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百琥魄 發表於 2017-10-30 21:05

病名為愛

#萬聖節 #頒獎 #南瓜屋 #玲
#甜死人不償命請自備開水稀釋
#寫爽的,bug請自動無視


病名為愛。
希望妳能被世界溫柔以待。


--

夏末秋初,楓葉轉紅。季節更迭之際,學生們仍有人穿著短袖,不甘地追著夏天的尾巴。

頒獎典禮的指示海報自校門口一路張貼到活動中心,中堂獲獎者展架擺了兩列,牆上螢幕播映著得獎感言的影片,前來觀禮的人群將簽到處擠得水洩不通。

絃樂團演奏著樂曲,記者們在後方低聲交談,時而舉起單眼喀擦拍照。

雛月悄然入座,雙手順好裙襬,視線落在舞臺上的琥魄。他手中握著程序冊,正在與司儀核對流程。 青年纖瘦修長的體格包裹在黑色套裝下,長髮梳成馬尾,留了幾縷編成髮辮,以孔雀藍的簪子固定。認真聆聽的側臉俊逸清雅,她忍不住用手機偷拍幾張。

典禮進行得很順利,先是長官致詞,接著邀請師鐸獎得主進行分享,然後播映完整版的獲獎心得影片。全場燈光暗下,舞臺上降下投影布,琥魄也落座觀賞。20分鐘過去,臺上燈光亮起,司儀以甜美的聲音一一介紹獲獎師生,並邀請副司長上臺進行頒獎。

絃樂團奏起激昂隆重的音樂,將近五十名獲獎者,依序上臺受獎、握手、合影,琥魄的身姿筆挺、笑容溫潤優雅,時而淺笑緩和受獎者的緊張心情,舉手投足間,像是色澤溫和的紫水晶,光彩奪目。

中午休息時間,由工作人員引導觀禮者及眷屬至用餐區休息。

雛月等人潮散去後,發現琥魄已經進了一旁的貴賓休息室,略為有些遺憾,但既然今天的目標已經完成,便抱著愉快的心情準備用餐。

今天的餐點供應廠商可是她期待以久的饗宴呀……雛月正要起身,一抹人影籠罩住她。

「妳怎麼來了?」琥魄單手插在口袋,側著頭,語帶笑意紫眸裡漾著意外之喜。「在臺上看見妳時,我還以為我眼花了。」

「來看我老公頒獎呀。」雛月理所當然地說道。

琥魄失笑,寵溺地捏捏臉頰,「我又不是受獎者,有什麼好看的?」

「你在家裡又不會沒事穿著西裝,也不會有這麼精心安排的燈光和音樂襯托,當然要來現場看呀。」

「在家只要妳想看,我就穿。」琥魄淡淡道,牽起她的手,傳來的冰冷令他蹙眉,「下次要來,先跟我說一聲,我可以安排妳在貴賓室休息。會場冷氣很強,萬一著涼了怎麼辦?」

雛月今天穿著寶藍露肩小洋裝,外罩著七分袖開襟滾荷葉邊黑色外套,看起來稍嫌單薄。

她聳了聳肩,「外面熱呢,我穿這樣剛好。」

琥魄將西裝外套脫下,罩在她身上,輕搓揉她的手,「走,去用餐吧。」

他們倆人下樓來到中堂,琥魄護著她穿過人群,搭著電梯前往地下停車場。電梯門打開,停車場特有的氣味飄來,雛月一臉納悶,「咦?用餐區不是這個方向啊。」

「誰跟妳說我們要和其他觀禮者一起吃飯?」

「你不用去嗎?老師們不會找你?」她認得幾位貴賓席的熟面孔,都是教育界舉足輕重的長官。

「有人會代替我去。」琥魄微笑道,彷彿已經聽見秘書收到他開溜簡訊的慘叫聲。他找到愛車,把雛月塞進副駕駛座,並替她扣好安全帶,單手撐在車門上,俯望著雛月,「接下來,妳的時間都是屬於我的,我可不准妳把區區的便當看得比我重要。」

「我聽你助理說今天訂的是饗宴,我好想念這間--」

琥魄俯身,以吻封住她的叨叨絮絮。

接下來的路上,雛月很安靜。

「生氣了?」琥魄打開車內音響,洋溢聖誕節氣氛的歌曲前奏響起,他跟著輕哼旋律,眼角餘光瞄著雛月的反應。

「每次你只要唱這首歌,我就沒轍啊。」雛月嘆氣,「等你變成老公公,我變成老婆婆,饗宴搞不好就倒了。」

「明天我就差虎丸把饗宴併購下來吧,這樣妳放心了?」

「魄,你今天走霸氣總裁路線耶。」雛月嘻嘻笑著。

琥魄但笑不語,驅車來到市區美術館一帶,這個街區高級餐館林立,綠化步道環境優美,促成了週圍的房價居高不跌。雛月曾經來過幾次,但遠跟不上餐館更迭的速度,她熟悉的店面幾乎翻了一輪。

琥魄挑選的這間餐館以溫暖的橙色為基調,店門口垂掛許多鳥籠,各色鸚鵡或瞌睡或鳴啼,甚是討喜。牆面上攀爬著藤蔓,挖空的南瓜襯著燭臺、掃帚、酒桶等風雜貨,在角落布置出別有風味的景致。大大的南瓜派飾品掛在雕花木門上,十分醒目。

