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結✾創之戰's Archiver

蝸牛月 發表於 2018-3-20 22:37

戀與|一世均安(白起x你)

#短篇甜文
#OOC是我的,白起是大家的。



週末用過午飯,不必出警的先生,牽起我的手出去散步消食。

春雷乍響,天氣回暖,巷口整排的黃金風鈴木時值花季,開得美不勝收。

遠遠看去像極了深秋銀杏,先生見我喜歡,挑選著乾淨完整的落花,撿拾了一紙袋,回家時擦淨水氣和泥塵,夾在字典做壓花書籤;餘下的,則放入廚房窗臺的玻璃水盆裡,將春意圈養在方寸間。

除了出任務的時候以外,先生其實是個作息規律的人,就連假日也是朝五晚九--早上五點起床,晚上九點入睡--自從和先生相戀後,我念大學起的熬夜習性,也連帶被他矯正不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而近白者,都成了軟呼呼的小綿羊。

先生知道我體寒,每個月當我例假來時,無論寒暑,他總會惦記替我熬上一碗桂圓紅棗茶。後來黑心食材的報導多了,先生便在院子裡栽下龍眼樹和紅棗樹苗種,盼著早日開花結果。

這麼一個驍勇慓悍的特警,手拿著灑水器,在樹苗前彎身澆水、細心修剪枝葉的身影,令我心底軟得一蹋糊塗。

去年我纏著他,陪我去家居城買了涼蓆,擺在面向院子的長廊,看著四季更迭,別有情調。

樹影斑駁,暗香浮動,今年春天來得很早。

三月的午後涼爽宜人,先生躺在我身側,我枕著他的手臂,一條薄毯全蓋在我身上。

不須片刻,睡意便一陣陣上湧。

「要是倦了,就睡一會兒吧。」

先生半垂著眼,慵懶低啞的聲音染上睏意,有著平日沒有的放鬆。我貪戀地瞧著他的睡顏,看纖長睫毛落下陰影、看挺直鼻樑淺淺呼吸、看柔軟薄唇的淡淡笑意。

他這人哪,好得讓我想將他圈在屋裡,哪也不准去。

先生骨子裡的年少稚氣和野性,並未因為現實洗鍊而褪去,反倒藏得極深,只有在我面前才會顯露。每次聽到我這番言論,便紅了耳根,隱忍著情感,一句話也不說,卻抱著我一路飛馳回家。

我反倒成了那個被圈住的一方了。

在外人面前,先生提及我時,眉眼全是溫柔而張揚的笑意,說我是他的瑰寶。

每當有人問起我先生好在哪時,我會說,他是春晚的花釀、夏午的麥浪、秋夜的滿月和冬晨的初雪。先生是我最脆弱的軟肋,也是我最堅實的後盾 ;他為我捎來光陰的訊息、也為我轉動時光的齒輪。

黃金風鈴木的花語是「再回來的幸福」,對曾經錯過再重逢的我們來說,很是合適。

我悄悄吻上他鎖骨的疤痕,先生擱在我腰上的手收緊了些。

「別鬧……還是,妳不想睡了?」

「沒呢、沒呢,只是想說……祝你好夢。」

「嗯。妳也是。」

先生安撫似地輕拍我的頭,下巴靠在我肩上,以親密而舒服的姿勢把我環在懷裡。他身上特有的清冽氣息,混合著玻璃水盆中搖曳的黃金風鈴木花辦香氣,引我入夢。

微風吹拂而來,撞響門廊上的銀杏風鈴,空靈清脆。


--白日起早,四季有你,一世均安。


《END》


寫這篇是因為我對午睡的怨念&爻哥拍了好漂亮的黃金風鈴木照片給我看。


2018.03.08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