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蒼雅空 發表於 2017-12-26 06:57

天堂

[i=s] 本帖最後由 蒼雅空 於 2017-12-26 06:59 編輯 [/i]@,R?#w Jr+e'c\v

9S%hbe'p3a\J A 夜窗敲下最後一段文字,滾動視窗拉到文章開頭,反覆閱讀修稿。
e.c4Z[[[U/v;xA
'y5e3M+H/BK4|a3N 天色已暗,月光照著窗臺,猶如鋪上銀箔,閃耀光輝。咖啡香自房外飄入,夜窗主動打開房門,門外的雅空端著兩杯咖啡,揚唇微笑,「寫完了?」#]'L@ y"MR7Fc|`2l/c
3p }d1C*p#K/vB
「差不多了,只差校稿。」夜窗伸了個懶腰,接過咖啡,熱氣蒸蒸飄散,她深吸氣,一臉滿足。「趕完稿的深夜,來一杯你煮的咖啡,說是置身天堂也不為過。」
.}U5S4NM:l'f
0_:D+j;h,Y G z 雅空笑笑沒說話,逕自在電腦前坐下,瀏覽文章,專注而入神。夜窗看著雅空的側臉,不禁有些怦然心動。提到寫作,無論擔任作者或讀者,他總是如此投入而認真。YAB)a|#O;j?@L
}o.rtq-p k
她這次寫的是失去雙親的少年,因緣際會下,加入豢養鳥禽以取得除妖能力的組織。故事大綱沉重灰暗,筆調卻詼諧明快,形成特殊的黑色幽默氛圍。
9Fd zq K'~d
/wk `ga.RS 看完後,雅空指點了幾個錯誤和矛盾,也對劇情設定和角色個性提供意見。他抿了口咖啡,「小窗,妳來我這也四年了,有想過以後要做什麼嗎?」
A"P$fi5H9TKEQ7p| UW7rT^
「以後?」夜窗一愣,誠實答道,「我沒想過。」]7kv&p)K{R4R]!z

s'y(`_[$c 「那來敘敘舊吧。」雅空眸光一深,舉杯微笑,「四年前的雨夜裡,妳剛來到這裡,因為失去創作能力,在結的虎視眈眈下,為了不成為牠的餌食,不得不依附我,並且進行復健,直到能夠獨立創作為止。」lg+cjjq
.~.~*z(\I$c!j
「我記得隔天早上雅空做了早餐給我吃,因為太好吃,我還邊吃邊哭,眼淚掉個不停。」
R2W k-o4KH#u(])N m&r ~mk
雅空失笑,「哭成那樣,讓人看到還以為是我欺負妳,在早餐裡下毒呢。」iv6sw M
Qt/]%L8lK XX7f
「你前一天晚上確實欺負我沒錯嘛。」夜窗吐嘈道。
t|/K5\@.` v#Is
cd X.`,GE6\ 雅空向她瞟來,冰藍雙眸微瞇,涼涼地回答,「不是讓妳欺負回來了嗎?」x;A;FjI(`Gh
z]!lR3[+d
夜窗臉一紅,差點被咖啡嗆到。
(etXw\c| *Hz1wVwfv8G
「對啦對啦……」夜窗跳過這個話題。「你繼續。」
U6SL HMf#@A!i |!Oe 7?|s@.[$W
「我每個禮拜要求妳交出一篇文章,支付為房租。雖然一開始狀況很差,甚至連寫個段落都有困難,哭著要我放過妳。」^A[]N