「『南瓜派』……」雛月念出店名。

「萬聖節快到了,應個景。」琥魄笑笑,牽著她走進店裡。

店裡高朋滿座,幾乎座無虛席,多的是小家庭。店門口采挑高設計,布置成起居室,一組真皮沙發、正經違坐的棕熊娃娃、劈啪燃燒的壁爐,營造出溫馨的氣氛。

雛月問道:「今天怎麼有辦法臨時訂到位置?」

「連響宴我都能併購下來,不過是萬聖節前的兩人座位,妳未免太小看我了。」 琥魄挑眉。

他沒說的是,原先訂的是晚上的時段,打算等典禮結束後,再返家接雛月過來。沒想到雛月自己溜到會場,打亂了他的計畫……幸好店長很好商量,通融換成中午時段。

侍者帶領兩人至二樓入座,桌上擺著櫻枝玻璃瓶,黑色緞帶垂綁在瓶身,代表已經訂位。琥魄為雛月拉開椅子,並將外套披在椅背上。他們的座位靠窗,一旁的矮牆上布置了八隻粉紅色的肉骨獸玩偶,煞是可愛。

琥魄翻開菜單,詢問過雛月的意見後,替兩人點了瓶白酒作為餐前酒,主餐是南瓜起司香草燒烤豬排,附贈主廚濃湯、時蔬沙拉和手作甜點,菜單遞給侍者後,他拿起檸檬水,抿了一口。

「怎麼沒在家裡休息,突然跑來會場?」

「我知道你要我在家待著等你回來,但……我就想看你閃閃發亮的模樣。」雛月垂眼道。

琥魄歉然一笑,「這陣子忙著工作,和妳聚少離多,接下來兩週我請了長假,想帶妳出去走走,先去北方賞楓,再泡個溫泉,看附近有哪些景點,去兜兜轉轉,如何?」

「都好。只要你在,去哪都很開心。」

侍者送上時蔬沙拉,小黃瓜、胡蘿蔔、白山藥和玉米筍切成條狀,擺在瓷杯中,佐以冰塊冰鎮,搭上千島沙拉醬和覆盆子果醬,色彩鮮艷,令人食指大動。琥魄把玉米筍挑進雛月的杯子裡,再將其他蔬菜挑進自己的杯裡。

雛月插起玉米筍,沾了些果醬,聲音很輕:「昨天啊,玲找我過去談話。」

琥魄蹙眉,「玲找妳何事?」

「他說我又開始作死,問我這種自取滅亡的取向,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雛月轉著叉子,看果醬沿著嫩白的玉米筍身滴下,嘆了口氣,「我沒好過啊,你知道的呀,好的那面已經切割給歲了。」

琥魄靜靜看著雛月,沒動沙拉,也沒有插話。

「我已經沒辦法跟人談心了,那個人徹底瓦解了我對人的信賴。我依然會喜歡、會疼愛、會珍惜、會保護其他人,但沒有人會被我放在跟你們一樣的重要位置。」雛月的聲音涼而淡,「我不在乎他人對我的評價,要不是為了取材,他們在我眼中跟木頭無異。魄,這是病嗎?」

「嗯,是病,病得不輕。」

雛月愣了下,笑出聲,「玲跟你說了一樣的話,他說我無藥可救了。這狀況時好時壞,現在看著你,我又覺得人們都和藹可親,可愛得不得了,每個都想抱進懷裡。這該怎麼治啊?」

「想躲的時候就躲,想抱的時候就抱,月有陰晴圓缺,沒有人必須一成不變。無論如何,在我面前,妳只要做妳自己就好。」

「魄,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啊?」

琥魄的紫眸裡像是揉碎了月光,清潤柔亮,「因為妳是我的媳婦兒呀。」

他知道最近妻子熱愛特定系列的文學作品,刻意用了裡面的方言說道。雛月被他逗樂,笑顏逐開。她將髮絲撩到耳後,吃掉玉米筍。植物的鮮味和果醬的酸甜,融合成美好的味蕾享受。

侍者以白布捧著高級葡萄酒,給琥魄確認年份後,以開瓶器啵一聲拔開軟木塞,在高腳杯中注入清透酒液,霎時間果香四溢。

「跟玲說完話後,本來有滿腹的黑水,但看到你後,那些情緒瞬間都被稀釋了……真神奇。魄,你就是我的解藥吧。」雛月喃喃地說著。

「我倒希望妳別好得這麼快。」琥魄看著酒杯,「只有這時候,才會看到妳撒嬌。」

午後陽光從窗外斜斜灑入,蓊鬱樹林和翠綠植披十分賞心悅目。

兩人用起餐點,主餐結束後,侍者送上甜品--南瓜慕斯蛋糕,上頭用巧克力繪製了精緻的蛛網。盤子上則以焦糖勾勒出1028這四個數字。琥魄執起高腳杯,與她輕叩,露出微笑。

「願君一切安好、被世界溫柔以待。」


《END》

用了之前很喜歡的歌當標題。
噗浪8周年+魄月結婚紀念日+萬聖節快樂,三合一X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