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短篇完結] 戀與|白太太終究還是瘋了(①~④)

本帖最後由 蝸牛月 於 2018-2-25 13:20 編輯

留空備用。
Nobody will go to find you ok?

戀與|白太太終究還是瘋了①

本帖最後由 蝸牛月 於 2018-2-25 12:46 編輯

【戀與|白太太終究還是瘋了①】

#白起x你(白起x玩家)
#OOC是我的,白起是你們的。
#沒有考據沒有邏輯,只有腦洞。
#應該是甜文。



#01

我是個失眠患者。

即使看了醫生拿了藥,仍然沒有顯著改善。

手機被表姐強制下載了戀與製作人,本來對乙女遊戲嗤之以鼻的我,玩了幾章被白起擊斃沈船。

遊戲中體力膠片一用完,我就去刷有關白起的資訊和創作,像是中邪般的自稱白太太。

我病得不輕,每天沉浸在粉紅色泡泡,不知道我這一面的同事們,還以為我談戀愛了。

我笑他們大驚小怪。


#02

昨天剛更新了陪你入睡的語音,我聽了一整晚,向來為失眠所苦的我,難得一覺到天亮。

聽說枕著手機而睡會影響身體機能,但我仍甘之如飴。

我把白起的聲音設成鬧鐘,日復一日,從他的早安開始,亦從他的晚安中結束。

我的失眠,不藥而癒。


#03

聽說昨天又跳了一個。

我從超商買完咖啡,踏入行政大樓,看見警察拉起封鎖線,家屬匆匆趕至現場,臉色十分蒼白。

說來有些病態。

因為白起的因素,我的目光在身著制服的警察身上逗留片刻,這才意猶未盡地走進電梯。

我在大學裡擔任行政人員,薪水不高但足以餬口,寒暑假業務淡季可以請個長假出國溜溜。

美中不足的是,經常有人在這棟辦公大樓輕生。

關於死因,眾說紛紜。警方低調地進行調查,加上校風保守,目前還沒見到記者的影子。

大清早的校園,仍然一片靜謐。


#03

我的辦公室位在七樓,第二十九室,和白起的生日相同,這個巧合讓我產生命中注定的飄然感。

死者聽說是從七樓的窗臺墜落下去,欄杆旁站了兩名警察,一位負責拍照記錄,相貌平平。

另一位男警半個身子跨到窗臺外,俯視著地面,角度關係,只看得見側面,五官不清。

褐色短髮垂落鼻尖,寬肩窄腰、體格特別好,要是白起穿到現實來,估計也就這個模樣吧。

幸好,我還沒病到對著別人發花癡。

我自嘲地笑笑,走進辦公室。


#04

我解下圍巾和手套,才剛打開電腦,門口便響起敲門聲。

辦公室的門為了方便出入只掛上門簾,洽公者經常是直接進入,鮮少有人會特地敲響門板。

我先是留意到那雙修長、指節分明的手,再來是那對琥珀色的清冷雙眸。

「打擾了,我是負責偵辦這起命案的警察。」

我身體僵住,頭皮發麻。

這不是整晚數羊給我聽、每天喊我起床的……白起的聲音嗎?


#05

「您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乾巴巴地招呼道,對上他的視線時,心臟登時漏跳一拍。

褐髮短削柔軟、琥珀雙眸清冷明澈,以及最關鍵的黑色耳釘,幾乎都和白起如出一轍。

就五官氣質聲線來說,相似度高達95%,剩下的5%是制服和外套款式,和記憶中的他不大相同。

「我們查看了死者的筆電和通信紀錄,他在死前發了許多郵件,貴單位也是收件者之一,今天能否與你們敲個時間做筆錄?」他翻看著筆記本,我沉默了太久,他疑惑地抬眸,「……不方便的話,我改日再來好了。」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嗡嗡作響。