8WKDq p3R%tF] 「腦袋沒東西的時候,真的榨不出東西來啊。」夜窗聳聳肩。
!v.eu!H"B/m2x T$hQ }8RB%OY w8l
「但後來妳漸入佳境,最近甚至不用我用房租威脅,也能準時完稿了。」雅空輕描淡寫地帶過這四年的復健療程,「一開始,我只把妳當成一般的委託病例,但後來,我是真心為妳的轉變感到高興。」
0bd FT rh "\e[(_$t0kGWf"o5_R
夜窗點了點頭,陷入回憶,「那次事件後,我沒想過自己還有提筆的能力,甚至是構築完整的故事,是你收留我、鼓勵我、要求我、督促我,最後,治好了我。 」
q9zX_d[4u ~c,^q#a B D
「我沒要妳的道謝,這是我職責之一。畢竟空之結是我和穹一手建立,又受人之託,總不能看著妳流落街頭,要是妳真的被結吃了,我這個城市管理者責無旁貸。」
d+}2R1{m\ o2?'h$Bn%ad@&O kqc
「總覺得你話中有話,怎麼了嗎?」夜窗有些不安。&^j[%hGoDH9N x*|
Q\ Lh(~@%Xn
雅空靜靜看著她半晌,單槍直入:「既然妳已經找回獨立創作的能力,小窗,妳該搬出這裡了。」^Z*r8]+h~)E.o1e
a0xr*A?
夜窗獃住,指尖不自主地顫抖。
B)E b%AB-p&i C
:_S XrJ"wM~@E 「你在開玩笑吧?要是因為這樣必須搬出這裡,那我不寫了。」 vMm:?:eB"c

f}V"yh3GUQP!b 「不寫的話,就讓結吃掉妳吧。」雅空的語調輕而果斷,聽不出在開玩笑。
v"x(YD D1T;e*{CTZ
|}Iu~B0G'k+M 夜窗登時紅了眼眶,她站起身,啞著嗓問,「你捨得?」
a+]mN(hx@0iZ
J!o4LE(}q h:k+H 「不工作就沒飯吃,不寫稿就沒地方住,這是我的原則。」雅空抬頭看著滿夜,泰然自若,「在這座城市裡,只要妳是個創作者,便不用怕會餓死,總能找到妳的安身立命之處。」P`,J'U/CHT2sA+G
&EOm-@*pTH,PC
「不能住在你這裡工作嗎?我可以繳房租,準時交稿,打掃煮飯也都可以交給我來。」夜窗點頭,眼眶泛紅,「就這樣下去……不好嗎?」
RJ B Q9k'd%hI
f e8FQ IBl@&UA4G 「妳的療程已經結束,沒理由再待在我這。」雅空拂過桌上的筆記本,裡面是夜窗這幾年來的靈感筆記,彷彿一縷充滿生氣的靈魂。這四年來,他看著夜窗從人偶般的空洞狀態,逐漸成長為創作能量充沛的作者,不可能無動於衷。
It~v5^T0m ql!Hqhg {S
「我已經沒有回去的地方了呀。」夜窗勉強笑道,「沒了你,我寫不出故事的。」)DePBcnOv
.BV6C~],{`6ix
「妳是為了我才創作的?為什麼?」雅空逼問。
Q%o ~!w$|h;z
Ld-dC*Z!_0Fs4| 「你……明知故問。」夜窗情急之下,伸手要碰觸他的肩膀,雅空卻滑著椅子往後退開。.nTp+SR#_4a7lT

uJ!@J6QK#^1pr1UX 他淡然說道:「別碰我,我要聽妳親口用說的。」
I;Q/P6}*gpl1PRA,|L 6w2U?#|_ c9~
「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現在要聽我說這些,不覺得太矯情了嗎?」Vs8|"[6V&y$Gup

N+bDW/dy 「第一次是我強迫妳,我也和妳說明過理由。後來除了加強印記外,我沒碰過妳。」雅空理了理瀏海,猶如冬夜般深藍的眸光閃爍,「妳是怎麼想的?」
zX~,zV lo(I
5t}SJ4E gJ@ 夜窗咬牙含蓄道:「我想要你幫我看一輩子的稿。」
VBaO@ t +?QTSu
「再直接一點。」雅空挑剔道,一如平常他在幫寫稿陷入瓶頸的夜窗提供意見一樣,循循善誘。
&h*R!e#Ja-|3h :Oz&rO/_-oNE
夜窗豁出去了。H `$NH-g p/x
?y;_Os*V
「我喜歡你,你養我吧。」 {ng L3F

