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蒼雅空 發表於 2018-2-25 14:20

關心則亂之二

眼前的華旭左髮別著簡約古銅髮夾,綴以細碎流鑽,觀欣認出來,那是她買給自己的生日禮物,亦是華旭的設計象徵,陪著她度過青澀的國高中年華。%x4FY Q:FhS1L4j o
SHE+RS
觀欣出身自盛產水稻的鄉下,民風純樸,高中畢業至外地念大學,和丹堤認識後,為了融入群體,她改變打扮風格,這枚髮夾不曾再拿出來穿戴過。&},\`8CT,f(z

I ls0N!W,d,e 直到,丹堤淚眼汪汪地向她索要華旭為止。Ea SU(C0o

TJO`n;W 被勾起不堪的回憶,觀欣心底一刺,「丹堤出了多少錢,讓你cos成華旭?」
WD_:S(LX*MU/MX
e%F0C-GAa)KG(X 華旭感到好笑又無奈,「我就是華旭本人。」n$uUO]5}q4I{5~

U-CV$^DV({^ 「我都把華旭拱手相讓了,她還想怎麼樣?」觀欣冷笑。「華旭是我創造出來的角色,空之結賦予他生命,但這些都在一年前結束了。你以為憑空冒出一個自稱華旭的人,我會蠢到信以為真、抱著你痛哭?老實招了吧,丹堤躲在哪裡?她和離陰當初折磨我嘲笑我還不夠,我都放棄創作快一年了,她們還想看我鬧笑話?」
J3y,^!vA v1V2FQ
+fT]6@)q.v7t 「不管妳信不信,我來這裡只有一個目的,希望妳能繼續畫圖。」他垂下長睫, 「否則,二十八週後,我就會消失。」
xFQ5z*Y &eI/q6L-b
「要編謊話也不先打草稿,我畫圖跟你消失有何關係?」/s.L3]n4I+~
s^,v"iKB
他瞥了一眼貼在房門口的租金催繳通知,「妳經濟狀況不太理想。」d;C4^Lj)^9`u
M#x-r(p[3N;\ } [
「……」觀欣被踩到痛處,實在說不出違心之論。「是又如何?」e(m-m;v[

#iw9d y5\ 「只要妳願意畫圖,一週一張,不論主題、完稿度,酬勞任妳開價,如果需要,我也能提供工作室和軟硬體給妳。」
3Bd#K*}nT vAB5n c&eF0i3f.i0@N
「你是哪間公司的總裁,條件開得這麼大方?」觀欣諷道。 Vk9e"Q+]Q4e

Nn{6C ^ 「絕世。」華旭答得乾脆。 Z"b!ZR6r(f c P5O
:~a/Fa\0c
觀欣對這二字再熟悉不過,笑出聲,「丹堤連這都挖出來了?你他媽可以再無恥一點。」%Jlu4[T | Q

$sK r x8k)NZ5\ 「絕世」是她原創世界裡的獨立工作室,但從未對任何人提過。對觀欣而言,那是讓她得以自現實枷鎖中解脫的秘密鑰匙。她是主筆繪師,華旭擔任秘書,另外還有四名成員。即使是在空之結活躍的時期,她也只以幕後助手來稱呼這個團隊,連丹堤都難以窺得全貌。'eY o3n t ^

2a |&~)W6SNc 「丹堤不知道絕世,我可以保證。」華旭語氣篤定。VDC7j0]Gl

Q9F;XT Hb^ 「既然你自稱華旭,那你應該知道,你被我送給丹堤了。找她幫忙不是更快嗎?她現在當上了築夢雜誌的一線漫畫作者,論質論量,都比我要來得穩定。為什麼要回過頭找我?」 McKgU#N.j

&O7V8p$sC.UR 「因為,想見我的人是妳,不是她。」 w:aiFv7zl5s
TR#e'a8u;H*w
--因為,想見他的人是我,不是妳。wa-mZ]/Q

M'v6V rPPW4hg 似曾相識的一句話,在觀欣靜若止水的心境內,掀起滔天巨浪。那句話在她的心上重重劃下一刀,她為此拋棄了初衷。 Ss Q ]j,mG,f+_%r

