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短篇完結] 荒城之月(番外:禮物)

自從暮色降臨大地後,人們的作息就改變了。

小杳利用清醒到出門前、和回到家就寢之前的時間,確認她用石頭在牆面上刻劃的記號——每四條橫線就用一條直線貫穿。

自從末日來臨後,荒城的人口大量出走,尤其是貴族和官員階級,留下來的多半是沒有能力買到內地居住權狀的平民百姓,緒坊無法坐視不管,挺身而出站出來領導大家。雖然他聲稱自己只不過是將眾人力量凝聚起來,沒有統治任何人、擅自做出決策的資格,但大家還是將他稱為城主,並樂於接受他的建議和領導。

矮小狹窄的石屋是城主緒坊分配給她的居所。人口外移的荒城,隨處可見被主人遺棄的空屋。只要是願意留下來的居民,在允許範圍內都可以獲得額外的居住土地。雖然後院土質貧乏,但緒坊跟學者研究後,找到一種耐旱且易生存的薯類,漸漸成了大家的主食。

晨鐘已經響畢,她在牆上多劃下一撇——代表一天的開始。換上粗布外衣,拎著水桶走到內城中心準備取水。

荒城內有限的飲水資源,在她上回外出遇到水調婆婆後獲得改善。他們承諾以水調婆婆所需的物資,交換她以煉金術製造的淨水。在這個寸草不生、萬物停止生長的末日,連「下雨」這樣再尋常不過的天氣都被神給帶走。失去了雨水補充,河流自然漸漸乾涸。

黃昏色的天空上縱然有雲,卻始終不下半滴雨水。

只有技術高超的煉金術師能夠憑空製造淨水,水調婆婆的來歷無人知曉,只聽說在緒坊的爺爺的爺爺小時候就知道這號人物了。

體弱多病的孩子正排隊等候領藥和食品,年輕力壯的少年、青年則負責農耕和其他加工事物。由於物資短缺,體能狀況允許的百姓一天只能分配到兩餐,可以自由選擇要吃哪兩餐。

小杳幫農作物澆灌好水後,去領了自己的早餐。發送早餐的廚娘見到她便露出微笑,遞出乾巴巴的麵包、一盤豆子和一杯清水。

她回到家,把清水倒進皮囊,接著將豆子和麵包用小盒子裝好。跟守衛告知一聲後,便循著小路往水調婆婆的居所前進。

水調婆婆住在距離荒城不遠的枯木林內,順著乾涸的河道往下走,穿過一片荊棘林——也就是小杳被緒坊等人發現的地方——再直走一百步,就會看到一棟被風一吹就要倒塌的破爛木屋。但木屋後方是一座年久失修的水車,屋頂上方的煙囪隱約冒著煙。

小杳輕敲門扉,沒多久,一位身形佝僂、眼神銳利的耄耋老人開門。

「……是妳啊,有什麼事?是替城主來催水的?這禮拜的水他早就差人來拿了,滴水不少。」

小杳搖搖頭,把盒子和皮囊交給水調,「您一直都沒有吃多少東西,大部分的食材都拿去煉水了吧?」

水調婆婆冷哼,「我還沒有落魄到得讓個小丫頭來接濟我。」

「那麼我用這些食物,跟婆婆您交換一個物品,這樣可以嗎?」

小杳深知水調婆婆的自尊心之高,也明白她決不做虧本生意。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她回覆。

「你們人類到我這來,總是想挖走一切好處……哎。」水調婆婆顫抖著接過木盒和皮囊,「就這點?我可無法變出水壩或月亮給妳。」

「只要一個小小的東西而已。」小杳露出怯生生的笑容。


***


連續一個禮拜只吃一餐、又耗費勞力在農耕和修繕、搬運工作上的後果,今天一次報應在小杳身上。

還沒走到上個月遭瘴怪破壞的東門,搬著石塊的手已經不聽使喚地瘋狂顫抖。小杳餓得頭暈目眩,中午時間又還沒到。每邁出一步,體內僅存的氣力就流失一分。最後,她倒在距離東門數步之遙的階梯上。

