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蝸牛月 發表於 2017-10-25 15:15

壹綠(番外:匿名、息事寧人、指紋鎖)

「壹煌,你最近很紅嘛。」

貳晃調侃壹煌,撕下麵包沾著濃湯,投入嘴裡。擷憶使宿舍的大廳裡,用餐人數寥寥無幾,多半出外勤去了。難得同一日休假的貳晃和壹煌,彼此隔了些距離,各自用餐。

壹煌聞言抬頭,容顏隱在泡麵的蒸蒸熱氣中,冷著臉回道:「說人話。」

「前兩天小夜子在刷網頁論壇,看見一張偷拍照,是一對男女在車站月台擁吻。」

「哦。」

「只是一般的放閃照嘛,我笑她少見多怪,你猜怎麼著?我一看,哎呀,不得了,男方穿著繡有擷憶使紋徽的長版外套,留有一頭火紅長髮,看起來和某人十分相似……喂,別瞪我,又不是我拍的。」貳晃聳肩,吸了一口烏龍奶茶,「我把照片傳你手機裡了,你自己看著辦。」

壹煌掏出手機,滑開指紋鎖,點開貳晃傳來的照片,背景是靜僻的小車站,早晨陽光灑落月台一隅,穿著黑色校服短裙的少女坐在椅上,紅髮男子挑起她的下巴,垂首親吻。

他擱下筷子,思考半晌,又繼續舉筷吃麵。

「嘖,不好玩,這麼淡定啊。」

「麵會涼掉。」壹煌理所當然地道。

「你眼中除了泡麵以外,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物嗎?」

「工作。」

貳晃啞口無言。

泡麵碗底朝天,壹煌把餐具拿去水槽清洗,放回個人置物架上晾乾。貳晃還在悠哉地享用義大利麵。壹煌走向大門,經過貳晃身側時,按住他的肩膀,彎腰靠在耳側:「你還想幫我渡忌?」

貳晃側頭,縮短彼此的距離,只要任一方傾身,便會吻到對方。乍看曖昧,實則劍拔弩張。貳晃輕笑,「前輩,抱歉啦,我已經名草有主了,就算想幫你渡忌,也不符合你這潔癖的遴選標準。」

壹煌定定看著他,扯出一抹笑,拍拍肩,「恭喜,這次要持續久一點啊。愛惜羽毛之際,也別忘了對方只是個普通人,是否受得住你的脾性?」

「謝謝前輩建議。」 貳晃搖了搖飲料杯,「擔心我之前,先去安撫那位少女吧。被人偷拍分享到網站上去,要是我家小夜子,恐怕氣得炸毛。」

壹煌沒有回話,披上外袍,逕自前往地下的落步車站。


***


連壹煌自己都覺得荒謬,看到照片時,心底竟湧升一股焦慮。

玖洸死後,他甚少對其他女孩如此上心。然而事關渡忌,比起重新再尋找協助者,他寧可去安撫被網路霸凌的高中少女。壹煌刷票入站,在月台候車時,用手機搜尋相關討論串,發現貳晃的形容真是謙虛了。

裝病翹課、不倫之戀、未婚懷孕,各種負面標籤,因為壹煌那頭火紅染黑的長髮,模糊了他的性別特徵,甚至連同性戀的帽子都扣在他們身上。他不難想像綠要承擔多少異樣眼光。

算準了她下課的時間,壹煌搭上六點零三分的區間車,開往豐原火車站的方向。他在第四節車廂找到綠,在尖峰時段,這節車廂難得沒有滿座。綠眼下有著黑眼圈,纖瘦的身軀看起來更加單薄。