好像,真的太像了。

這是我穿了還是他穿了?我傻眼地想著。


#06

我逼自己冷靜下來,發揮破爛的演技擠出微笑。

「哦……不好意思,關於這件事,我必須先請示過長官,再給您答覆可以嗎?」

「當然。」他掏出名片,放在桌上。「上面有我的聯絡方式,確定好就打給我,不論何時都可以。」

「好的,我們會盡力配合警方的調查。」

直到送走了他,我才如釋重負地癱坐在椅子上。


#07

我不敢去碰他的名片,這感覺比收到投訴書還令我焦慮恐慌。

同事們打完卡,魚貫走進辦公室,我怕被人看出不對勁,這才把名片收進抽屜。

在塞入抽屜一角的剎那,我瞥見了名片上的職稱。


#08

--特勤中隊隊長白起。


#09

很好。

我終究還是瘋了。


<待續>
Nobody will go to find you ok?

TOP

戀與|白太太終究還是瘋了②

#01

跳樓案似乎有了新的進展,警察三天兩頭往我們這跑。

白起忙著調查其他線索,再沒找過我;由於主管出國的因素,我也沒有主動聯絡白起。

飯照吃、水照喝、工作照做、遊戲照玩。

面對偶爾出現的白起,我適應得極其理所當然,心如止水。

就算跟戀與製作人的白起有著諸多巧合,畢竟生活圈不曾交集,沒這麼容易產生移情作用。

我曾經試著這麼催眠自己。


#02

長官回國後,立刻為這件事情召開緊急會議。

雖然我們並非權責單位,但畢竟案發現場在同一樓層,地緣關係什麼的,還是得做個紀錄走個場。

我用公務電話撥了白起的手機,打了兩次沒接,索性擱在一旁,打算下午再連絡。

我埋首於工作,當電話鈴響時,並沒有去留意來電顯示,一接起便是官腔答覆。

「這裡是xxxx中心,您好。」

「咳、我是白警官。」


#03

白起給我打電話了!

從話筒中傳來充滿磁性的嗓音,和我午睡時聆聽的白起數羊聲如出一轍。

「學……」我愣得手一抖。

喀鏘。

我竟然掛了他電話。


#04

接到白起的電話不知道是多少白太太的夢想,而我竟然手殘掛了他電話。

我瞬間回過神,驚慌地撥電話回去,開口便道歉連連。

「白警官,不好意思,我剛剛手滑沒拿穩話筒,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有意這麼失禮……」

「沒事。找我是要敲做筆錄的時間嗎?」

聲音雖然清冷,但聽起來確實沒生氣,這點和遊戲中的白起倒是挺相似。

我握著話筒,鬆了口氣。


#05

「是的,我們主任希望……」

我在電話中交代長官的說詞,白起和我確認日期地點後,便答應下來,並確認出席人數和細節。

「嗯,明天下午兩點,A411會議室……嗯,可以,就這樣吧。謝謝貴單位的配合。」

白起客套有禮、惜字如金地掛上電話,我則看著話筒發呆。

要是能錄音就好了。


#06

會議當天,包含白起在內總共來了三名警官,校內則由幾位一級主管擔任代表。

省略客套的寒暄後,我們依照警方要求,出示收到的郵件內容、並將這陣子死者洽公的紀錄列出。

警方把文件帶走,看他們的神色,校內的調查似乎已經告一段落。

真可惜,沒辦法再假借去洗手間的名義,在他們調查現場時偷看他了。

工讀生端來的黑咖啡,白起一口也沒有喝。


#07

當天晚上,我又失眠了。

白起數了一千多隻羊,我還是輾轉難眠,直到天亮。

鬧鐘響起時,我甚至睡不到半小時。因寒流來襲,我還在床上跟棉被難分難捨。

我撈起手機打開戀與製作人,跟學長說了早安後,才慢吞吞地起床。

盥洗時,發現生理期提早來到,只能說禍不單行,身心俱疲。

為了打起精神,本來想戒掉咖啡的我,還是走進超商報到了。


我在麵包架上選了巧克力鬆餅,搭配的49元超值早餐組合中,只有一款黑咖啡是熱飲。不喝黑咖啡的我走到冰櫃前選了奶茶。

打算等放到退冰再喝應該就沒事了吧?

