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蒲紀君提著行李走出月台,背後的火車嗚嗚一響駛入水道,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呼,總算到了。」

一陣涼風拂來,差點將草帽吹走,她按住帽沿,俯望著眼前這片水鄉澤國。這裡是水榮國,和其他八個國家一樣被湛藍水域環繞覆蓋,露出水面的領土相當稀少。經過科學家統計,光是水面便佔據這個世界百分之七十的面積。然而又因為各個陸塊地形平緩,船業並不發達,人們遂以水上火車作為往來各國的交通工具。

「接下來……要往哪個方向呢……」

蒲紀君帶的行李不多,僅有一只褐色手提箱。穿著格紋洋裝和麂皮長靴,外罩淡藍短外套。她從口袋拿出對摺後的紙張,上面手繪的地圖和注意事項。在呈現田字狀規劃的水榮國郊區,蜿蜒地鉤勒出一道路線。

「要不要租腳踏車呢?現在最流行的輕旅行哦。」

旁邊的店家喲喝著,老闆爽朗地報了個相當低廉的價格,蒲紀君笑了笑揮手搖頭。

「謝謝伯伯,我想去的地方離這裡不遠,我想用走的就可以了。」

蒲紀君買了兩個上路時果腹用的餐包,揮別車站附近的小鬧區。遠離車站後,地面從繪有紋路的石板漸漸轉變成草地,周圍隨處可見清澈水流蜿蜒流過。奇特的是,草原並沒有因為周圍環繞的水流而泥濘潮濕,兩者看似共存,卻又各別獨立。

路上偶爾行經田園農舍,她也一一和好客的農夫和婦人們揮手打招呼,臉上的笑容清秀燦爛。行走了約莫兩個小時,她在一座山丘上的大樹旁用餐。從手提箱內找出碎花布鋪在地上,觀賞著藍色水域和綠色草原構成的如畫美景。結束用餐後繼續前進。

在起伏的山丘後方出現一座豪宅,由淡紫色和白色的石磚砌成,牆面爬滿了鮮翠藤類。外圍用低矮的柵欄象徵性地圍住,代表宅邸主人並不擔心有人越界進入。這也是水榮國的特色。居住在這裡的人們都是「榮譽者」,並以此為傲。

她拉了下門口的手搖鈴,鈴鐺清脆作響,沒多久,宅邸的門打開,出來的是一名黑髮執事,右手輕擱在腹前,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令人屏息的優雅氣質。蒲紀君開始懊悔自己的穿著太過隨便。

「請問小姐有何貴事?」

「我是蒲紀君,來自木衡國,想、想拜訪紅茶少爺。」

執事思忖了下,微微鞠躬,將鐵門推開,「蒲紀君小姐您好,在下賽維司,很榮幸為您帶路。」

園子裡種植著許多花叢和樹木,看似隨意佈置的葡萄藤架和水池更增添了幾許純樸的田園氣息。

「小姐是收到明信片而來的?」

「是的,您怎麼知道?」

「對在下不必使用敬語。」執事輕聲提醒,語氣溫和,「自從少爺開始繪製明信片,並以紅茶少爺的身份督促貴族和藝術家在各國貓尾之家捐款後,一直陸續有民眾登門拜訪。有些是感謝他的捐款,有些則是為了收購他的明信片而來。」

「紅茶少爺以繪製明信片作為代價,讓貓尾之家收到來自各方的援助……」蒲紀君低下頭,「真的是個令人敬佩的人。」

「嗯……是不是那樣,您就自行確認吧。」

兩人來到宅邸門口,執事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打開掛著貓尾草的紅快門扉。映入眼簾的是寬廣大廳,擺放著許多古董家具,陳舊卻保養得當,透漏著一絲懷舊氛圍,令人感到溫馨。窗簾、桌巾也多半使用手織麻布,而非工業製造的人工絲帛。牆上還掛著水榮國的手繪地圖,旁邊有許多計算著房屋的精巧草稿和算式。

蒲紀君在屋內踅了一圈,讚嘆不已。在壁爐或是書櫃中有許多袖珍家具和人偶,特別吸引她的注意力。

執事上去二樓臥房通知少爺,下來後對著正在觀察各種娃娃屋半成品的蒲紀君笑笑,「那是少爺的興趣。」

「好厲害……沒想到除了繪畫,少爺還擅長這麼多工藝。」

「要是能將這份心思利用在對的地方就好了……」執事喃喃嘆氣。

「你說什麼?」

「不,沒什麼。」

「賽維司,竟然當著客人的面說主人的不是,你很大膽啊。」

「在下僅僅是陳述事實。」賽維亞的微笑無懈可擊。「再者,蒲紀君小姐也沒有聽見在下所言。」

「那、那個,您好。」

蒲紀君摘下草帽,深深一鞠躬,栗紅色的髮滑落肩膀,臉頰因緊張而潮紅。紅茶少爺站在二樓樓梯口,倚著門框,銀藍色的長髮隨性紮起垂落胸前,比她想像的還要年輕稚氣,淡淡的笑容又有幾絲狂蕩不羈,融合成一股讓人捉摸不透的氣質。外罩深色華袍,襯衫半啟,袖口和衣擺均有一圈銀色繡花。但若仔細一看,可以發現有許多顏料清洗後留下的淡淡顏彩。

