妳,會送他什麼?」

「我不是以前的我了,他也不是以前的他了。他……會接受嗎……」伊芙遲疑道。她對這點十分沒有信心。

以前的她樂於助人、為人著想,不遺餘力地治療隊伍上所有成員,吃虧了也是傻笑帶過。並不在乎自己被人佔便宜——因為有席恩在。然而席恩背叛的那天起,她的世界就崩潰了。她剪掉及腰的長髮,原本柔軟的心也被迫不得不封印、冰冷起來。

現在兩人之間的那道隔閡已經不存在了,但伊芙再也無法恢復過去樂天單純的個性。她害怕席恩會嫌棄現在的自己。

菲特隱藏在面罩下的唇角勾起,輕聲回答,「踏出去才會知道答案,多想無益。」

翌日。

伊芙在修道院的花園找到席恩,他拄著拐杖正在復健。席恩腿上的傷口是魔王氣息直接侵蝕,即使施以高級治癒術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恢復到最佳狀態。雖然不需要截肢,但勢必會影響到平日作息。席恩對此毫不氣餒,向修道院借了拐杖後,每天按時復健。

席恩神情認真、汗水從頰邊滴下,被陽光照得閃閃發亮。即使負傷,也沒有辜負城裡居民對他的期望,迅速振作起來。

伊芙走過去,思考了一夜的結果是不送任何東西,聲音因為過度緊張而乾澀,「我不知道……你現在喜歡吃什麼……所以……想問你……」

席恩楞了下,噗哧笑出聲來。這是伊芙這幾年來,第一次看見他露出原本的笑容。

「來,過來一點。太遠了,我聽不到妳說話。」

伊芙依言靠過去,席恩撫摸著她的臉頰,目光柔和,伊芙不自在地想從這樣的溫柔注視中逃開,然而他卻用接吻中斷了她的一切思緒。輕柔得有如風一般的吻。

席恩笑得爽朗。「只要將自己打上蝴蝶結,送到我房裡來就好啦。」

——他沒變。

伊芙冰封多年的情感因為這個發現而開始融化。即使他變了,頭髮留長染黑、身上滿佈傷口、為了生存而殺過人類,他的本質依然是初次見面時,為了幫助被祭司公會嫌棄的她而解散原本隊伍的善良劍士。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