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蝸牛月 發表於 2018-3-5 22:18

戀與|光的名字,你的元宵(白起x你)

戀與|光的名字,你的元宵


*甜死人不償命
*小段子x邪門歪道


#01

我放了白起鴿子,在元宵節這天。


#02

公司在年初接了戀語衛視的燈謎企劃案,預計元宵節當天播出--也就是今晚。

我找來熟悉古風詩詞的秦碧玉協助,結合音樂舞蹈,邀請宋佳洋擔任主持人,設計出雅俗共賞的趣味燈謎節目。

和大夥們連夜加班、交出滿意的成果後,戀語衛視卻臨時傳訊,基於上層的要求,希望撤換節目中某一個片段。

員工們一臉苦澀地看著我,他們全都找好伴要去參加燈會。我揉了揉額頭,看著對方傳來的修正對照表。

「……這個部份我能處理,你們先下班吧。」


#03

--我想和學長一起去看燈會。

白起上週傳訊給我,今年燈會他不用出警,如果我想去賞燈,他可以將時間空下來。

想起半個月前白起特地約我共度的情人節,我臉頰不禁發燙。

陽曆二月十四日是西洋情人節,陰曆元月十五是中國傳統的情人節。

對我來說,能夠在這兩天獨佔他,是我和他重逢以來,始料未及的事。

我看著手機行事曆苦笑,當初鍵入「與學長賞燈」的喜悅心情,如今苦悶又酸澀。

--學長抱歉,今天不能和我去賞燈了。工作臨時有變故,我先專心加班,結束後再給我電話。

我傳了道歉的短訊過去,確認白起已讀後,沒等他回覆,直接把手機關機倒扣在桌上,開始埋首於工作。

我怕看到他失望的訊息,更怕看到他安慰我的語句。


#04

幸好先前多拍了幾個主題備用,節目修正起來並不困難。

編輯完畢後,我將成品匯出成戀語衛視所需的格式。

我抬眼看牆上的時鐘,現在是八點半,節目十一點開播,還有點時間。

我打開手機,先看了公司群組中,韓野、悅悅和顧夢回傳的燈會照片,今年是狗年,有許多逗趣的造型花燈。

未接來電部分,來自三通白起的電話。我回撥過去。

「學長?抱歉,因為事出突然,今年的燈會我們……」

「開窗。」

白起在19樓的高空外,拿著手機,眸底盈著清淺笑意。


#05

白起熟門熟路地翻窗進入公司,他穿著黑色風衣,內搭淺色套頭毛衣,琥珀雙眸沒有不耐或失望。

我莫名緊張了起來,小心翼翼問道:「學長怎麼沒去燈會?不會在外面等我等到現在吧?」

「沒,剛到。」白起放下紙袋,四下張望,「只有妳留下來加班?」

「今天是元宵節嘛,修改的內容我可以自己處理完,就讓他們先離開了。」

白起擰起眉,「妳是老闆,有什麼狀況,應該交待給下屬去做。」

「我不想以老闆的身份提出這種要求,況且,公司裡大都是比我資深的員工。」

「韓野比你資淺,可以盡量使喚他。」

「……」


#06

我失笑,電腦跳出提示音效,我連忙打開視窗,確認轉好的節目檔案,這時候卻突然響起咕嚕聲。

我回過頭看著白起,「……學長晚餐沒吃吧?」

他欲蓋彌彰地輕咳,「咳,妳不也沒吃?」

「你果然從剛剛就一直在窗外看著我!」

「妳看起來很專心,我只是不想打擾到妳。」

要是有動物濾鏡,現在白起頭上肯定長著一對狗耳,令人心疼。

白起從紙袋裡拿出車輪餅,還暖呼呼的,餅皮薄脆,散發著濃郁的紅豆香氣。我接過一個,想到他買了車輪餅過來,為著不打擾我工作,在外面等到現在,心中就一陣酸澀。

「學長怎麼這麼……呆呢,一年一次的燈會呀,今年主燈還是在戀語市,去逛個燈會、發個朋友圈給我看也好的。」

白起輕拍拍我的腦袋,「我不過節的。因為妳,元宵節才開始有了意義。」


#07

「元宵節,我想知道妳都怎麼過?」

我咬下紅豆餅,甜味在唇舌蔓延開來,在腦海中翻找回憶。

「小時候……爸爸會煮元宵當點心,晚上帶我去看燈會猜燈謎,幫我排隊領取造型花燈,在擁擠的人潮中,怕我走散,爸爸會讓我坐在他的肩上,頭頂上是綿連的紅色燈籠,看起來像極了紅色長河,美不勝收。」