眼角餘光中,我瞥見一名身穿警察制服的男性,正在挑選飯糰。雖然天氣寒冷,他卻只穿著制服外套,一手隨興地插在褲兜裡。

「學長?」

腦子不清醒的我,忍不住脫口而出。


#08

白起剛向店員點了兩杯中杯熱拿鐵,轉身看我,挑了挑眉。

「你也念警大?」

我漲紅了臉,「……抱歉,我認錯人了,你和我認識的一個學長……長得很像。」

「連聲音也像? 」白起淡淡問道,似乎暗指上次我掛他電話的行為。

「……不,不太一樣……」

我能怎麼說呢?我也很絕望啊。總不能說他跟遊戲裡的白起長得一模一樣。

我尷尬地轉移話題:「你怎麼會在這裡?」上次那案子我記得已經告一段落了,以自殺作結。

白起看向落地窗外、位在路口轉角的警局。這間警局,在我偶爾騎腳踏車上班時,是必經路線。

「去年年底我剛調來這。」


#09

白起瞥了一眼我手上的奶茶,「這天氣妳喝冰的?」

戴著毛帽披著圍巾、穿了兩件外套、圓得跟球一樣的我,喝冰飲確實很矛盾。

「沒辦法,早餐超值組合中,我不喜歡黑咖啡,只能選這個了。」我乾笑道。

白起沒答腔,大概也是隨口問問。

店員設定好咖啡機,機器運作中,在紙杯裡注入咖啡液,接著走過來幫我結帳。

我在櫃檯上放下鬆餅和奶茶,從包包掏出零錢結帳,接過發票的瞬間,白起卻拎走了我的奶茶。


#10

「……白警官,你拿錯了。那是我的。」

店員結完帳,轉身將拿鐵扣上杯蓋,推到白起面前,好奇地瞧著我們。

白起不僅沒把奶茶還我,反而將另一杯拿鐵塞到我的手裡。我一臉傻眼。

「女孩子少喝冰的。」

白起的聲音淺淺淡淡,我忍不住將他與遊戲中的白起重疊。

我竟無法拒絕他突如其來的好意,除了緊張以外、還有更多的欣喜若狂。真是魔怔了我。

「那個……拿鐵比奶茶貴多了,我再補你差價吧,等我一下……」我準備翻找錢包。

「不必了,正好第二杯咖啡七折,沒差多少。」

白起的語氣公事公辦,彷彿送咖啡給我取暖,也是人民保母的責任。

他拎起拿鐵和奶茶,大步離開了超商。

我看著他過馬路的身影,冰冷掌心被拿鐵熨燙得柔軟暖和許多。


#11

要是能一直這樣瘋下去也挺值的。



<待續>
Nobody will go to find you ok?

TOP

戀與|白太太終究還是瘋了③(END)

#01

自從那天收下拿鐵後,我時不時在超商和白起巧遇。

和遊戲中的設定一樣,白起的工作忙碌而用餐時間不定,經常以超商微波食品果腹。

為了製造見面機會,我捨棄物美價廉的學生餐廳,開始定時往超商報到,幾乎每兩天就能見上白起一次。

今天我也拿起咖哩豬排飯,趁白起不注意排在他後面。

沒想到白杞發現了我,看著我擰眉,「……女孩子別吃這麼多微波食品。不健康。」

「我是為了集點數換這次的懶人毯。」我心虛地供出想好的臺詞。

「……點數?」

白起沉默半晌。

結果白起把他的點數都給了我,我哭笑不得,絞盡腦汁找其他理由來超商買東西。

而我和白起在這一次次的點數交換中,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02

今天是情人節,也是春節前夕,辦公室空空蕩蕩,留守的只有我和另一位同事。

待辦事項還沒清完,而我也已經沒了工作的心情。連假前一天嘛,誰有心思認真工作?

