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裴亞月 發表於 2017-10-3 22:35

雙月(番外:取暖)

被雪掩蓋的銀色大地,白髮青年蹣跚獨行。

遺忘了過去、亦無法邁向未來。青年找不到前進的方向,被困在冰封的記憶深處。

不斷地舉刀向雪,劈砍寒冷空氣,試圖摧毀不存在的透明牆。

冰晶飛散,沾粘在髮稍和刃端,最後一絲體利用罄後,青年倒在棉花般柔軟的冰冷雪堆裡。

呼吸微弱,視線模糊,聲嘶力竭地忽喊著誰的名字……


夢境隨著雪花陡然逝去。

扉洛亞按著額喘氣不止,方才的惡夢逼出他一身冷汗。白如雪的髮絲汗黏在頸肩上,銀眸底盡是迷亂困惑。

素來淺眠的裴亞月因他的舉動醒來,眨著惺忪的睡眼,「扉,怎麼了?」

「這裡是……哪……?」

藉著昏暗的燈光,裴亞月看清了他臉上的迷茫和混亂,登時明白他的心病又發作了。

裴亞月雙手包覆住他的手,擁抱並安撫他的恐懼跟顫抖。過去有幾次他甚至對她拔刀相向,這次發作的程度已經算是輕微了。

「沒事的,你在我房裡,這裡是嚮月樹屋。我是裴啊,你已經找到路回來了,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裴……」

扉洛亞緊緊擁抱住裴亞月嬌小的身軀,埋進她卷翹的短髮中,汲取那令他感到安心的熟悉氣息。

「好冷……」

「冷……?」

現值春末夏初,兩人身著的睡衣都相當單薄,蓋著涼被有時都還會悶出汗來,他卻感到無比寒冷。

裴亞月輕撫著他的背,「我幫你拿外套來,等我一下。」

她正想下床,手腕卻被扣住,視線一翻轉,她已經被他壓在身下。

扉洛亞的意識尚未完全清醒過來,失溫的唇不自主地貼著溫暖肌膚,輕吻啄咬,透過這個方式確認眼前的她並非幻覺。

「妳好溫暖……」

「扉……輕點……你咬痛我了。」

白髮青年沒有回應,瑣碎的吻沿著嬌嫩的肌膚雪花般落下,所到之處均點燃火苗。

每回,他都透過這種方式「取暖」。

裴亞月壓抑著喘息,理智派的她即使碰上他的撩撥,也堅持不讓情慾牽著走。

他褪去彼此的衣物,房內的氣氛曖昧起來,兩人的影子在牆上交融顫動,時而激烈,時而柔緩。

扉洛亞漸漸找回原有的意識,看見身下人兒頸上那排吻痕,銀眸掠過歉然,動作慢下,吻著耳垂。

「……我很抱歉,發作時,總是無法控制自己……這麼過份地要妳……」

裴亞月撥開他的瀏海,和他四目相交,揉散蹙著的眉頭,湊上甜吻,嚶嚀埋怨道:

「在這種時候停下更過份吧。」

扉洛亞聲嗓因為欲望而嘶啞,「妳不怪我?」

裴亞月勾起笑容,雙手環在他的頸後,拉近彼此的距離,「想補償的話,就賣力點,別偷懶。」

他失笑,繼續方才緩下的親密行為,用行動表現對她的歉意和愛意。

殆及激情褪去,體力不佳的女孩顯然已經累壞,青年把玩勾纏著的白髮烏絲,裴亞月覆上他的大手,輕揉掌心上練刀磨出的繭。

「還冷嗎?」

「有妳在,再冷我也不怕。」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