O@`ROy }]6U3J4~:n 「那不過是我在論壇上隨手回帖的內容,無論你居心何在,我都不會再為了任何人提筆創作。尤其是丹堤和你。」5F%IGDQ9V%x

nFQMf,Ai 「我再問一次,妳願意為了讓我活下去,重拾畫筆嗎?」華旭的語調不卑不亢,琥珀雙眸躍動著期待的光。q T SB[
[-T r3Q]`.[{
「你另尋高人吧,我辦不到。」觀欣涼涼地回絕,關門送客。
5ie |]?'w+w)E!{
:gx R] Wb 觀欣盯著門板看了一會兒,聽見腳步聲遠去,心中莫名鬱結,她再次回到電腦前,桌上剩下的饅頭已經冷透。論壇上跳出私訊通知,她點開一看,是管理者。(lOb0Ei@[(l'Q5IfP
{!HU3r9|'w&Y%{0tw
『見到華旭後,感覺如何?』`r:@*g uI.["Q

4i\7}^(B:g5_ 觀欣一陣惡寒。他怎麼會知道?
4ZXb$Xt'Y&u)| p
C lQn-x`sI:sd 『華旭只是我創作出來的夥伴形象,怎麼可能真有其人。管理者,請你少開這種惡劣的玩笑。』` B+p"G LUp
OzZBzYP4h r
『玖關,妳還記得過結的傳說吧。』
-Kc*?$Z7`)iHI E?4EgS&J5dnD-q8l
『那條盤旋在都市上方,專挑沒有創作能力的人果腹的羽蛇結?那不是空之結的網站故事背景嗎?』
k!]2A.kn6F
m6F0J&A7^i 「空之結」本身為論壇體制,提供創作者張貼圖文作品的平臺,但同時自身也是個巨型企劃,不交稿就被當飯吃,是這個網站的宗旨。創作者們為了避免帳號被停權,必須定期上傳作品。穩定的人氣流量和特殊的背景風格,吸引了大批創作者的進駐。觀欣也是其中之一。!gBXE&MM m

&E]FA?#l7e^2g"R*?:q 『妳申請會員時肯定沒有熟讀論壇會員同意條款。』管理員向來冰冷不帶感情的語氣,難得夾帶戲謔。
$A3h2z H(nP,G )`mpoT
誰會去認真讀那種東西啊?觀欣無言以對,她連忙去翻閱,但管理員下一秒又傳來新訊息,打斷了她的動作。
B1N1Je;ZU5o1hB1fY
a3l|6KHH 『華旭這樣的非創作者,是結第一順位的餌食,作為空之結的一員,虛虛實實,其實只在妳的一念之間。妳如果真恨他,現在還來得及去看他如何被結拆吃入腹,了卻妳心中的矛盾。』,_h6i |n
M*?T8^!wzY
那條羽蛇曾經在空之結歷代的主線企劃中,擔任過數次的最終魔王,然而,從來沒有人能擊敗牠的不死之身,最多只能將他暫時封印一段時間。觀欣能潛水這麼久不更新創作,也是託上次戰役勝利的福。;G*D-{8|{*RZ$f
V;R5OiZ4Y6MA
『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si&MSd
qauE%}z;Ek
『出於惜才的本能,不管用什麼辦法,我都希望妳能回歸創作行列。』
Xv2LF-{ Gu*X_@U]Rv&f
觀欣打字打到一半,一聲轟然巨響,整棟公寓為之搖晃,電腦畫面消失,電燈同時熄滅,室內登時一片漆黑。
Ow7lk+FNqV q qx9F &krI4\%Jc/@?
她愣了半晌,反射性地抓起背包,把證件、鑰匙和錢包丟進去,開門往下奔逃。}f*V+RX[)VHw#q,A

Mo|V xlcv p 是地震?恐怖攻擊?還是飛機失事?觀欣腦袋亂七八糟浮現許多可能,她逃到最近的公園,定睛一看,周圍的行人全都以怪異的眼光盯著她--只有她一個人慌亂逃難。
}/xuY(N [&| \
@7_2g#c:]%Q |.k 難道是她出現幻覺?4pE|C x
,bbq B'l?5z
--細碎光芒竄過眼前。0x$Gjbe\v j