我想起今天安娜姐下午煮了元宵給大家,冰箱裡應該還有些材料。

「要不……我煮點元宵給學長吃?」

白起點頭道好,唇角帶著抹淡笑。


#08

我和白起來到茶水間,桌上放著一盆檸檬,這小巧雅致的空間飄著淡淡的酸甜香氣。白起脫下外套,將袖子捲起來。

「太好了,元宵還有剩。學長,可以幫我拿一下櫃子裡的紅茶茶包嗎?」

「嗯?好。」白起長臂一伸,從櫥櫃裡拿了幾個茶包,「要泡茶用?」

「爸爸說吃太甜會蛀牙,所以家裡向來以茶湯取代紅糖水。很少見吧?不知道合不合學長口味……」

「只要是妳做的,我都喜歡。」白起握拳掩著嘴,臉頰淡淡泛紅。


#09

電磁爐上放著鍋子,剛解凍的元宵在裡頭逐漸加溫。

我和白起坐在餐桌旁,窗外月明星稀。看著黑夜中的月色,我想起大學的回憶。

「說到元宵,我想起有一次,和大學同學一起去放天燈,將願望寫在燈上,點起火,看著燈緩緩飄升於空,聽說天燈飛得越高,願望就越容易實現。但近幾年提倡環保,已經很少去放天燈了。」

「妳現在,有想要實現的願望嗎?」白起輕聲問道,我可以感覺到他十分認真。

「我的願望已經實現啦。」我笑吟吟地看著白起,「我本來很期待和你一起去逛燈會,雖然因為加班沒賞到燈,但有你的車輪餅暖胃,待會又能一起吃元宵,今年的元宵節已經是一百分了。」

紅茶湯汁啵啵滾開來,我將電磁爐切換至保溫,攪拌鍋裡的元宵,舀了兩碗熱騰騰的紅茶元宵。

我和他隔著桌子對坐,紅茶香氣和桌上的檸檬香氣交融在一起。

「謝謝學長今天特地來陪我,自從爸爸過世後,我就很少過元宵節了,元宵節快樂。」

白起雙手交握在桌上,以近乎虔誠的語氣輕聲說道:「元宵節快樂,能和妳重逢……就是我的團圓。」


#10

我和白起吃著元宵,一邊看剛剛交出去的猜謎節目直播。

「學長,我出個燈謎給你。百不存一,猜一種顏色。」

「……妳這是故意呢,還是小瞧了我的智商?」白起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調侃。

「答嘛答嘛。」

「白。」

「答對了。」

「有獎品?」他挑眉。

「獎品就是,再來一碗元宵。」我輕敲了敲湯匙,調皮地笑著。

白起怔了怔,垂眼淺笑道,「我希望,往後的每一年,都能吃到妳的紅茶元宵。」

我臉紅起,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學會這些情話,聽在耳裡,卻比元宵要甜上百倍。


#11

直播結束後,近乎子夜,燈會雖然還沒結束,但白起希望我早點休息,他攬著我的腰,用老方法送我回家。

落地後,我因重心不穩靠在他懷裡,眼前是他的胸膛,鼻間是他的清冽氣息。

耳畔傳來白起低沉平穩的聲音,「抬頭。」

我依言抬眸,周圍不知何時颳起了陣陣旋風,以我們為中心,揚起了一個漩渦。

細碎晶瑩如螢火的光芒,乘風起舞,那瞬間,將那年天燈高昇的夜空給比了下去。

我眨了眨眼,看清楚那些螢光,其實是一枚枚的紙鶴,在昏暗窄巷中,形成透明易碎的光之海。

白起巧妙地御風,讓這些紙鶴燈繞著我們打旋,緩緩地飄升入空。


#12

「謝謝妳,在我墜入黑暗前的那一刻,捉住了我。」

「直到現在,妳仍然是我的光。」


#13

白起的聲音如洪鐘一般敲入我的心裡,我聽著他的心跳,希望這一瞬間就此停下。

「這些……你親自做的?」我握住了他的手。

白起沒有應聲,但我從他泛紅的耳根得到了答案。

白起向來給人堅毅驍勇的印象,但像是銀杏手鍊、現在的紙鶴燈,他對這些手工藝格外在行。

這樣的反差常讓我覺得,他心中那個少年般浪漫溫柔的一面,始終未變。

「明年、後年、大後年,我都想和你一起吃元宵、猜燈謎、看燈會。」

「如果妳願意的話,往後的每一個元宵節,都會有我在。」

--我想和你一起度過,往後的每一個節日。



<END>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