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蝸牛月 發表於 2018-1-30 14:20

戀與|新願(白起x你)

#白起x你
#短篇甜文
#OOC有
#沒拿到白起的元旦卡只好自己產糧充飢嚶嚶嚶



想和白起一起迎接2018年的第一道曙光--這是你2017年的最後一個願望。

你鼓起勇氣傳了訊息,約他出來。

【學長,12月31日晚上你有空嗎?】

【那天晚上得去支援跨年維安,怎麼了?】

【想約你來公司跨年QAQ】

【工作這走不開,抱歉,你和其他人去吧,注意安全,穿暖和點,到家記得打給我。】

連點安慰甜哄的話都不說,就是他的一貫作風,你一陣心塞,但也習慣了。

誰教你就是喜歡上這樣的他呢。

12月31日當天,你和願夢悅悅等人下班後,在公司會議室叫了外賣,收看投影在牆上的跨年直播節目,一起倒數度過熱鬧歡騰的跨年。

五、四、三、二……

【學長,新年快樂!】

你送出簡短的新年快樂訊息外加照片,背景是窗外照亮夜幕的璀璨煙火,火樹銀花,耀眼奪目, 期盼能夠得到相同溫度的祝福。

朋友圈裡已經被洗版,新年祝賀此起彼落,但白起的訊息匣毫無動靜。

回到家洗完澡後接近兩點,你坐在床上吹乾頭髮,清空手機遊戲的體力槽,把朋友圈掃過兩輪,仍然沒等到他的短訊回覆。

他說過若沒其他事情,通常會提早休息,手機擺在桌上充電,聽不到短訊或通話提示音是常有的事。

白起作息穩定得令你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沮喪,多希望他為了自己破例幾次。

你輕輕敲著手機,傳出短訊。

【學長還在執勤嗎?辛苦了,注意保暖哦,我到家囉。新年快樂!】

你滑過手機屏幕上的白起照片,撥出電話,嘟嘟的通訊聲持續響著,最後被「您所撥的電話沒有回應……」冰冷女音畫上句點。

不是說了到家打給他嗎?為什麼沒接電話呢?

你心情低落地放下手機,倒回床上,將臉埋進柔軟的枕頭,無聲大叫,宣洩患得患失的情緒。

2018年的第一天,好希望學長是今年見到的第一個人。

2018年的第一天,好希望和學長一起吃早餐……

2018年的第一天……

你眼皮酸澀,不甘地呢喃著,歡慶跨年後的疲憊,令你在不知不覺間昏睡過去,連暖氣都忘了開,整個人捲成毛球似的。

清晨陽光照入室內,妳因睡姿不良而腰酸背痛,拿起手機一看,數通未接來電,來電人顯示白起學長。妳嚇得彈出被窩,慌忙中甚至差點摔了手機,趕緊回撥給白起。

最後一通是凌晨四點,而現在已經早上八點半。

白起很快接起電話,聲音有些沙啞慵懶,「早,新年快樂。」

「學長早,新年快樂。」你迷迷糊糊地說道,「我昨天夢到你了。」

--醒來甚至還聞到他身上的氣息,但這句話太有問題,你不敢說出口。

「在家待著,我去找你。」

室內開著暖氣,你依然手腳冰冷,還有些沒睡醒的抽離感。你走到窗前,記得睡前習慣將窗戶開個縫透氣,此刻卻完全掩上,並且落了鎖。

你簡單梳洗,換上寬鬆毛衣和刷毛內搭褲, 翻看手機,白起到三點才回你訊息。

【新年快樂。】

附帶一張他換班休息期間,穿著制服手拿熱咖啡的自拍照,背景是跨年晚會的絢爛舞臺,昨晚氣溫驟降,他拉上了外套帽子,清俊的臉龐登時顯得稚氣,淺笑帶著些微疲倦。

睡前的酸澀此刻化為對他的心疼。

沒多久,窗臺響起玻璃輕敲聲,你替他開鎖,白起拎著粥盒和豆漿,手腳伶俐地躍入室內,警服外套飛揚,底下套著墨黑毛衣,他落地後關上窗戶,將冷風隔離在外頭,衝著你挑眉一笑。