小杳再度醒來時,窗外已經是一片泛藍的暮色。桌上放著冷掉的蔬菜湯和土司。她趕忙拉開抽屜,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枚油布紙包。

「還好……還在……不然每天只吃一餐就白費了……」

「妳為了這個七天只吃一餐?」喬伊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小杳因為視野昏暗而沒注意到他坐在角落。淺麻色的辮子落在胸前,喬伊打了個呵欠。

「咦?你為什麼在我房裡?」

「幫妳送晚餐過來。」喬伊溫厚地說道,「妳在我的管轄內,我必須對城主負責妳的安危。每位人民都很重要。」小杳連忙把油布紙包放到身後,喬伊噗哧一聲笑了,視線落在她手上的物品,「別藏了,我已經看到了。緒坊他很討厭甜食,妳不知道嗎?」

小杳臉色一青……對啊,她真笨,怎麼會沒想到這點?

「算了,反正,他只要收下就好了,吃不吃是另一回事。」

「在妳的世界裡,收下這個有什麼意義嗎?」喬伊不等她回答,從她的表情便已經猜到答案,「哦,好,我明白了。嘛,要做什麼是妳的自由,不要再傻到不吃飯來虐待自己,要把暈倒的妳送回來可不是件輕鬆事。換作是別的區長,早就扣押妳的獎勵點數了,知道嗎?」

「我知道,真的很對不起。以後我會好好吃飯的。」

「那我先走了。」

喬伊舉步離去,留下小杳一人在室內對著油布紙包發愣。



緒坊接到消息後迅速趕到小杳石屋所在的下城,剛出來的喬伊對他聳肩,對他交待了事情始末。

小杳懊悔地看著用一個禮拜的早餐換來的小小一片褐色甜食,重新用油布包好。喃喃自語,「果然……還是自己吃掉好了。」

「妳一個人在嘀咕什麼?」

緒坊無聲無息地開門入內,小杳嚇得差點跳起來,結結巴巴,「城……城主……」

「我都聽喬伊說了。」緒坊的臉色很難看,「我說一人兩餐,代表不能多也不能少。如果真的體力不佳,可以找我商量。」

「我……不是……那個……這個給你。不喜歡吃的話,就送給喬伊吧。」

小杳索性放棄解釋,直接把油布紙包塞到緒坊手裡。暗自慶幸還沒點燈,屋內視野昏暗,不然緒坊搞不好會以為滿臉通紅的她是發燒還感冒了。

緒坊眨了眨眼,摸不透小杳的舉動,將紙包拆開,裡面放著一塊小巧的褐色固體,散發出香甜氣息,「這是什麼?」

「……家、家鄉習俗。」

「我沒聽過這個習俗,有什麼涵義?這是吃的東西……而且不是配給糧食。妳跟水調婆婆換的?」

「你收下就是了。」小杳緊張地低喝道,「不然就還我。」

他是一城之主,肯定知道這是什麼。這樣的東西八成入不了他的眼吧。而且喬伊也說了,他不喜歡甜食。

緒坊靜靜瞅了她半晌,把油布紙包收下。窗外夕色餘暉照射在緒坊胸前的項鍊上,折射出粉橘色的光芒。小杳偷偷瞄向他,卻恰好和緒坊一對淡藍色眸子對上,心臟不禁漏跳一拍。緒坊勾起帶有威脅的淡笑,「給我好好吃飯,下次再讓我看到妳餓昏了,喬伊也會跟著受罰。」

「我……我知道了。」

小杳的心思仍然縈繞在他將油布紙包收下的動作上,直到他離去,都還不敢相信他就這麼收下了那塊巧克力。


很久很久之後,緒坊才知道在二月的第十四天,收到女孩子贈送的甜食代表什麼意思。

而小杳也是很久很久以後才知道,緒坊明明不喜歡甜食,卻還是收下巧克力代表什麼意思。


《END》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