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連載中] 《千里行歌》01

佔樓。

《千里行歌》01

「六號,待會輪到妳上去,笑得甜點,才能賣個好價錢,嗯?」

拍賣會的舞臺後方,待價而沽的商品們手腳上著鐐銬,雙眼無神地排隊等候侍者叫號。六號抬起頭,露出嫌惡的表情,腹部隨即挨上一拳。戴著狐狸面具的侍者扯動鎖鍊,將六號拽過來,狠狠壓進水盆裡,待他喘不過氣,再拉起來,用毛巾溫柔擦乾水痕。這麼一往一來,使六號顯得弱不禁風、楚楚動人。

「你這倔強的模樣,讓我想起幾個貴客,正喜歡寧死不屈的玩具,別讓我失望了哪。」

外頭響起一片掌聲,五號順利競拍完成,面無表情地被其他侍者帶回舞臺後方,準備帶去貴賓室辦理簽約事宜。和六號擦肩而過時,臂膀絆了一下,六號睨向他,五號卻看也不看他,背影消失在轉角的門扉後。

「接下來,為各位貴賓獻上第六號拍賣品--穿越時空來自異世的『行者』。」

侍者牽著他走出厚重的布幔,舞臺上的聚光燈射向六號,他瞇起雙眼,視線毫不畏懼地迎向前方的滿座來賓。竊竊私語聲此起彼落,投向他的視線充滿好奇、驚懼、期待、鄙夷。

主持人慷慨激昂地介紹六號的來歷,加油添醋地為他編撰背景故事,來自科技領先的未來世界,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雖然目前語言不通,但是個性乖巧沉著,經過調養教導後,想必能成為得力助手云云……

三百、五百、八百、一千五……競標的牌子舉的速度極快。六號抿唇不笑不語,他對這個世界全然陌生,卻無所畏懼,一點也不關心自己的身價被如何哄抬。

「十萬。」

輕雅溫潤的聲嗓從右上方的貴賓包廂傳出,全場鴉雀無聲。這數字抵得上兩場拍賣會所有的競標收入。主持人先是愣了半晌,接著像害怕他反悔般,以極快的速度大喊三次競標金額,敲槌宣布六號以十萬元高價賣出。

六號被侍者帶回舞臺後方,和五號一樣安置在貴賓室,等候買家付款簽約。侍者解開了他的鐐銬,露出貪婪又惋惜的表情,「不該這麼便宜你的,唉……」

推門而入的是一名寬袍青年,髮長及腰,揀了幾縷紮成髮辮,與其他散髮束在腦後。青年走到六號面前,執起下巴,逼迫他四目相交,細細審視,不放過六號的任何表情變化。

侍者識趣地行禮退下,正要闔上門時,青年頭也不回地輕聲道:「慢著。」

「是,請問貴客有何吩咐?」

青年以衣袖輕輕試去六號臉上殘餘的水漬,一眨眼,桌上的杯水傾倒而出,在空氣中匯聚成迴圈,繞著侍者打轉。侍者臉上血色盡失,忍住奪門而出的衝動,「祝……祝師大人,小的只是奉命行事,您且饒了我吧……」

「這個嘛,你問問這孩子吧。」青年懶洋洋地靠著柔軟沙發。

六號茫然地看向侍者,他語言不通,但能猜測出現下這個僵持局面的原因--青年透過未乾的水痕,看出他上臺前被摁入水盆的事實,給予他報復的機會。

「行者大人……」侍者不敢動彈,水流高速擦過肌膚,滲出血痕。

六號拉住青年的袖子搖頭。 雖然他的確不喜侍者的傲慢,但可沒興趣看他死在面前。

「嘖嘖,你看,他說不讓你活。」青年笑得邪佞,收緊五指,水流登時扭斷侍者的左手,血如泉湧。

「行者大人!」侍者驚恐地求饒,雙腿發顫跪地,嚇得失禁,「小的願意為您作牛作馬,請您高抬貴手、饒了小的一條賤命……小的還有一雙兒女要養……」

六號愣住,這混亂的場面讓他一陣反胃。

青年看出他的軟弱,輕捏捏臉頰,戲嘲道:「是個有家室的人,小六,你說說看,該怎麼辦?」

六號小心翼翼地揣測青年的語意,他這次謹慎地輕頷首。

「你看看,他說要讓我殺了你,我怎能辜負他的期望?」青年漫不經心地道,不等侍者回應,他將水流細分為千絲萬縷,刮向侍者臉龐,慘不忍睹的血腥畫面上演,六號轉頭不看,臉色一片蒼白,卻無法忽略耳畔的悽慘哭叫聲。

青年瞇眼,從六號的反應評估著來歷背景,定不像主持人說的那樣誇張。再刺激一點怕是會嚇壞他,這樣可失去他砸下重金競拍的目的。他輕拍手,黑衣人悄然出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帶走屍體,只殘留一地甜膩血腥。

六號兀作鎮定,對消失的屍體視若無睹,直直迎向青年目光。

要不要乾脆殺人滅口?

青年笑道,「餓極了的綿羊,被拋到狼群之中,估計也就是你現下這個反應吧?」

六號被青年攬在懷裡, 身上一陣乾淨書香。

這間貴賓室不論刑具、床具、浴室甚至是各類藥物,一應俱全。方便買家在第一時間驗貨,若是有任何不滿意,可當場退貨,但貨款只能拿回百分之十。

就算他現在要對自己動手,六號也毫無反抗的理由或能力。他穿著寬鬆的長袍白褲,青年輕而易舉地探入衣內並含住耳垂,舉止輕薄卻沒有情慾的意味。

他在試探自己。

……住手……」六號以自己世界的語言掙扎道。

「我還以為你是啞巴呢。」青年果真聞言收手,笑看六號將衣物整好。

語言不通是個麻煩,不過,他這人向來不怕麻煩。

「張宿說你只能活二十八天,而我則活不過二十八歲,挺般配的?這段時間,我們好好相處吧。」


《待續》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