他走到她面前,輕聲問:「怎麼了?」

綠愣了下,「什麼怎麼了?」

「妳的臉色很難看。」

「哦,生理期吧,我沒事。」綠抱著書包,靠在椅背上,閉上眼休息。壹煌在她身旁落座,綠睜眼,終於回過神,「你看到那張照片了?」

「看到了。為什麼不告訴我?」

「沒什麼大不了的。」綠幽幽答道,「學校會開記者會澄清,我掉幾滴眼淚,裝成什麼都不知道,再去諮商中心接受幾次輔導,媒體問不出新進度,一兩週過去就沒事了。」

「……妳很冷靜啊。」壹煌想到初遇那天,她被人割破裙子,也是淡定自如的表現,不禁有些無語。

「慌張也無濟於事,學校希望息,我是考生,現在只想專心應考。」綠抱緊書包,似乎接下來這個問題,比上報更讓她焦慮,「你還會讓我幫你止血嗎?」

「為什麼不?」

「因為……你可能會被當成加害者,甚至影響你的生活。」

壹煌雙肘支在腿上,傾身,火紅如燃燒烈焰的長髮垂落肩頭,他露出不可一世的笑,「綠,我這麼說好了,我想讓誰記住我的模樣,是由我來決定。這些事情,對我毫無影響。」

綠愣了半晌,點點頭,「果然啊,那就好。你決定的對象……也包括我嗎?」

「對,也包括妳。」

綠和他四目相交,又轉移視線,像是在思考什麼,接著又乖巧點頭,「好,我了解了。」

綠身上有些特質和一般人不同。但壹煌說不出這份差異為何。就像貳晃總說,是他的小夜子找到了他,而非他主動招惹對方。他們可以介入並稍加干涉這個世界,卻不會存在於人們的記憶之中。

看見綠逆來順受的模樣,壹煌忍不住蹙眉,「有想要的東西嗎?巧克力、黑糖薑茶之類的。」

綠笑出聲,「這些我都有帶著。」她亮出書包裡的德芙巧克力、保溫瓶和暖暖包。沒有人比當事人更了解自己的身體。「你這時間出現,是擔心我才來的嗎?」

「嗯。」

壹煌坦率的承認,讓綠吃了一驚,「為什麼啊?」

「像妳一樣好配合、又沒有男女交往經驗的人,不好找。」

「……你他媽……」綠忍不住爆粗口,腹部猛然抽痛,她話沒說完便嚥了下去,化為隱忍的輕哼。「為什麼這麼執著……沒有感情經驗啊……」

壹煌見狀,把她撈進懷裡,書包擱在旁邊,戴著手套的雙掌貼著她的腹部捂暖。綠慌了一下,一時之間雙手不知道擱哪,只好擺在他的手臂旁。火車轟隆前進,車廂內沒有人向他們投以視線,彷彿兩人並不存在。

「因為我有潔癖。」壹煌輕聲道,「而妳和我很像,潛心於課業上,無暇去理會男女關係。」

怪不得那天他會說外套不必還他,原來是有潔癖。真生了什麼病,需要用這種方式緩解的話,找個沒有交往對象的人,確實安全許多。

「那我們算什麼關係?」

壹煌沒料到她會反問,思考,「肉體關係?」

「……」綠覺得頭痛。

一連串悅耳的旋律響起,機械化的冰冷女聲廣播著列車即將到站。綠站起身,身形一晃,及時被壹煌扶住。綠嘟嚷道:「為什麼你失血這麼多次,就沒見你貧血頭暈呢?」

「我流的不是血,是墨水。」

綠無言以對,顯然不想回應他的奇怪幽默。

「我送妳回家吧,免得妳又半路昏倒。」

區間車到站後,壹煌牽著綠的手一路前行。穿過人聲嘈雜的市場、經過野花遍開的空地,繞行了幾條巷子,轉角後,出現一間兩層樓高的古樸屋宅,從建造風格和屋齡來看,要說是從日據時代保留至今的古蹟他也信。

「你怎麼知道……」在他似笑非笑的注視中,綠把後半句嚥了下去。

「我記性好,又撿到過妳的錢包,看過妳的身分證和住址。這個理由滿意嗎?」

「嗯,很合理,沒有不正常的幽默。」

綠掏出鑰匙,手搭上門鎖,一回頭,壹煌已經不見人影。方才佇立之處,飄落一朵梅花。她臉上已經沒了方才的蒼白不適,唇角噙著笑,彎腰撿起梅花,夾入錢包內。


那天晚上,綠的手帕之交傳來一張照片,取景角度恰好遮去了人物的五官,一名黑色長直髮的制服少女,倚在男子懷裡,男子左手輕覆著少女腹部,垂落胸前的紅髮末梢染黑,恰好與少女的髮絲交纏。

相片中男子的右手並未入鏡,因為他是自拍。

「這是妳嗎?」

這張照片是匿名者上傳的,主題是「經痛怎麼辦?」,這個餌釣出不少大魚,有的人說是COS照、要仿效前幾天那組照片,也有人罵咧咧說是本人故弄玄虛只是想紅……各種推論眾說紛紜。

綠笑著說怎麼可能哈哈,扶額低嘆……壹煌的想法,不是她能理解的。


《END》


【後話】
貳晃:「你這是在打什麼主意啊?」
壹煌:「偷拍的角度跟畫質都太慘了,不如我拍給他們看。」
貳晃:「……」


----
這篇刻意從壹煌的角度描寫,略過綠的想法,寫起來還蠻有趣的。

壹煌就是個……我也很難說透的人。明明該去寫子夜環我卻還在這寫三題。(抽鞭子)

#工作狂 #潔癖 #喜怒無常 #偶爾為之的溫柔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