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蒼雅空 發表於 2017-12-26 07:00

空窗期(番外:驟雨、回家、無所不在)

我做了世界終結的夢。&|b ?O/`%H%V%R
T3pV_+~Au K
我用手背抹去兩腮的淚,從床上坐起。 凌晨兩點窗外的天還黑著, 一道閃電劈過,嘩啦啦地下起驟雨。雨聲侵擾著聽覺,一時之間難以成眠。
l/o\!S.Nk@ 5F*F9U(L]5W{
同床的雅空被我擾醒,睡眼惺忪地望來,「作惡夢了?」他的聲音沙啞,將床頭燈打開,指尖輕觸我臉上未乾的淚痕,胸口的黑色羽蛇刺青隨著呼吸起伏而栩栩如生。?;r'U$\I.G:Wa'dz
&T@ `)oP
跟他同居半年以來,我讓自己逐漸習慣他言行舉止中表現的溫柔和關懷。即使我們雙方都別有目的,還是想假裝一切出自於真摯情感。| D2E`$W
5y W&_]|
「夢到一切都結束了。戰爭也好,世界也好,空之結也好,一切都……結束了。」
7\4z#Y0BZb
kC$QC*}f2J(b3[E 雅空唇上抹笑,指尖掠過耳後肌膚,輕捏我的耳垂,「有我在,這個世界沒這麼容易結束。」_m3~*e8vt7`
C5d)MR#ZB
我還是感到不安。一閉上雙眼,那條盤據在城鎮的上方、隨時準備吞嚥外來者的巨大羽蛇--「結」, 便會映入眼簾,牠所帶來的壓迫感沉重得令人喘不過氣。
JEv%s K'd V*m7HD^Myx\sfE
我初來乍到這座城市時、對規矩一知半解,不想被關在屋子哩,一個人溜到街上閒逛透氣。結逮到了我,巨大而細長的蛇身阻去了前路,我被牠的氣勢震懾,撲通跪在地上。
D,q9y?hy&ee 3f.Z\7G#Z
牠那雙銀藍色細瞳眸裡,不帶憐憫、不帶譴責,像是在注視一件不該存在於此的事物。牠吐著蛇信,蛇首高高昂起,張開上下顎並露出尖銳毒牙。我抖瑟地閉上了眼。
h },oe,A0Z6G -?v b%BH)RT{b
後方伸出一雙手臂,將我往後拉並攬在懷中。
E#B gf_3jr K:L5k(WR+_ g3ue
「這孩子的故事屬於我,你無權動她。」
8|tr k8qNR
ayMt4{ N\ 結和雅空對峙著,半晌,像是被雅空宣示主權的說詞給說服了,牠漸漸後退,拍振起鱗片羽翅,飛上空中,放過了我這個不知死活的外來者。
!P)oS&E q'?,~ o\,A V)m,H,l1o(lU
我癱軟在他懷裡,原本以為他會生氣,他卻只揉揉我的耳垂,沉聲道:「回家吧。」HbD:S}@"i

ar~m\ L#i 在這裡,創作是活下去的唯一條件。盤旋於空的黑色羽蛇吞噬著這座城市的創作能量維生,這裡的每一位居民,都有能力將創作具現化。若沒有按時創作,就會被羽蛇吞噬。
0p/{i7pRL,Yw
'u(d!a[7j9|;|$rsI 那天晚上,雅空加強了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記,並叮嚀道,我的身分十分特別,避免在他無法陪同的情況下外出。萬一他沒有及時趕到,我早已被羽蛇拆吃入腹,化為世界能量的循環之一。
Q Tt,V jM_ H&f%Dx'v
從那天起,我卸下了對他的心防。他是我的房東,亦是我的保護者。y'H;WnACH,C^g)SGY
O'Yp/|j
「我睡不著,你陪我聊聊天好不好?」7Yem^qq@'f#b

}n bJsl| 「好啊,妳想聊什麼?」
o?} UJp!\@
K \2YUb'ltB-P,u$J 雅空撐起身子,即使臉上帶著倦意,仍然接受了我的任性要求。每次跟他四目相交,總有種要被湛藍如穹的雙眸給吸入的錯覺。
4K+?^!m"yMi3i
6i7? h CI{:S$V 「你做過什麼惡夢?」3zs } nV rG~
4j$d#A$a&Z8n
「對我來說,每一種夢都是取材的好機會,不存在惡夢與否。故事的題材無所不在。」%JXdCdv,SS

zfF3K\T/V 這答案很務實,但說真的,對於我現在的狀況來說,一點助益也沒有。要是我找回創作的能力,我現在也不必和他同居。
hg[(M`7v9f:J A
xg1D"`` U0U 雅空透過觸碰就能明白我的想法,笑著安撫道,「別生氣,我知道這不是妳要的答案。要說那種讓人驚醒的惡夢,我做過不少。有牙齒掉光、意外身亡、也因為失去創作能力而被羽蛇吞噬的夢。但,最令我難忘的,是夢到和我長相相似的人面對面站著,他在夢中取代了我的一切,以我的身分活下去。」
[.~z'yLe#n7q *PV+~(fMd
「雅空有兄弟嗎?」Zv t ~6Lzh5jc

"g PY:T+_ U} 「這也是我想知道的答案。小時候父母雙亡,我從有記憶以來便在孤兒院長大。也許真有兄弟流落在外也說不定。」他拍拍我的腦袋,「我的惡夢讓妳滿意了嗎?」
/z,^ E`l H X.fX(icd
我點頭,窗外的雨仍淅瀝瀝地下著,但那種驚魂甫定的感覺已經削減很多。
.HN&s i.G~@ B 6s~6P F/k[z
「在妳創作出自己的故事前,是走不出這座城市的。」
_)s2lz5|2l
*KRIJ,}7]5]4y'Jx 「我知道。」我垂眼,喃喃道,「……雨聲好吵啊。」
\zsFE4j Q
\F/V&Z Eg 「如果妳還是睡不著的話,我有快速助眠的方法,妳想知道嗎?」
__hX*|M8V F_
%I1?NGFfL D\s'U 我愣了一秒才理解他在說什麼,拿起枕頭朝他扔去,掩去了他那目的昭然若揭的笑聲。-?u4`\B!y.["L"o
b-ux%F%~
:h U&]m5a#H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