2[,qUx5h| h5h 雅空笑容凝結,接著噗哧一聲笑出來,他揩去眼角的淚水,向她招招手。
a_*WXde2Bk1u
(o/x l/rsw H`+Hp 「過來。」
1c9M x!m3j?
/t @N$o/adDU9b 夜窗有些生悶氣,但還是走過去,被他一手拉住,跌進懷裡。夜窗埋在他的頸窩,鼻尖滿是淡淡的摩卡咖啡香氣。她忍不住伸手環抱雅空,指尖輕觸著他毛衣下的肩胛骨,感覺到雅空一陣輕顫。P0|w?q

^!U"N+x,N-k(fN 「滿意了嗎?蒼先生。」
q%u?r;dV/h
*}Cz+vsHZ K 雅空鼻尖輕哼,「這還差不多。」{RXdR

Q#_] `/w[:np"I u 「你還沒給我回覆。」滿夜從他的懷裡抬起頭,意旨她先前的包養論。
{/Ru#yS%o0P+^ kvJ5rR&|&B-GH+Qk
雅空嘆了口氣,像是卸下心中重擔,又像是滿足的嘆息,「我一直在想,這樣到底夠了沒?以妳的保護者自居,什麼時候該放手?」K(CI6v:Z%fF

7V |/pAp/T,h4E'[w 夜窗靜靜聽著。
7F aIeO&PZ'G dw9RPc V~BaN
「那天晚上,我聽見妳唱著那首歌、聽見妳的願望,我想,這個女孩傷得很重,我沒把握在完全不觸及傷口的情況下,將妳治好。沒想到妳挺過來了,也許這就是答案。一切都沒事了,一切都會好好的--妳已經能對自己毫無愧疚、心無芥蒂說出這句話了。」 k$s1ASXi4p5cJ0W
e"[oGzj
雅空撫著她的頭髮,捲起髮尾把玩著。B ~FJ de$I6G
A7v+Y w$Z(L w,Z h
「也許心臟仍然會抽痛,但是妳能把這轉化為力量,站起來繼續往前走,是時候讓妳去尋找自己的天堂了,結會給予創作者翅膀,讓妳在天空展翅翱翔。」
:?6J;nc6zDjH W.t .^E+F y.k M+q/O
「所以你就要趕我走?你明明知道我的願望是什麼。」
*ctX5vP
8Yg[mC ^:EmY mR 「是啊,我明明知道。早在妳泣不成聲的那晚,我就知道,妳註定會喜歡上我。」雅空被夜窗白了一眼,笑著輕啄吻她的眼角,「人在徬徨無助時,容易對援救者產生依存感。要是以這種身分發展感情,那也是不對等的。」/hws{4~"D:y~
IYI eg;_;Y tib i
「平常審稿大刀闊斧的,怎麼面對這些事,你反而就優柔寡斷了?我失去過一切,對人的戒心很重,知道你能聽見我的想法後,我反而安心下來。」5xi!Z? F _6_-hN

}^9]#HG:AB 夜窗執起他的手,和他掌心相貼,彼此的體溫溫暖了對方。)pf?$] A:dY(b

t8nn!XuH g R*X8ts 「不管我是你的病人還是房客,都不會改變我喜歡你這個事實。我被帶來這裡時,就沒打算要回去了。如果你真要趕我走……我就租下你隔壁的房子,天天過來蹭飯吧。」
e3E}9JF'la !z%A~ a+H|(y~
「這些我都知道。但聽妳親口說出來,這樣的感覺比透過碰觸得知要好很多。」雅空垂眼,寵溺地啄吻她,喃喃道,「他怎麼捨得讓妳離開?」u hXT#w(Z

WY t([L a#[ 「為了讓我遇見你。」夜窗篤定地說道。C RQ;s7s/c$T Y

R/i |A0c~ 「這麼說起來,反而該感謝他這個紅娘囉。」eG | kh
!R@.x[G R;{
「所以,拜託了,養我一輩子吧。我不能沒有你煮的咖啡。」
|-d3pai
_k3Q![!Pw l*j-n(pj)G 「只是為了咖啡?」 }+z7v i'o9lOF
.V!F+tq e6{6z
夜窗輕咳,和他十指交扣,「還有你的人。」.d | oM*Q
|c w)q1yY#?0P
雅空啞然失笑,「妳直白起來真是不害臊。」 H6l*kT_y
:h2ri;UMJd
「更直白的我還沒說出來呢,你要聽嗎?」5l+~&QjO^ ]u
5gK+RDRF Z&W$?3P
「那些肉麻的告白,留在妳的作品裡吧,我怕我受不住。」7VH s5}*a V ]
Yv4R6@M5@7X%d
「不是你想聽我親口用說的嗎?」夜窗挑眉。]1Q0g*d5Soq+j9b3c
&XnA+X{o*]j
「有些事情確認後,彼此心照不宣即可。」雅空勾手環住她的腰,讓彼此更加貼近。「或是身體力行。」 zK0n y;X1p[

