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短篇完結] 琉璃妝(番外:無題)

室內飄散著刺鼻的濃烈氣味,來自年輕琉妝師手上的調色盤。

她聚精會神地在男子頰上繪製紋妝——融合了氏族紋路和貴族彩妝的特殊技法——指尖從眉梢掠過,輕舖一層淡淡夜色,再以小指沾染銀料撒下星屑,描繪出天馬座和龍吼座,精巧遮掩自左耳延伸至眉心的疤痕。

琉妝師在更換調色盤的空檔,喝水喘了口氣,打量起這名閉目養神的老顧客。為了方便上妝,他光裸著上身,露出精壯體格和和勻稱肌肉。四肢遍布著大小傷疤,而她的工作之一便是以彩妝遮去那些疤痕。

琉妝師剛踏入這行時,第一名客人就是他,同樣的場景勾起了回憶。

和瘦弱身軀不相符,少年眼神銳利堅韌,緊抿的唇線顯示出他的不卑不亢。五官俊秀標緻,一絲冷寒襯得那些疤痕更加駭人。那時他因為低賤的混血身份,負擔不起龐大的金額,在店門口跪了整晚,心軟的她看不下去,便瞞著師傅,以不成熟技術偷偷為他化了紋妝。

「不可以說出去哦。」少女食指豎起。

普通客人通常無法適應冗長的紋妝過程,總要起來走動休息幾回,對琉妝師來說雖然困擾,但出錢的就是大爺,他們總不好多言什麼。然而少年在過程中卻紋風不動,繪製了一整晚下來,反而是少女數度打盹被他搖醒。

「啊,抱歉……」

少女咯咯傻笑,繼續趕工未完成的妝。指尖調合著昂貴琉璃粉末和高貴顏料,散發出濃烈氣味,在他的皮膚上描述著風與星座的故事。面對如雕像般安靜沉穩的少年,少女心底忍不住起了玩心。她繞到少年身後,筆刷抹上黛青色,正在肩膀上繪製龍鱗,不經意地垂首,蜻蜓點水地在頸後烙下一吻。

少年大力顫抖了一下,沒有出聲,也沒有動怒。淡淡瞥去,又闔上眼任由她在身上著妝。

天亮時,少年看著鏡中的人影,久久無法自己。

後來少年憑藉著她繪製的紋妝,通過了一年一度的舞祭賽。除了本身的肢體協調、對音樂節拍的掌握以外,無暇身軀也是評分重點。照理說少年渾身佈滿傷疤是不可能通過初選的,然而少女為他繪製的紋妝卻意外獲得好評,成了數百年來的破格首例。

由於琉妝師學徒不得與舞祭司接觸,少女直到傍晚才得知這個消息,興奮得食不下嚥。

入夜,一身斑斕彩妝的少年回到店門口,看見了守門守到睡著的少女。少年彎身,細弱蚊蚋地輕喃,「謝謝。」

「我還以為你不會說話呢。」少女陡然出聲,眨眼微笑。少年怔楞,沒有躲避她的碰觸,少女指尖滑過他身上綻放的每一朵星之華,混在顏料中的各色寶石粉末熠熠生輝,「恭喜你,以後你就是最年輕的舞祭司了。」

「妳不生氣?」

「你比我遠想得要美麗太多了。」少女惋惜道,「只是沒能親眼看到你跳舞還是令人難過。」

少年後退了幾步,足尖輕點,看似隨性而漫不經心的幾個動作,卻讓天地萬物都瞬間失色,旋舞起奪人心神的優雅舞蹈。沒有華麗珠飾和高級舞衣,少年那一身的琉璃妝、以及充滿力與美的舞姿,卻比少女看過的任何舞祭司表演都要來得出色,令人屏息。

舞蹈結束於一個輕躍旋身的動作,髮絲隨風晃動,他一抬眸,正巧和少女對上。

昨天顧著上妝而沒有注意到,原來他的眸色,是宛如星子揉碎後墜入冰川裡的璀璨水色……

當年輕琉妝師回過神時,男子輕托下巴,神色淡漠地直瞅著她看。她一慌張,差點打翻色盤,男子伸出手接住,遞還給她。那張肅然神情隱隱帶著笑,彷彿在調侃她的失誤。

「不小心恍神嘛。」年輕琉妝師傻笑帶過,雙頰緋紅。為了明天祝壽祭典而繪製的琉璃妝已經近乎完成。她著手收拾用具,一邊嘟嚷道,「還是以前那個被我調戲會渾身僵硬的青澀少年郎比較可愛……」

男子無語,繪著小巧星座圖騰的修長食指抬起她的下巴,四唇相貼。琉妝師瞪大雙眼,對他的突襲感到又訝又羞。然而男子沒有點到而止的打算,反而將她抱在懷裡,越吻越深入。

「那個……妝會花的。」

他意猶未盡地又補上一吻。

「無所謂。」


《END》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