/s$v${G9y0a5@;LY 觀欣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過去,自稱華旭的男子倒臥在羊蹄甲樹下,桃粉落花灑了他滿身,竟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華美。他的白衣被鮮血染紅,泊泊流了滿地。一條不屬於任何動物綱目的玄黑巨蛇,搧動著透明翅膀,在他身旁打轉。 Z\6cGTH

H(UYe)t;\x,[1T0E B/a 眼前光怪陸離的景象,讓她感到頭皮發麻。
*q@D8f X;Gy J;{
,D9^rfRZ&fp!\!FS 怎麼辦?該救他嗎?若真如空之結傳聞,這蛇不會攻擊創作者,那她應當沒有危險。但腦海又浮現管理者稍早的回應--如果要解開華旭這個心結,邁步向前,看著他被羽蛇吞噬,也是一個作法。bK}RC5{ gMLr;q

sbk ak jO0p 不行,她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他。就算他真是丹堤派來的騙子,她也要報復回去才甘願。
%y+zxW yPe$d2hh
5ka9Tl6| 羽蛇在華旭周身盤旋,細碎的銀黑光芒飄落,牠吐舌舔去血跡,蛇尾捲上他的腰,下顎張開,準備大快朵頤。zSn$F'G|?

V*uE\M+Fp\J6D 觀欣用力踩住羽蛇的蛇尾,牠吃痛彈開,弓起蛇身,對著她威脅吐信。觀欣則趁機護住華旭,擋住羽蛇的視線。
)D?BYA ed
mE"?8ts!nT4e 「雖然沒在畫圖,但我這陣子還是有寫些小段子給朋友,你不會吃了我吧。」觀欣覺得正在嘗試跟非人生物溝通的自己很荒謬,但更荒謬的是,羽蛇似乎聽得懂,停下示威的舉動,金紅異色瞳在她和華旭之間游移,帶著令人難以直視的威壓。Le-SGNL,CD

F e CP F'S&EW}${/] 嗯?不吃她可以,但華旭他要?k"G X;RY'FD
A1su9p2QgW LL
「這男的是……我秘書,專管我創作進度,你不能吃他。」FlHVq!wO

w;F%nue(e 羽蛇不滿地搖起蛇尾,振翅飛起,試圖要在她和華旭之間找縫鑽。)[f&_Bc!PpW i
(~4UE(e`F`v;S
該怎麼辦?這種情況要問誰?5e/p~ M @KrL

C%v/^ |!hg` 她瞥了眼昏迷的華旭,拍拍他的臉頰,「還醒著嗎?告訴我該怎麼做,他才不會吃了你。」
JHF_+oE[,~Lg+V
,J/w&S M7r+U 華旭纖長的睫毛顫了顫,漸漸恢復意識,他愣了愣,深深地看著觀欣,「妳來了。」Mp:gP]b*Q1|2r

?FEXaai1O 「少說廢話,你一定知道些什麼吧,快點,不然你要是少條腿斷肢手,還能當我秘書嗎?」 AA~bp2t K

Dpl0` T u/L 「方法有是有,讓我染上妳的味道即可。」
5}c4L*k ` X$EQ h.y1o$^+k
觀欣皺眉,「怎麼做?」
[\7wV pe#b4u -W0D}C:Y
給他穿自己的衣服成嗎?還是抱著他滾一圈?"t4{,\"R%RGuZ
)N3b3Rl,j;{I
華旭蒼白羸弱的臉上扯出一抹笑,那笑容太複雜,她看不透,呆呆地任由華旭捧住自己的臉頰,四唇相貼。/D;@0`7Q z/b7i

