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蒼雅空 發表於 2018-2-25 13:33

關心則亂之一

觀欣懷疑有人在跟蹤自己。
M%wwn7r \(L9kI9q(OP
打從剛剛離開超市,背後一直有道人影與她保持距離。觀欣是獨居女子,對這點格外敏感。她在公園外多繞了兩圈,直到那腳步聲消失,她才匆匆踱步進一間古典磚造公寓。T#m4Gu yPZ#]F

:?F8GWp_J 公寓外牆爬滿常春藤,淺色油漆斑駁掉色,營造出老舊時光的韻味。矗立在現代化的小街區中,顯得格外突兀。 她拎著兩大袋饅頭,看著電梯修繕的公告,緩慢踱步而上。wp!u,I Mk7o5in\

G4`I}0N 觀欣掏出鑰匙,打開門,回到這不到六坪大的小窩。 信箱裡塞滿半年來的房租積欠通知,房東給她下了最後通牒,這個月月底再交不出房租,就搬家滾蛋。
e;pn#O5FS1WTN2Jj
T]cRV ^8S'H z"s ^ 這裡的公寓老舊、格局又小,但五臟俱全,還附獨立衛浴,租金低廉,是她傾心的原因。但是再低廉,經濟狀況捉襟見肘的她,還是面臨欠款解約的狀況。 [8JzG2v*qa*z+j T

1KH:Ua Yf 櫃子上擺滿許多草稿和雜誌,電腦桌緊鄰著床鋪,許久沒用的繪圖板生灰,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k^-J,t__
xGh2Y'nm8B 「大不了回老家吧。」她喃喃道。心想著晚點給家人打個電話通知一下。u4y7v:]E6k
#g;LWC }x2o
觀欣打開電腦,從袋子裡抓出饅頭,配著麥茶嚼食果腹。連上網路登入論壇,偌大的「空之結」三個字映入眼簾,她隨意翻看幾個熱門創作主題,接著進入閒聊區。
pZ5lb4V l@?m f
【如果神給你見某人一面的機會,你想見到誰?】
.tN!C,OMw/Nk (}_9zn O
這個主題回覆量少得可憐,觀欣是少數幾人之一。回覆者大多寫了已逝親人或是知名偶像,但管理者卻獨獨在觀欣的回應下方推文回應。8~ oX&{~2G0wl0Am
MBzp6w nx@ c
她填上「華旭」二字,卻沒有解釋原因。 _t Z,L5c

Bs%\4~Z'Er\P2P 【 華旭是誰?】fBIP4` y

;fV4`(J-y,u3tk1F 觀欣笑了笑,這樣也能釣出名不見經傳的管理者?
$j9k j:H'w9Gw~
1RN O/zxY7pld.H 【華旭是我秘書,專們監督我畫圖。】觀欣敲下這段只有自己看得懂的回應。|3D2MdR3\X7`

W6K6OUmD6Mu8^8X 眼神不自覺飄向牆上的大海報,圖畫上是一名黑髮青年,髮長及肩,別著銀絲耳環,合身的白衣黑褲,氣質清俊閒逸,五官精緻俊美,但琥珀色雙眸隱含著深不見底的笑意。海報右下角有她的親筆簽名。
KU c6?-?F/`s[/T p$k5n2V'm#as*gy
【他看來不太盡責。】管理者意有所指。
k2AO s%T-o S av} f*\ wAu
廢話,幻想出的朋友能盡責到哪去?
u'\c G-F_8o
qA6} [2D 【他死了。】
f [ wU8li ?[/L2^;A q;["[
【這就是妳長達一年不畫圖不創作的原因?】2x!t"oX5s|

O6TO R.w G;| 觀欣放下饅頭,繼續敲打鍵盤。【他一死我就沒動力畫圖了。】0}7L$?~3T%F

c/D"h_ Q_i;B1j Xrr 【我若讓妳見到他,妳就會繼續提筆?】Tx/N;v4Y'[w)R8K

}#p9d vAQ0]&M 觀欣看了眼蒙灰的繪圖板、失去主人的筆座和速寫簿,這些曾經是她的引以為傲的吃飯工具。不過發生那些事後,她就封筆了。
3v*Kq+`x#[
$|R(_%w i1AHD 她眼神一冷,挑釁回應, 【我改行寫文了不行嗎?】
~3L_7|)DqD5[ {
G M;|O xU`+h%GL q 【妳自己去問他同不同意妳轉行吧。】
W$fq'PL6?&` &e"R L/~ R]TP.}.i
觀欣覺得這網站管理者簡直瘋得要命。
q7j@9J?vsBY m
c2e0^X#b$fJ Y%? 她關掉論壇,點開影音網站,幾個知名廣播劇發了更新,她找出耳機準備奔向新作的懷抱,與此同時,門外響起敲門聲。
] Iq-N;_G
f:|(BPz 「觀小姐在嗎?我是房東。」Y,o[8Yo,T X;U4T
%P&b/L x#dI
觀欣悲憤地放下耳機,踩著室內拖鞋去應門。E*H$?&qo
&n0MXDL r_,C4w
她換上討好的微笑,「清先生,不好意思,能不能再寬限我幾天?我已經在籌錢了……」
u8A-a m%B2|CEU
u:zf u!M*Kx HB 房東冷淡地貼上一張紅字條,「我來通知妳,從明天起停水停電。只要妳繳清前幾個月的房租,就會恢復正常供應。如果有任何意見,可以翻閱當時的租賃契約書,或是法院上見。」
+d.m6`U"g*_7k{oi,Ko |
Zp8q(_4d#h3TJ I H { 觀欣能怎麼辦?她也很絕望。1^eA5jG:iwO

2i| pan Mh 目送房東離去後,觀欣鎖上門,揉著太陽穴,沒想到門後又響起輕敲聲。這兩下清脆分明,與稍早的拖沓差別甚大。但觀欣沒想這麼多,一開門便豁出去:「斷水斷電就斷吧,我明天就搬出去。」
.vg_Ki 6y:r$W9@&`E
「小觀?」
]/HCruk&k%` j"D ,YGj4f3J%VH%eh
這個陌生又熟悉的稱呼讓她起了雞皮疙瘩。#Y9O Yj Ku+s|,u}n
&}/o{_7Y#i H B]rb
「你找誰啊你?我認識你嗎?」N%Uz0i5o;| K~mq&E
^@U1c4@!];v
她有些不耐煩,來者是名身穿黑衣白褲的青年,光是身長便高房東出許多,她得仰著脖子看他。0q?*x%GTT'q*I$GE @
mIX8gM*^
對方留著及肩的柔順黑髮,一雙琥珀色眸子炯炯有神,笑如春風,耳垂上的銀絲耳環繞上耳骨,形成孔雀的圖樣,鳥眼處鑲著翡翠;聲音溫和純淨,中偏低的男音,令人聯想到冬日海灘,深藍海水拍打沙灘的場景。R9Ub6Y'x
fn*o~8n$aTS
對上視線的瞬間,觀欣彷彿聽到血液凝結成冰、被人敲碎的聲響。6T0`-vQ/vs r5pfd4\:r

X8~+wo:x#P:C 「我是妳的秘書,華旭。」0ep{ci+J3e)u4B}

.D5dLY$H C .jpa-L Ap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