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短篇完結] Lobelia(知更篇番外:生日禮物)

知更覺得氣氛有些微妙。

今天已經過了開店時間兩小時,卻沒有半個客人上門。

家主九歌悠哉地擦拭茶杯,鸚鵡洛神在木架上打瞌睡。雖然九歌結婚後,對這間茶館的經營方針越來越佛系,但若是連假日都沒有半組客人,那還有開店的必要嗎?知更他翻開訂位表,上面從中午12點至晚上8點,皆是一片空白。

「家主,今天沒有預約的話,我可以先下班了嗎?」

九歌將微捲的黑髮塞至耳後,淡然地將熱水注入茶壺,「誰說沒有預約?」

叮鈴鈴--清脆的門鈴聲適時響起,知更啞口無言。

「看。」九歌對他眨了眨眼,微笑,「去應門吧。」

知更認命地走向大門,理了理身上的黑色制服,彎起嘴角換上溫柔笑容,旋開門把。

「--歡迎大小姐回來。」

話音剛落,知更的表情便僵住了。

--是宸。他交往將近兩年半的女朋友。

「嗨。」剛剛按下門鈴的宸收回手,她綁著馬尾,一身嫩綠色連身長裙,左手腕上還戴著粉綠雙色護腕,「不幫我帶位嗎?」

知更回過神,將宸安排在鋼琴旁邊的雙人雅座,把她的背包放進置物籃,並奉上檸檬水和菜單,站在一旁等候點餐。


「需要菜單介紹嗎?」

「不需要。」

九歌從吧台走出,將一壺剛煮好的紅茶放在宸面前。知更見狀,從櫥櫃裡挑選了一組寬口茶杯,為她服務倒茶。宸看著知更的動作,左手微乎其微地輕顫了一下。九歌留意到這個細節,不動聲色地淺笑寒暄:「已經一年沒看到妳了,近來可好?」

宸曾經是常客之一,後來不再造訪Lobelia的原因,九歌和知更都心知肚明。

「這陣子除了工作以外,都在追星,過得很充實。最近有個跟茶會活動,讓我有些嘴饞,順路就過來茶館一趟了。」

宸執起茶杯,聞著熟悉的烏瓦紅茶香氣,淺嘗一口,發出滿足的嘆息。

「還是家主泡的紅茶好喝。」

九歌謙虛應答,「大小姐過獎了,睽違三年,能再次得到您的認同,是我的榮幸。」

宸點了一份提拉米蘇和水果鬆餅,九歌送完餐點後,就先行告退至後臺備料,只留下知更在店裡服務宸。

「知更,來,坐下。」宸拍了拍椅子。

「現在是我的工作時間,如果有事的話,可以等到營業時間結束後在……」

「今天只有我這組客人而已,我包場了。」宸微笑,「本來直接去你家也可以,但有些事情,我還是想在這裡跟你說開。」

知更愣了愣,想起今天異常空蕩的預約表,頓時明白過來。他依言在宸身旁坐下,聞到她身上的淡淡香氣,不自覺地握緊拳頭。

自從可可的事件以後,他沒想過能在Lobelia再次看到她。

「三年前,我說過要幫知更包場慶生,但後來……我失約了。」

「那是……我的錯。」

「我現在沒打算翻舊帳,別打斷我。」

知更點頭,微側著身專注地凝視著宸的表情。

「這三年之間發生了很多事,我知道你做了很多努力想彌補我,一開始我不太確定我是同情心泛濫、還是單純想看你悽慘落魄哀求討饒的模樣,才答應你的追求。但後來,說真的……你沒有我想像中的糟糕。我很喜歡的偶像說過一句話,沒有人是惡劣的,是惡劣的環境影響了人,就像感冒一樣。如果把我跟你立場對調,我大概會做得比你更過份吧。」

宸彎腰從置物欄撈出背包,打開金屬扣,拎出一件海藍色包裝的禮物,上頭繫著銀綠色的緞帶--就像入夜後的知更眸色一樣。是夜裡閃爍的流螢色澤。

「生日快樂。前兩年知更的生日,我不是在忙工作就是直接逃避,但今年,我想謝謝你,謝謝你介入了我的生命,畫出色彩斑斕的一頁。雖然痛苦的事情也很多,但都過去了。不要再為以往的事情抱歉了,現在的你,很美好,足夠美好了。」

宸把禮物推過去,臉上帶著輕鬆而溫柔的笑容。

「生日快樂,知更。」

知更沉默了足足一分鐘,聲音啞然,「這是給我的?不是給九歌、紡、后……是、只給我的?」

「不要的話我就收回了……等等,你哭什麼啊?」

「咦?啊、不、抱歉,我很開心。」知更連忙擦去淚水,「對不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情緒突然……」

知更的眼淚掉得更凶了,宸有種自己在欺負人的錯覺,連忙抽出紙巾胡亂往他臉上抹。

「既然開心就給我笑啊。」

宸也慌了,沒想到特地包場慶生會讓知更落淚。宸不是沒有看過知更哭,卻是第一次看他哭得這麼……惹人憐愛。

彷彿做錯事被懲罰沒收點心的孩子,突然被帶去甜點吃到飽的餐廳一樣,知更又哭又笑。

「開心也該有個限度吧,這個表情……真是……」

知更接過紙巾,握住了宸的手。眼淚落在她的手背上,宸愣了愣,垂首回握住他。

「我原以為,我這輩子就這樣了……為了活下去,無法離開可可,也無法停止傷害人,自暴自棄的念頭不只一次充斥著我的腦袋。這個世界對我來說沒有意義,Lobelia收留了我、讓我找到活著的方法,但是,宸,是妳教會了我,什麼是活著的意義。」

「好好好,我知道,這些你不說我也知道,你很感謝我,我也很感謝你,很好。不要哭了好嗎……再哭我就要叫九歌出來了。」

知更看著手足無措的宸,噗哧一聲笑了。

「我可以現在拆開禮物嗎?」

「拆吧。」宸嘀咕道,「要是用宅邸那套模式幫你唱生日快樂歌慶生,我寧可一頭撞死,所以只有這樣了。」

知更知道,宸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遠遠超乎他的想像。他顫著手拆開禮物,在層層包裝紙之下,是一個拳頭大小的木盒子。木盒子上刻著「知更」二字,打開闔蓋,裡面躺著一對銀耳環,銀線勾勒出鳥的形狀,眼睛處鑲著綠寶石,小巧精緻。

這和他當時送給她的項鍊,風格如出一轍。

「我想說,既然你送我項鍊,那就送耳環當回禮吧。」宸揉了揉耳垂,「雖然晚了兩年……總之,生日快樂。」

知更別上左耳環,綠寶石反射著茶館上方的水晶吊燈光芒,他的銀眸彷彿也因此染上些翡翠綠。

「當時銀飾店的人還說男生不適合這種款式,但你戴起來倒是駕馭得很好,果然人長得好看就是不一樣。」

「我很喜歡,宸,謝謝妳。」

宸得意地笑了。

「喜歡就好。」




《END》


--
我只是想寫他哭哭。



2018.07.29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