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蝸牛月 發表於 2017-10-6 10:38

通關密語、面膜、精靈

「你喜歡起司蛋糕嗎?」

玖洸笑咪咪地拎著蛋糕盒,在社區公園找到蹺課的少年。

「可惡,妳這個不知死活的黑暗精靈!竟然又自己送上門來!難道不怕我把妳殺了嗎?」

黑暗精靈……嗎?玖洸摸摸長及腰的銀色長辮,皮膚確實黑了點,髮色也不像是一般人該有的。但又如何呢?她並不介意少年投來嫌惡眼光。

「要殺了我也可以唷,不過,先吃飽再來一決勝負吧,怎麼樣?」

這一世當她在鴉世找到他時,他才剛升上國中,滿腦子都是神話傳說,自詡拯救世界的傳奇人物,或是被貶入凡的墮天使等等。這就是時下常說的「中二病」吧?但玖洸覺得這樣的他很可愛,雖然口口聲聲嚷著要殺她,卻是多次轉世中最沒有殺傷力的一世。

而且,對食物特別沒轍。

男孩和她保持著距離。

「……唔,別以為我會上當!裡面肯定摻了毒藥吧!」

「你不吃的話,我就要吃光了。」

玖洸在涼亭坐下,悠哉地打開蛋糕盒,濃郁的起司香氣飄出,男孩嚥了口唾沫。玖洸用塑膠刀將起司蛋糕切成十份,抬起一對翡翠眸子似笑非笑地望著男孩。「都幫你切好了,一起來吃吧。」

「可惡……才不是我想吃呢!是、是媽媽說不可以浪費食物……而且,妳明明是黑暗精靈,吃什麼蛋糕啊!黑暗精靈的主食是人肉才對吧。」

男孩邁開步伐僵硬地走過來,吃著盤子裡的蛋糕。

「嗯?原來是這樣嗎?」怎麼以前就沒見你吃過人肉呢?玖洸笑著聽他嘮叨從小說上看到的關於正常黑暗精靈該有的習性。「我好像想起來了,的確是這樣沒錯。那你要負責把蛋糕都吃完哦。」

她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雖然這次的紀錄目標並不是他,但玖洸偷偷利用擷憶使的職權調查出了他這世截至目前為止的故事。

單親家庭,父親酗酒,三餐不濟……學校的狀況更慘。玖洸想幫助他,但擷憶使對人世不能有過多干涉,她只能透過星辰信使給予他一定限度內的幫助。吃吃點心、聊聊天,都還在「蒐集情報」的範疇內。假裝正在執行任務,就不算是怠忽職守或濫用公權。

這是她答應成為擷憶使的理由——因為她已經失去輪迴的資格了。玖洸以擔任擷憶使所換來的悠長壽命,來償還她對他的辜負。在成為擷憶使之前,由於最初的毒誓,她每一世都活不過二十。連想見上他一面這個願望都無法達成。