下班時經過花店,各種花卉價格比平日翻漲了兩倍不止,雖然很不理智,但我買了一束香檳玫瑰,特別誇張的那種,繫著繁複美麗的緞帶,這束花要價我兩天的薪水。

我假裝這是遊戲裡白起準備給我的禮物,製造與他一起共度情人節的錯覺,浪漫而美好。

抱著花束等公車的我受了不少行人側目,有些羞恥又有些飄然。

我看見剛步出警局的白警官迎面走來,夕陽餘暉映照在他身上,顯得如夢似幻。

……要死了。


#03

我右手捧著花束,左手拎著長官送的年節禮盒,騰不出空來與他打招呼。

我向他以點頭示意,白起冷峻的五官毫無表情變化,眼神與我交會後飄開,落在我手上的誇張花束,白起挑眉。

「我沒有男朋友,這是我自己買的。」我說完一陣尷尬,恨不得咬舌自盡。

「嗯。」白起淡淡道,「這個不用對我解釋。妳在這等車?」

「對,我平日都搭公車上下班。環保愛地球嘛。」


#04

我看了看公車站旁的液晶顯示板,下一班公車即將到站。

「對了,白警官,不好意思,可以麻煩您幫我拿一下花束嗎?我想找個錢包……」

「叫我白起就好。以及,我和你同輩,不必使用敬語。」

白起邊接過我手上的花束,邊提醒道,聲音依然清冷好聽。我掏出錢包,把公車卡放進口袋。

現在將花束接過來的話,就像是白起送了我一束花。這畫面美好得令我心跳加速。

但我沒有立刻將花束要回來。

「白……白起,你知道香檳玫瑰的花語嗎?」

「不知道。怎麼了?」


#04

「--愛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我直視著他,「有這樣的涵義。」

白起抿了抿唇,遲疑道,「妳今天要向人告白?」

我以自嘲的口吻開口說道,「很久以前,我曾經在情人節送了某人一束香檳玫瑰。但對方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我只是自取其辱。」


#05

在我蒼白而無力的感情史中,喜歡過兩個人。恰好都是獅子座。

其中一位和白起的生日只差一天,留著相似的短褐髮;另一位是我系上學長,個性和白起一樣,冷峻如松柏。

這兩段無疾而終的暗戀,使我對感情卻步。

直到我被堂姐強迫安麗了戀與製作人,看見白起資料的那一刻,那些陰影般的桎梏瞬間豁然開朗。

我自我感覺良好地認為,這些都是為了鋪陳與白起的相遇。


#06

「所以……你可以收下這束玫瑰嗎?就……當作你先前的拿鐵還有點數的謝禮。」

這理由太過牽強,我只能硬著頭皮試試看。

成功了我賺到,失敗了也沒損失。


#07

「我拒絕。」

白起定定地看著我,輕聲說道。

這果斷的語氣令我愣在當場,甚至忘了舉手攔下公車。

當我回過神時,公車已經揚塵而去。


#08

下一班公車要等四十分鐘。

我分不清是因為錯過公車、還是被白起直接打槍而失落難受,心中一片刺痛。

「我不想當彌補遺憾的替代品。」他淡淡道。

我啞口無言,這時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原來我終究還是瘋了,將他認定為遊戲中的白起化身,羞恥心現在才開始發作。