Y1F['R%K;}O` 觀欣嚐到了血味,還有淡淡的桂花香氣。那瞬間,她幾乎相信眼前這男子是真正的華旭。Go-v/g pF
#Y},j9W-AgX
空之結主線故事進行時,她與華旭並肩作戰的期間裡,華旭因著特殊原因,身上一直帶著桂花香囊。這個設定她只有寫在自己的腦海,沒有對任何人說過。
7N2h{zsW
!W7tp G;` b+s 但是,這怎麼可能?
x)z8[![IMZ PCU4F ?O(F"_KU~R.y[C
華旭一手攬住觀欣的腰、一手按著後腦勺,使她更加貼近自己,牙齒輕咬嘴唇,逼她張開嘴,舌尖探過去,加深這個吻。他的唇很溫暖,手卻很冰,貌似長年打理著各種工作,皮膚不算光滑細膩,帶著薄繭,令她癢得想笑。
TMA+J\.R0X
h C!z:UJC\?|p 活到現在從沒被人這樣吻過,觀欣幾乎是第一瞬間將他推開,順帶賞了他一巴掌。
1V'~P+d T
1xA6ic4Pup$R[^;H 挨了一掌的華旭不為所動,唇角被她咬出血痕,他抬手抹去,視線投向羽蛇,冷冷地宣告自身的所有權,「我的故事隸屬於觀欣,你無權動我。」Aud3I9FWb1D[0~

U7Umz$ceS 此話一出,羽蛇定定地看著華旭,原先的侵略性漸漸消失,垂下蛇尾,在空中繞行一圈,向著東方飛馳而去。
2dwM:Ugb0IP%T p i!v2GW"R(P u
觀欣坐在一旁,抹去唇上殘留的觸感和溫度,低聲罵道,「沒其他方法了嗎?真他媽邪魔歪道。」&}Le,}&aN-L

;iq(yI w.C 「在羽蛇面前不得說謊,妳承認我是妳秘書了。」華旭眸底躍動著光,彷彿身上的傷對他一點影響也沒有。
gM#uvlA c%~r nb
6S"V;i5S4@ 「若你真是華旭,我問你一個問題。」觀欣忍著滿腹的反胃,保持平靜,「你愛過丹堤嗎?」
`6lf1_-t|i
VzW.Ob@/Q-Gk o 華旭惆悵地笑了笑,誠實答道,「當然,愛過。」
.I`1~7ab1eu
?k;Hy:Z#zfu 觀欣閉上眼,感覺眼角一陣酸澀,但她早在一年前就哭不出來了。親耳聽見本人承認,對她再度造成二度傷害。.k:?wb W%{\&x
)X#? kX2z/C OU
「狹義來說,你可是她的丈夫。這樣跟著我,你不會良心不安?」
C-A9F+D qY@0y!} .nD,gn3hu
「之所以會造成那種局面,妳、丹堤、離陰……都是共犯。我拒絕背這個黑鍋,最該良心不安的不會是我。」華旭從容答道,將問題拋回去給她,「妳當時若自私一點,就不會受這麼多苦。」
iFpb%X6tC4y&b
VZyr0L 觀欣身體一僵,索性轉移話題,「你說的酬勞還算數嗎?不會是空之結的墨幣吧?現實世界可用不了。」O)G sK"r t6INta0SF1g

.cju KB2Qv @ cd 華旭無奈地笑了笑,「當然算數,是具有法律效力的錢幣。」
r`M1[|r bsP
9]3~%X8p*CP7r&l 「加入你的工作室可以,但我有個條件,絕世得換個名字。」(Mig:K$?Blu'O2Y5gy

:JZ-t5yu F1\3d 華旭挑眉,「妳想改成什麼?」
^[\J.X+rv
{ e/x\9Io?:h 「亂世。」觀欣面無表情地答道。r%Z'lWG
`$y?Q6euKn/T?
羊蹄甲的花瓣片片飛落,劃過兩人之間,在地上輾落成泥。華旭單膝跪下,身上還染著斑斑血跡,卻彷彿浴血奮戰後的騎士,執起她的手輕吻手背。
1g:\^4QgV#gI
I0c+C,V[ zK 華旭揚起歡快的笑,「如妳所願。」
L7_(W-YS N5aar7^ a7g6q0N2y!U$XM\8Ke&y m

1[!K(^.Z y B/T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