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簡蒼調 發表於 2017-10-10 02:51

風車、香水、差距

[i=s] 本帖最後由 簡蒼調 於 2017-10-25 17:15 編輯 [/i]

夜燈暈黃地亮著。

將臉埋進柔軟的頸間,比情慾還要濃烈的香水味滲進肺葉,散蔓至四肢百骸,勾起青年更加深沉的慾望。一次又一次、像是要將彼此揉進體內,赤裸而毫不隱晦的貪婪佔有,直到兩人都筋疲力盡為止,激情才在一片電光交錯中逐漸降下。

交換過最後一抹嘆息,青年撩起對方的如絲秀髮把玩著,香氣再次鑽入鼻腔。

「為什麼要用這個牌子?」

「你不喜歡?」

「嗯,太濃郁了。」青年輕笑,「我還是習慣你原來的味道。」

他挑眉,「你又知道了?」

「…………嗯哼。」青年的手指纏編著髮辮,「和我在一起之前,你是不擦香水的吧。」

還真有膽子,年紀明明比他還小,卻一副老練肯定的口吻……

他試圖為這不協調的現象感到好笑,然而心中仍然充塞著疲憊與焦慮,笑了也是徒顯不安。

仰起一張精緻小臉,他直視著青年,視線飄邈無所定焦。

「不是不擦,是因為那時候還沒有必要。」

「果然是為了誘惑我?香水的氣味啊……」青年忽視對方眸底閃過的沉痛,挑逗地抬起對方下顎,「只會讓你顯得更可口而已。」

「--自戀狂。」

「什麼自戀?我這可是在稱讚你呢。」

說著青年指尖鬆開髮絲,復而在肌膚上游走,所到之處均泛起一片柔嫩紅澤,打算再次點燃火苗。

挑逗之下細語輕哦,對方咬著下唇,制止了青年的動作。

「……欸,如果我一睡不醒的話,你會怎麼辦?」

「這個嘛--……」青年沉吟,溫柔而魅佞地俯視他,「叫不醒的話,大不了再去找一個吧?反正我還年輕,有的是本錢。」

聽見敏感的年齡話題,對方臉色又是一沉,從床上坐起身,僵硬地不發一語。

明明知道他很在意兩人年紀的差距,還刻意去踩這條底線。

真是太卑鄙了。

「嗯?生氣了?」

「……我哪像你這麼幼稚。」

「是哦?那上禮拜硬拉著我去文具店買紙的人是誰啊?還把我的名字寫在風車上……」

「風車哪裡幼稚了!?」他的尾音拉高,頗微不滿。

青年失笑,「我又不是在說風車,你幹麻急著亂扣帽子?」

「不然你是在說我囉?」

青年笑而不答。

「你這王--」對方揪起枕頭朝他砸去,青年一個側身閃開,還挑釁地投以微笑。

意識到自己氣短,對方再次氣惱地背對而坐。

對啦,他就是又老又不成熟啦,怎樣?

然而,唯一令他感到的並非永無止盡的沉睡,而是甦醒後對於失去一切的恐懼。

幾十年來他經歷過太多次了,懷著一片空白的記憶,在潔淨的醫院裡醒來。直到腦袋想起回家的路線,他才能從存簿中領錢辦理出院手續,回到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家中。

原來這個人愛過他啊?面對每張質問和憤怒的臉孔,他淡然地想著。但過往的海枯石爛已經不復存於心中,徒無止盡的空虛和恐懼。

心理醫生開不出處方箋、各方神算符咒同樣束手無策。因此他只能將這視作上天的懲罰,重複著循環著。

--繼而,孤獨地死去。

即使明天醒來後,他就被人以失憶為由送入醫院檢查也無妨,因為他已經選用了寂寞而浪漫的方式,以外物替自己記憶。

抽屜裡滿滿的各牌香水、陽台上層層堆疊的各色風車。

也許打開陳舊的香水瓶時,能夠使自己憶起當初纏綿的氣味;或許風車因空氣流動而旋轉時,能夠勾起心中微弱的悸動。

忘了也好、記得也罷,只要曾經擁有過,也許就已經足夠。

就連眼前的青年也--

青年從背後抱住他,後者雖然情緒緊繃,卻沒有將之推開。

溫柔的擁抱,和心跳的律動……

柔潤的觸感疊上唇瓣,他聽得青年感慨而寵溺地嘆了口氣。


「真拿你沒辦法,到時候我就吻醒你吧。」

「--誰叫我是你的王子啊,睡美人。」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