你走上前,接過他脫下的外套,掛在牆上,「又不走大門,都打了副鑰匙給你呢。」

「用飛的快多了。」

白起拍拍你的頭,在矮桌上布置白粥、包子和小菜,熱氣騰騰,香氣四溢。他知道你不吃辣,小菜選了番茄炒蛋、酸爽脆筍和清淡時蔬,雖然簡樸,卻誠意十足。

你在他旁邊坐下, 「學長剛下班怎麼不多睡點,值勤一個晚上很累吧?」

「習慣了,不礙事。」他望著你,琥珀色眼眸眨著笑意,「還是你不想跟我吃早餐?」

「當然想。」

「我也想,那就一起吃吧。」他塞了饅頭到你手中。

你低頭撕著饅頭沾豆漿吃,放在一旁的手機輕輕震動,是韓野傳來新年祝賀,白起看了你一眼。

「不看嗎?」

「新年短訊,從昨晚開始就響不停,不急,晚點再回就好。」

「嗯。」

你配著脆筍喝了一口粥,米粒飽滿香濃,蛋花口感柔順,滋味鹹淡適中,身子暖了起來。

「學長,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傳短訊給你?」

不是回得慢、就是句點你,你都覺得自己是不是被他討厭了。

他咬著包子,夾了一筷子白菜到你碗裡,「喜歡,只是我回訊打字慢,你別想太多。」

你有些腦他,「當下隨便回點什麼都好,嗯嗯呵呵或朕知道了都可以。」

「我不想這樣敷衍你。」他蹙眉。

你可憐兮兮地控訴,「但我昨晚打電話給你也沒接。」

「當下有一群人鬧事,我忙著處理。回撥時你已經睡了。」

「那你可以來夜襲我嘛。」

白起差點被豆漿嗆到,抽了紙巾擦拭,眸光倉皇,「女孩子別把這話掛在嘴邊。」

你後來才知道,他訊息回得慢又回得短,是因為顧慮太多。他會將你的每則短訊反覆閱讀,花許多時間編修回應,躊躇之後全部刪去,只回一個嗯字。

白起總要你別想太多,但自己才是想最多的那一方。

你和白起吃完早餐後,你被他撈進懷裡,任由他搓暖你冰冷的手,這是你們之間獨處的親暱默契。

「怎不多穿點?」

「這樣你脫起來方便些。」

「……別亂點火。」白起細細地按摩著你的穴道,「你剛才說夢見我什麼?」

「我夢見學長和我一起跨年,帶我飛到空中看日出,景色很美,雲海很高,卻不覺得冷。」 你小心翼翼答道,藏住昨晚的孤單和沮喪。

白起靜靜不答話,安靜得你以為他睡著了,捏捏他手臂正要調整姿勢,提醒他想睡就去床上躺著,耳後倏忽傳來一癢,他撩起你一邊髮絲,輕咬啄吻耳垂。

「等我休假,帶你去看日出。」耳畔傳來他的聲音溫潤沉厚,宛如醇酒醉人。

你心臟漏跳一拍,「學長。」

「嗯?」

「昨晚你確實夜……來過的吧?」

落鎖的窗、掖好的被窩、開啟的暖氣,以及空氣中若有似無的清冽氣息--你不得不往這方向想。

「嗯哼。」白起沒給正面答覆。

沒能第一個向你說新年快樂,他心裡也悶得慌,只好利用跨年晚會結束、人潮疏散後的短暫休息時間,過來看你一眼,再回去上班。

「有人非法入侵,我要報警了。」你開玩笑道。

「我就是警察,抱我唄。」他攬你入懷,輕輕哼笑,髮絲搔著你的頸脖,一陣麻癢。

你心中升起把這現行犯銬起來的衝動。

白起止住打鬧,掏出手機,「看這邊。」

你打住思緒,依言抬起頭,他開啟自拍模式,喀擦一聲拍下你們的合照,你坐在白起懷裡,看他認真輕敲手機屏幕,一字一字地替剛才的合照加上描述。

「學長,你打字真的很慢。」

「再說就不發了。」他悶悶說道。

你乖巧地噤聲,手機傳來震動,白起剛發布一則新動態,並且標記上你。

照片中的他目光溫柔,笑容張揚如風。

【你往後人生的每一個元旦,都會有我陪著你看日出、吃早餐。】

雖然2017年的最後一個願望落空,但白起為你實現了2018年的第一個願望。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