「黑成那樣半夜走在路上會備被車撞的,女孩子要好好保養皮膚啊,我爸的女朋友每天晚上都會敷面膜,我幫妳偷拿一些吧。」

「沒關係,我喜歡我現在這樣。」

玖洸的個子特別嬌小,還沒進入發育期的男孩甚至還略高她一兩公分。若是撇開她那銀髮黑膚尖耳的特徵,外表就是純潔稚嫩的小女孩。

「為什麼妳不怕我?」

說著這話的同時,他嘴角還粘著蛋糕屑。玖洸笑了,眸底盛著最單純的快樂,「我該怕你嗎?」

「我是來自天上的墮天使,妳是居住在地底、不能見光的黑暗精靈,妳當然要怕我。為什麼還要一直來找我?」

「也許……因為周遭都是人類,我在這裡沒有同伴,所以只能來找你了。」

男孩嗤笑,「同伴?」

「如果你想報復將你貶落的上界,我就為你開路。如果你統御魔界,我也可以當你的領導。」玖洸輕快的語調分不出是開玩笑還是認真。

「妳……神經病。小心我殺了妳。」

即使被罵也很快樂。如果他還是那個保有最初記憶的他……絕對二話不說掄起巨刃將她斬成兩截。

誰叫他恨她呢。恨到每一世,無論在什麼時空、以什麼身份相遇,他臉上總是浮現不快與反感,從沒給過她好臉色看。

而玖洸總是笑嘻嘻的。

「阿杉!你又死去哪了!」

從遠方的屋宅中傳來充斥著酒醉和憤怒的大吼,男孩連忙把剩下的蛋糕都掃進嘴裡,險些噎著。

「咳……咳!下次……別再來了。」

「好。」

每一次的見面,總是以這樣的對話劃上句號。


***



天空下起磅礡大雨。明明已經被警告過,為了性命著想最好別再來找他,難保他不會突然恢復記憶,將她斬殺。

但玖洸還是不自覺踏入這座荒廢的庭院。

結束上次的任務後,她接連被指派到其他世界執行任務,等到再次接到鴉世的任務時,已經二十年過去。她知道他還活著,出發前還特地翻閱了跟他有關的資料,知道他的父親已死,而他則順從社會期望,成為一名事業有成的良好青年。

他還會記得她嗎?

皮靴踏在石階上發出清脆聲響,雨水打在她青灰色的皮膚上,淚般滴落。在和他四目相交的瞬間,心臟又狂跳起來。

「我以為妳從這個世界人間蒸發了。」

清秀斯文的五官隱沒在黑暗中,二十年前的狂妄已經消失殆盡。男孩手刃差點將他勒斃的父親那天,他想起了一切。一直在這裡等玖洸回來。

「有點事耽擱了。」玖洸淡笑。兩人都十分清楚對方的思緒。「生日快樂。這次來得晚了,沒幫你訂蛋糕。」

「即使知道我的目的,妳也不逃?」

「不,不走了。」

「……我發誓,要為了我的千萬族民復仇。」

他沉聲一字一句地道出當年的血誓,這句話像通關密語般,勾起了兩人之間綿延了千百年的記憶。

她的背叛,導致他的部族被敵國殘殺殲滅。她沒有解釋,他亦沒有原諒。

「好。」

玖洸毫不猶豫,從雨霧中颯爽抽出他以血鍛造的巨刃。為了這一刻,她一直隨身攜帶這柄斬殺自己無數次的兇器。巨刃甚至比玖洸還長,拽在她的手裡就像孩童不小心拿到大人的玩具般滑稽,但她卻一點也不嫌重,持刃的手勢反而十分輕鬆。玖洸將巨刃遞給了青年。

烙印著特殊符文的巨刃反射著微弱光芒,涼亭外的雨勢漸大。雨聲幾乎覆蓋了兩人的交談聲。

「加上這一次,就是第十四次了。」玖洸眷戀般地說道。

他冷笑,「妳倒是記得一清二楚。」

「忘不了啊。」

即使輪迴了也忘不了這一切,正因為這過目不忘的絕佳記憶力,玖洸才會被那位大人看上帶回去當部下。

「無論轉世幾次、喝下多少孟婆湯,我都會找到妳,親手殺了妳。」

沒等玖洸應聲,銀光一閃,刃起刃落,刃端深深沒入玖洸嬌小的身軀內。她晃了晃,雙手握住巨刃穩住身子,無視鮮血淋漓的雙掌,逐漸失去生氣的翡翠眸子始終沒有從他的五官上移開。

散亂開來的銀絲浸潤在鮮血中,就像被餘霞染紅的月。赭紅的血漫入雨水之中,空氣間縈繞著腥味,擷憶使的黑色長袍逐漸濡濕沈重。

「……沒關係,一切都要結束了。對不起,讓你……讓你……痛苦了這麼久。」

再也沒有下次了。再也沒有了。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