「我是喬書亞.墜斯克爾。」他走到蒲紀君身邊,執起手在手背上輕輕一吻,「誠摯歡迎妳的來訪。」

「自小收到您的明信片後,一直很希望有天能夠來拜訪您。您的明信片……給了我很大的鼓勵,真的很感謝。」

「很美麗的花紋呀。」喬書亞看著蒲紀君頭上的灰白色貓耳,白色細毛中參雜著灰毛。「是來自母親的血統?」

「是的。您、您過獎了。」蒲紀君搖頭,不自在地碰著耳朵,「大家都說只有貓耳很怪。」

「嗯?會嗎?」喬書亞對著蒲紀君眨眼笑笑,轉過身去,她這才看到少爺背後垂著銀藍色貓尾,輕輕晃盪著。

蒲紀君不禁驚呼,「少爺也是……」

「在這裡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但事實證明,血統的純正與否,並不會影響那個人的成就。」喬書亞聳聳肩,不拘禮數地隨性坐下,「坐下來聊聊吧,要不要來杯紅茶?我這裡有雷恩的上等銀扇紅茶,不過妳來自木衡……那麼也許妳會比較習慣杏夜紅茶?」

「我都可以。」

賽維司早已幫喬書亞準備泡茶器具,以銀色推車送來到桌旁。只見喬書亞以熟練優雅的姿勢倒出茶葉、以熱水濾過,再倒進茶壺。重複幾個繁瑣步驟後,這才完成水榮國道地的泡茶程序。霎那間茶香四溢,白色蒸氣繚繞在空中,繪出美麗圖騰。

「哪。請用吧。」

蒲紀君看了看賽維司,又看看喬書亞,捧著茶杯有些為難的模樣,後者颯爽笑道,「不必拘束,以妳習慣的方式品嚐即可。我雖然也是貴族,在自宅可從不管品茗步驟那一套。」

「就是如此輕狂,才會被其他人說不入流呢。」賽維司又嘆道。

「別管他說的。賽維司總希望我更有些貴族的架子。」喬書亞嫌惡地擺擺手。

蒲紀君吹涼,淺嘗了一口,驚訝道,「好好喝。」

喬書亞托頰,面露自傲,「好喝是當然的。對了,聊聊妳收到的那張明信片?我每年寄出的明信片超過上百張,每張圖都像是我的孩子,而帶著明信片來訪的人則不到百分之一。能見到是怎麼樣的人收藏著這張明信片,會讓我很開心。」

蒲紀君從手提箱中翻出一本札記,小心翼翼地從中拿出明信片。夾在裡面是為了避免顏料脫落或是凹折損毀。札記內則是關於整趟旅程的規劃和紀錄。顯示出她是一個善於計畫和個性謹慎的人。

「啊,是草帽和窗邊的貓啊。」喬書亞懷念道,輕撫著明信片乾涸的顏料,指尖也因此染上顏色。「是三年前的作品了。」

「我是在每月生日會上收到的。啊,貓尾之家為了方便,會將每個月的壽星集合起來選定一天一起過生日。」蒲紀君有些不好意思地解說。每當想起貓尾之家拮据的營運狀況,她就感到羞愧。

「少爺為什麼想要繪製明信片呢?」

「如妳所見,我喜歡畫圖和製作袖珍模型。我的目標是製作出水榮國的袖珍版。」這話讓蒲紀君望向掛在牆上的羊皮紙設計圖,喬書亞點點頭,接續說道,「有一位財主透過朋友跟我聯絡,只要我寄出一張手繪明信片到貓尾之家,他就會捐款一定數目。我很訝異畫作竟然也能夠幫助那些孩子,於是便答應他的條件,也說服其他朋友加入這個行列。」

「這些明信片和捐款幫了我們很多忙,真的很感謝你們。」

喬書亞又為她斟了杯茶,清淡的銀扇茶香讓人放鬆思緒,賽維司從旁送上一盤糖霜甜餅。他隨性地換了個姿勢,慵懶地靠進沙發、單手托頰,貓眼閃爍著和善和自信。蒲紀君好奇,為什麼喬書亞身上可以同時揉合貴族的典雅和藝術家的隨性?同時又具有少年般的輕狂自傲。但卻不會令人反感。

「那麼,換妳說說妳的故事吧。」他溫和地督促道。



《END?》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