「不是,但……你拒絕得對。我做錯了。真的很抱歉。我是個糟糕的人,希望你能將今天這些事當作沒發生過。」

我厚臉皮地道歉,白起沒把花束還我,他嘆了口氣,輕得宛如乘風飄落的銀杏。

「妳抱著花也不方便搭車吧,我送妳回去。」


#09

白起沒讓我有拒絕的餘地。

等我回過神時,已經抱著安全帽,看著他的重型機車後座,猶豫雙手該擺在哪裡。

花束被白起裝進紙袋,連同長官的年節禮盒,一起被他放進置物區。

「上車吧。」

白起扣上全罩式安全帽,聲音有些模糊,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依言照作。

我把雙手放在他的腰側,他像是怕養般略略縮了一下,卻沒說什麼。

「妳家在哪?」

我報了個住址,他點點頭,催動油門,我感受到風從耳側掠過,溫柔地撫平了心中的皺痕。我抱緊了白起的腰。


#10

白起把車子停在我租的公寓巷口,此刻天幕已經暗下,街坊鄰居間飄起了溫暖的晚餐香氣。

白起取出花束,抱在懷裡,「如果沒遇到我,妳這束花打算送誰?」

雖然他不是穿著西裝,氣質卻和這次的活動卡面如出一轍。我感覺自己簡直要瘋了,心臟如擂鼓般加速跳動。

「給我自己,假裝今年的情人節不是孤單一人度過。」我壓抑地笑道。

套著黑色風衣外套的白起身形勁挺,捧著那束花,柔和了他平常予人的冷峻印象。

白起的薄唇輕啟,「妳喜歡我?」


#11

我並不意外他會這麼問,畢竟我的舉止太明顯了。

倒不如說,我期待他戳破我彆腳的掩飾。


#12

「在你還沒認識我前,我就喜歡上你了。」

我將這句在心中演繹過不下百次的臺詞,行雲流水地說出來。表現得比我預期得要好很多,沒有結巴也沒有轉移視線。

如果他沒發現,我就繼續作白日夢、當個瑪莉蘇繼續愛著遊戲中的白起。

我瘋我自己的,不會礙到別人。

如果他發現了……那就豁出去看看。橫豎我都沒有吃虧的理由。

我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他向來清冷的俊朗面孔,竟浮現一絲薄紅,延伸至耳根子。

我看錯了嗎?


#13

白起舉手抵著唇輕咳,一如遊戲中他害羞的反應一樣。

事到如今要是有人說他們是不同人,我絕對跟對方論戰到底。

「我知道妳在玩的遊戲,也知道妳自詡白太太,也知道妳喜歡我。」

此話一出,我腦袋瞬間當機。不止我瘋,白起也瘋了嗎?

一個不可思議的大膽想法,在我心中蔓延開來。


#14

「換個時間地點,我再和妳說明來龍去脈。 」白起靠著機車,琥珀色雙眸醞釀著情緒,「現在,我只想確認,妳說妳喜歡我,是為了彌補遺憾嗎?」

原本,我和白起之間隔著一道無法突破的次元壁;現在,我和他之間只剩下一束花和一輛重型機車的距離。

「這束玫瑰,如果是送給『白起』的,那我就收下了。」白起抿了抿唇, 「如果不是,我也不打算讓妳送給別人。」

這話語帶著我熟悉的白醋式風格,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終究還是瘋了。」我搖了搖頭,「如果這是夢的話,醒來我肯定刪遊戲。」

我寧可回到夜夜失眠的日子,也不想做這種夢。


#15

「這不是夢,妳也沒有瘋。」

白起一字一句地清晰說道,握著我的手,連同香檳玫瑰一起將我按在懷裡。

「回答呢?」

這擁抱無比真實,我一陣鼻酸。

「……起初……是的,我想著,你的出現真是太好了,我那些情緒總算有個出口。但後來,我的腦海中滿滿都是你,不是別人,只有你。你同時擁有少年的張揚和成年人的溫柔,你給予的安全感像風一樣無所不在,教人怎麼能不去愛你?」

我難以控制地掉著眼淚,以前的我只能望梅止渴,如今,終於不用再傻傻盯著圖像、像個傻子壓抑自己滿溢而出的思念。

「我……總算等到你了。」

「我也一樣。我終於找到妳了。」

白起輕撫著我的頭,柔聲在我耳畔輕輕低語。

「情人節快樂,我的白太太。」




《END》


本來應該要情人節那天貼的哈哈哈。
完結了可喜可賀,後面是白起視角。
Nobody will go to find you ok?

