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蝸牛月 發表於 2018-2-25 13:24

戀與|若我和你並肩作戰(白起x你)

我最近經常夢到先生。

夢裡先生是名將軍,他拔擢我為副將,陪同他出生入死。

我和他踏著秋風深入敵軍、或從雪山上乘著朔風縱身躍下,躲避追兵。

他曾率領大軍鎮壓邊境,立功無數,卻在戰役尾聲,因君主聽信佞臣讒言,賜予長劍命他自盡。

那日狼煙四起,殺聲震天。 我尾隨先生走入營帳,他卸下戰袍,沉默不語。

我見他神情疲憊、眉梢帶血,心中一澀,手捧他頰,在眼角輕輕落下一吻。

掌心處及的肌膚乾燥熾熱,而他嘗起來宛如蕭瑟秋風中的銀杏,帶著腥苦甜味。

「將軍大人,您此生可有遺憾?」

先生抬起眸,琥珀般耀眼的眸緊緊鎖著我。

「若你……」



我從夢中醒來,習慣性地翻看手機,凌晨兩點,一通未接來電,我心裡咯噔了一下。

先生這週去執行任務,約有三五天見不到人。他的身份特殊,經常去執行高危險任務,為了保護我,從不讓我有機會得知任何細節。去哪裡、和誰去、去多久、快回來,這些平常他耳提面命的叮囑,他自己卻甚少向我報備。

--今天子彈從我耳邊擦過的時候,我居然想的是我還沒有回你的電話。

不知怎地腦海浮現多年前,他負傷撥給我的那通電話。電話中他強忍痛楚、為了逗我笑甚至許諾唱歌給我聽,那份藏起稜角的琥珀色溫柔,份外令我心疼。

我試著回撥電話,沒想到很快被接起。

「你現在在哪?」

「……門外。」

先生的聲音有些混濁低啞,我擔心他受傷,連拖鞋都沒穿,下了床直奔玄關。

「你怎麼……」

門一打開,先生迷離的琥珀色眸子直直撞入我心底,像是將整夜的星子釀進去,那汪總是清亮冷峻的雙瞳,這回如烈酒一般深不見底。

他喝醉了。

先生很少喝醉,並非酒量奇佳,而是他念警校以來的紀律習慣,使他甚少飲酒過量。

我認識他這麼久以來,只在重逢那年的除夕(那時我們還沒在一起),帶先生假扮男朋友回家吃年夜飯,見過先生和我親戚聊天陪酒時多喝了幾杯。那次他雖然說沒醉,卻道出許多平日沒機會聽見的直白心底話,讓我感動得一蹋糊塗。

後來我想再灌醉他,卻怎麼也沒機會了。

先生看著我,皺起眉頭。

「怎麼光著腳?會著涼的。」

他鬆開領帶,攔腰將我打橫抱起,步履穩健,把我放在沙發上,大掌包覆住我冰冷的裸足,輕輕揉捏。我想阻止他,但他的神情不大對勁,我只好先順著毛摸。

「你沒事吧?」

「嗯。」

先生的身上除了酒氣外,還有沐浴後的清爽氣味。和先生結婚後,他鮮少把血腥氣味帶回家裡。他說以前一個人住慣了,刀裡來槍裡去,弄髒了家具換一副就是;然而現在有我等門,不能讓我也沾上這些晦氣。

我說他過份見外了,夫妻結髮,怎就分起你我來了?結婚前,先生有次出任務受傷,我和他同僚送他回來,那也是我第一次進他屋裡。從家具擺設、裝潢風格便能看出他的個性,樸實而直率,鋼鐵般的男人。

那次我替他包紮了傷口,我氣得不想和他說話,但最後還是在他的柔聲討饒下軟化。能夠在他受傷脆弱的一刻陪伴他,說實話……我心裡確實歡喜得很。

「有哪裡受傷了嗎?」

「沒傷著。」先生抬眸,有些醉意,「剛才怎麼沒接我電話?」

「……我睡了。」我看了一眼牆上時鐘,現在近乎凌晨三點。

先生愣了愣,握拳靠在唇邊,「咳……是我不對。這麼晚了,還把妳吵醒。」

「你提早回來,我很高興。我以為還要再過幾天才能見到你。」

大不了明天請個假,先生難得提早回來,值得我暫且拋卻工作。

「剛才我夢見你了,在夢裡,你是我的將軍,我是你的副手。」 我向前傾,臉頰貼著先生的額頭,他的體溫因為酒醉而偏高,抱在懷裡就像大型暖寶寶,「你帶著我御風而行,我們背靠著背 ,在戰場上殺出一條血路……」

先生拍撫著我的背,手有些顫抖。

「怎麼了?」

先生沉默良久,低聲地輕喃,「這次任務犧牲了很多人。」

我瞬間明白了他今天的反常感從何而來。先生雖然性子冷,卻十分重視團隊夥伴。我和他的同僚有過幾次飯局,他們提到「白隊」時,總是帶著敬佩和傾慕的口吻。

我看著先生奔往一個又一個戰場,唯一能替他做的,就是堅守自己的工作崗位,每天吃飽穿暖,等候他歸來,並祈禱他們能夠全身而退。

「倘若,我能和你並肩作戰就好了。」我握住了他的手,輕撫過先生掌心中的薄繭和疤痕。

「傻瓜,妳已經是了。」

先生勾出了衣服下的項鍊--為了不影響任務執行,他將我們的婚戒和辨別身分的名牌串在一塊兒--他垂目,輕輕吻上那枚戒指。

「我能在風裡感知到妳,即使遠在千里之外,妳也一直和我並肩作戰著。」

我眼眶不爭氣地紅了起來。

「不公平,你能感知到我,但我卻只能在家裡等著你的訊息。」

「現在後悔和我在一起了嗎?」先生輕聲地笑道。

「怎麼可能後悔?疼都來不及了。」他的問句令我又氣又惱,想掙脫他的懷抱,卻被他勾回來。先生的氣息包圍住我,吐息噴在我的頸項上,我一陣顫抖。

「別走,讓我抱一會兒。」先生敞開外套,把我攬在懷中,「妳那個夢,後續呢?」

「你被小人陷害,遭君主賜死。在你做出決定前……」我側過頭,吻上他的眉梢,先生的耳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染紅,我忍不住失笑。「我像這樣吻了你,接著問你有沒有遺憾,還來不及聽到答覆,夢就醒了。也許你後悔遇見我,嫌我礙手礙腳,害你來不及收復疆土呢。」

先生唇角上揚,帶著我熟悉的那份溫柔。

「沒有後悔。此生的我能和妳重逢,保護著妳、守護著妳,也已經沒有遺憾了。」

他這句話再度將我逼哭,見到我的淚水,先生慌了手腳,連忙哼起不成調的曲子哄我。他雖然說自己唱歌難聽,但每每聽到他的歌聲,我都覺得不輸給任何當紅歌手。

先生擦去我的淚水,我忍不住輕咬他手腕一口。

「下輩子,我要投胎成男生,換我來守護你。」

「我說過了,這種事,還是由我來吧。」

不論是誰守護誰,我的此生眷戀,都只會是他。



《END》


--
把開工前夢到的梗寫完了,滿足。


107.02.24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