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蝸牛月 發表於 2018-1-30 14:13

戀與|甜哄(白起x你)

[i=s] 本帖最後由 蝸牛月 於 2018-1-30 14:22 編輯 [/i]

#白起x你
#OOC有
#短篇甜文
#天冷寫來暖暖身子


你和白起約了週五下班後,一起去超市添購食材,回家吃鍋進補,然而接近約定時間,他卻遲遲未現身。

這波冷鋒夾帶水氣南下,寒冷冬雨下了將近一週,你記得早上出門前,看見氣象預報提醒今日低溫下探十度。你站在公司門口,即使穿著發熱衣、裹著鬆軟圍巾、踏著毛球短靴,你依然被凍成冰棒。

你搓了搓手試圖取暖,白起發了短訊過來。

【抱歉,臨時有緊急任務,怕是趕不過去了,你先吃,我晚些到。】

【任務?這麼突然?會不會有危險?】

短訊過去沒多久,輕快的手機鈴聲響起,他撥了電話過來,溫柔低沉的嗓音,聽在耳裡心中一陣悸動。

「沒事的,外面冷,你別等我,先回家裡去。我這邊結束就去找你,窗記得關好,別上鎖。」

「這些話捎短信就好,用不著來電話,萬一耽誤任務可就不好了。」

「我只不過是想……」他話語中斷,掩著話筒,聲音突然遠離而模糊。

「爹爹……」

嘈雜的警局背景人聲中,隱約傳來夾帶著奶聲奶氣的女娃哭聲。你愣了愣,小孩子?

「我要找爹爹……爹爹……哇啊啊啊……」女娃越哭越大聲。

「哎,別蹭著我叫爹,鼻涕還全抹我褲子上……乖、噓,這糖給你,你安靜點,先讓我把電話講完啊。」

「嚶嚶…… 爹爹兇……爹爹不要翠兒了……」女娃委屈地嗚咽著。

「學長?」

「--抱歉,待會再和你說。」

通話嚓地一聲被掛斷,你哭笑不得,對他口中的緊急任務,腦海浮現白起耐著性子哄小孩的畫面,忍不住噗哧一笑。

白起那頭恐怕正兵荒馬亂,你收起手機,獨自進超市採買,蒜苗、牛肉片、雞蛋、火鍋料等,依著他偏好的口味選購食材。過了十來分鐘,剛踏出超市門口,一陣清冽的香氣半隨微風撲鼻而來,手上的重量一輕,有誰拎走了你手中的購物袋。

雨勢方歇,甫下過雨的向晚天空,透著清潤的琥珀紅,一如白起的雙眸明朗溫暖。

白起只披著藍白相間的警服外套,光看就覺得冷,你忍不住解下圍巾,長度足夠兩人一塊披著。你和他因圍巾而縮短距離,看著他凍得發紅的鼻頭,你不禁有些心疼。

「不是說有緊急任務嗎?本來想說火鍋我先煮好,你來了正好能吃……用不著這麼趕的。」

「任務解決了,那娃兒在路上走失,被人送到局裡來。」白起輕描淡寫帶過。

「沒想到學長還懂得哄小孩呢。」

他哼笑, 「那也叫哄?」

「你剛才電話中沒說完的半句話是什麼?」

「她的父母剛踏進警局,焦急得很,一時半刻間交代不清,只好先掛了電話……不是有意的。」

「不是這個,是更早另一句。」你提醒道。

「哪句?」

「學長真不曉得我在問什麼?」

他停下腳步,深深地看著你。

「我不想和你失約,如果不能立刻見到面,至少,想聽到你的聲音。」

「這頓飯我期待了整整一週呢,還以為吃不到了。」你埋怨似的撒嬌,並沒有真正怪罪認真於工作的他。

白起從口袋掏出糖果,是蜂蜜口味的軟糖。他撕開淺色包裝紙,「來,張嘴。」

你依言張嘴,他將軟糖投入你的嘴裡,指尖擦過你的唇瓣,甜甜香氣偎暖了心脾。

「學長,你進步了,懂得哄人了。」

「只哄你一個。」

他空著的手輕觸你的手腕,因長期執勤握槍長出的薄繭輕輕磨擦你的肌膚,一陣繞進心底的發癢,原先凍得發僵的指尖,染上他的體溫逐漸暖和。

「糖甜嗎?」

「甜,但沒有學長甜。」

他哼笑一聲,牽著你邁出步子,而你在他背後,看見他的耳根子紅得猶如熟透蘋果。


《END》

工作時看到軟萌的小孩子就有了這篇妄想。
我想吃火鍋QAQ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