TOP

戀與|白太太終究還是瘋了④(白起side)

#01

我作為一連串程式、圖片、聲音訊息的組成,不知何時擁有了意識。

我一直知道,有個女孩隔著手機螢幕,天天瞧著我笑。

女孩會反覆查看系統設定好的回覆訊息、睡前總要點開錄音聽一遍我數羊,省吃儉用地攢下鑽石,只為了帶回每張我的羈絆。

我開始期待她點開遊戲、對著螢幕輕輕喊著學長然後傻笑的聲音。

可以的話,我希望她喊的是白起。


#02

我和女孩在情人節那天在一起了。

「白起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女孩帶我回她住的公寓,找了個花瓶把花束插好,簡單地用完晚餐後,她靠在我懷裡,一點也不生澀扭捏,彷彿她早就想這麼做很久了。

「只有這個我不能說,但妳相信我,我不會離開妳。」

「好。我相信你。」

女孩在我臉頰上吧唧親了一口,除了眷戀外,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患得患失。

我收緊了懷抱。


#03

「明天是除夕,白起要回家過年嗎?」

「我不過節的,平常也不怎麼回去。」

我在女孩這頭的世界,家庭背景和遊戲中基本一樣。

「那……你要不要跟我回老家吃年夜飯?」

「嗯。」我點頭,「我跟妳回去。」


#04

我們搭了夜車回鄉下,除夕早上,我們一同出門採買年貨。

她穿著我在遊戲中的外套,大尺寸的外套讓她顯得格外嬌小。 說從下訂到收貨足足等了一個月,珍惜得不得了。

女孩發現我盯著她瞧,她攬緊了我的手臂。

「我也想看學長穿呢,下次我買一件給你。」

「……沒必要吧?」

「那……我這件借你穿。」她臉紅,小聲地說道,「我一直好想穿你穿過的外套。」


#05

「這是我男朋友,白起。」

女孩在年夜飯上將我介紹給家人,我握緊了她的手,一一回應著每個問題。

女孩的家人和她一樣,並沒有在我的身份背景上深入追問,點到為止。

「我一直以為她說的白起只是遊戲人物,沒想到真有其人。」

女孩的母親露出欣慰的笑,我輕咳了聲,將話題帶過。


#06

幫著收拾完餐桌,女孩被她母親趕去洗澡。

我在她房間等待著,順便幫她走著戀與製作人的城市漫步。

我問女孩怎麼不用自動漫步,她堅持手動走完白起的部分,我捨不得女孩太過勞累,說服她讓我幫她走。

我的記憶和個性,有時仍會接收到來自遊戲程序的更新,這些對話早已滾瓜爛熟。

我不會吃自己的醋,畢竟,我已經擁有了真實的她。


#07

女孩披著半乾的髮回到房間,我接過毛巾,自然地幫她擦拭髮絲。

我聞到她身上的沐浴乳香味,挑眉,「妳買了那瓶沐浴乳?」

「第一天看到代言廣告就買了,這樣就能染上和你一樣的氣味啦。」

「……咳。」我不自在地輕咳,把她摟入懷中,「那還不容易。」

我吻上她的唇。


#08

大年初一早上,我和她家人去廟裡上香,求了張籤。

我生疏地對著號碼找到籤詩,沒想到結果是大凶。

女孩急壞了,忙不迭地搶走我的籤詩,將她自個兒的籤詩塞到我手中。

「你拿錯了,這才是你的。」

「不,我看號碼明明……」

「我說錯了就是錯了。」女孩掐著籤詩,悶悶道,「學長沒道理抽到大凶,你今年的運勢肯定是平安順利的,我保證。」

我知道她在擔心我,心裡一片柔軟,笑了笑,牽起她的手。

「我們一起把籤掛到樹上去,讓風吹散它。」

我們將籤詩綁在枝頭上,我看著她仰望天空的側臉,掏出手機,給她發了個短訊。

一生一諾,永生永恆。

遇見妳,就是我今年最好的籤詩。


《END》
Nobody will go to find you ok?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