{mi0e4{L6i;A 兩人依偎在一起,相視而笑。夜窗心想,她的天堂,就在此處。
M9F9w `};nXtr
K$Z/E"DS @ 6s"^ @7E]3]{+dc+y+O`9V
《END》%FtW2T;X^@
0x9e ?dmAi k&Z
<後話>
E!FI;S ^d`w J$OpD <關心則亂之零:地獄>
lC'B;]|CMx
$i^ Yd+y1h9yA2Q2{'j 雅空從口袋掏出手機,打開空之結論壇,他滑到綜合討論區的聊天串,雅穹難得以個人帳號在上頭發了帖,因題目十分低調,回應的人數也乏善可陳。但是,管理員卻獨獨回應了其中一篇。"o,R/n]g @n f?

:?2lJ'Y&`?.| 「小窗,你看。」M#_+_PSu

t+a1YZh(r!S 夜窗停下敲鍵盤的動作,轉頭靠過去,「真難得,原來管理員還會回帖啊?」
Tro0FY yU!d5s l S6@v)z8VVw
「這就是精彩的地方了。」q"mp5M1q3su
Zwao.N"ve|)\!].?
夜窗留意到回帖人的暱稱,「玖關……這名字好熟啊。」
,u:n`V?^ pQ~8tKX
「妳第一次參加創戰時,紅陣勢力的總指揮就是她。後來銷聲匿跡許久,偶爾浮水回回閒聊帖,避免會員資格被冷凍註銷,但幾乎沒有任何創作。」h?\S+N-My3v

4lb"O*]&tHc^9GA 夜窗回想起當時的盛況,所有創作者傾盡心力,在論壇上揮灑筆墨,激盪出媲美史詩的壯闊故事,那次是也是夜窗第一次參戰,印象十分深刻。
GB0GAGa8vI'o F ON#^&U!svG G[0]
紅陣為首的玖關,當時的產量和品質都驚為天人,挽救紅陣的局勢好幾次。最後因內鬨的因素,以幾分之差輸給了青陣,雖敗猶榮。LLy M0q'M"eS3B
.c naS^)VC_8i
下方管理員和玖關的對話頗令人玩味,顯然玖關的創作終止,和名為華旭的人有關。{4r j!s'Pwf-h

gb^w*gc-J 「華旭……那不是她秘書嗎?真有其人?」 }.s$g7z8R,R

't"Yw wX)s,i(S r_ 「空之結裡,沒有虛實之分。」雅空淡淡道,「也許結這回挑上她了。」
rF kp0E8J6g%q
snfxs 「結有什麼用意?」2[5sK.d1f@~mY

%O [U3Z8n C h 「不覺得和妳很像嗎?突然停筆到現在的玖關。」雅空揣測著結和管理者的心思,「要是玖關真能見到華旭,說不定能挽救他一命,接下來的數個月,是天堂是地獄,端看她的決心了。小窗,我問妳,妳覺得對於創作者來說,什麼是地獄?」 ]P6l*Hb%ic%r
/ToLqt6]/@k`$R
夜窗回想自己和雅空相遇初期的心情,「失去創作能力或初衷?」4HP3H+`pBga,\
j'w }S)u8vrv
「失去創作能力,像妳一樣再找回來就好。但對玖關來說,我想,肯定是眼睜睜看著那份初衷,在自己面前遭人奪走、甚至粉碎,這才是地獄。」s3r)w"K)qN(iY%O{

.OIs4E ft:LT[ 雅空像是親眼看過那個場面似的,閉上了眼。
||6lQ){ttv6R;N
tlW&a'RB&u DB!gA+b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