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連載中] 《灰月裂羽》01-02

本帖最後由 紛樂特 於 2017-10-4 20:04 編輯

佔樓

灰月裂羽(02)

浴月神界在女神遭到公開處刑後已然崩潰,但她身上神力僅存不多,連自保都有困難,覬覦著這份力量的人們沒有得到半點好處。有人憤而放出謠言,因為她將力量交給了惡魔,豐饒的神界終將迎來末日。人心惶惶,要求將她處以絞刑,以平息眾人之怒。

諷刺的是,現任的神之王待她十分仁慈。不僅沒有奪走她的性命,也沒有讓她淪為卑賤女奴。僅僅是將她軟禁在地下監牢,還派了兩名女侍負責照料她的起居。

緹亞絲雙腕以特殊鐐銬高舉過頭地銬在牆上,身上穿著抑制神力的無輝衣——專供犯下重罪的神族子民穿著。也是羞辱神族最佳的方式之一。但她並不在意。得知窩藏的少年順利離開神界後,她就放心了。

到今天,終於看不見了。

想到以後再也看不見少年的容貌,這點才是最令她感到惋惜的。惋惜到甚至有些心痛。不過無妨,她已經將那段回憶烙印在心裡了,閉上眼就能重溫他的一顰一笑。

喀搭,解鎖聲傳來,門扉打開。光從腳步聲她就判斷出來人的身份。她的聲音早在入獄一個禮拜後,就因為神力消失引發的「罪化」而消失,因此連打招呼也做不到。像個廢人一樣。

「日安,女神大人。」

新上任的神王凌龍是議政廳的長老票選而出,緹亞絲過去曾聽過這個人的名字,是個軍人,長年在邊疆與魔軍作戰。印象中留著一頭與戰場不搭的長髮,五官陰柔,但行事雷厲風行,部下對他都是心悅臣服。

「妳的意見幫了我大忙呢。雖然有些後遺症,不過至少堵上了議政廳那些老頭的嘴。至於人民的意見就讓他們去吧。」

凌龍的髮隨意束起、垂落肩頭,穿著白色軍服,手持權杖,每次剛結束會議都會順道來此探望緹亞絲。

「嗯?……視力也罪化了,是嗎?」神王凝重地嘆氣,「妳知道,要是妳願意的話,我可以提供妳神力,讓妳不至於如此狼狽的。」

女神冷笑,別過頭去不再理會他。凌龍聳聳肩,退出了監牢。離去前不忘吩咐獄卒。「好好看著她,別讓她餓著了。」


***


當少年看見狼狽的女神時,夜般的眸色瞬間轉為狂怒的豔紅。

「他們對妳做了什麼!?再怎麼說妳畢竟曾任女王之位,他們怎麼能……怎麼能這樣對妳!」

修謐特右手一揚,監牢的房門應聲碎裂。兩旁的女侍並非裝飾花瓶,瞬間展開攻勢。「給我滾!」少年不費吹灰之力,半分內將兩人撂倒,設下魔之結界,讓監牢籠罩在幽暗迷霧中,普通人一旦靠近便會感到痛苦噁心,無法再繼續接近。

緹亞絲聽見牢房外的騷動,一時之間只感到困惑,這裡處於神界之王凌龍的看管下,究竟是誰闖進來鬧事?

一聲轟隆巨響,房門碎裂揚起的灰塵令她驟咳不已。他徒手敲碎鐐銬,捧住亞緹絲的臉頰,神色狂亂地檢查她身上的所有傷勢。

「……緹亞……」

聽見熟悉的呼喚,緹亞絲渾身一僵。不可能。絕對不是他。身體已經虛弱到出現幻覺了嗎?她置若罔聞——一如這幾日她欺騙前來審視自身健康狀況的祭司一樣。只要這些人認為她是個廢人,就不會再這個大費周章地囚著她。偏偏修謐特在這個時候來搗亂。

「告訴我,緹亞,是不是他們將你變成這個樣子?我要殺了他們!」

「你說要殺了誰?不請自來的惡魔皇儲。」

階梯上傳來神界之王高傲冷徹的聲嗓,他拄著權杖,好整以暇地望著底下這片狼藉。顯然並不受結界影響。

「她已經失去視力和語言能力,據我所知,這幾日聽力也急遽衰退。祭司們都在預言這位女神大人的來日不多。你要這樣一個廢人作什麼?還是說,你要將這個背叛者帶回去當戰利品?品味還真不是普通的特殊。」凌龍嘲弄道。屢次邀約均被女神大人的冷傲給駁回,令他這個新任的神界之王感到很不是滋味。

緹亞絲緊咬著牙,承受著神王加諸在她身上的所有批評諷刺。跪在身側的修謐特握住她的手,語氣淡漠而堅決,「我要怎麼處置她是我的事,今天我絕對要將她帶走。」

「哦?這是在向我下戰帖嗎?」

少年冷笑,「我不介意提早開戰。」

修謐特將緹亞絲拉起,但後者卻紋風不動,抗拒著他的力道。少年面露糾結痛苦之色,低聲道,「緹亞……妳這是何苦?跟我走。我不會讓這個偽王繼續羞辱妳。」

她不是以前那個呼風喚雨、萬人之上的女王了,為什麼他還要來這裡帶走他?然而緹亞絲早已失去所有神力,又被囚禁多日,微薄的抵抗瞬間瓦解,被修謐特攔腰抱起。

一陣凌厲的勁風從身側劃過,神王輕揮權杖,拋擲出光之懲戒,成千上萬的十字狀銳刺襲向修謐特,但後者僅僅藉著披風一個轉身,便順利化解這道攻勢。他接二連三地迴避許多攻擊,周圍聚集越來越多的守衛士兵,眼見局勢對己方不利,修謐特反而笑了出來。

「真懷念啊……這個場景。」

緹亞絲不明白他要做什麼,只聽見耳畔響起他的道歉低語,頸後傳來一疼,她暈了過去。



《待續》

TOP

灰月裂羽(01)

修謐特繞過前廳,步履輕盈地前往「女王」臥房。他身著神族禮服,有別於神族慣用的純白,修謐特的禮服是特別訂做的墨黑布料,滾以銀邊設計。設計上剪裁大方,既保留少年的青澀,又不失紳士氣質。

一如他在訓練中被告知的,房內不見任何抑制魔力的神器,女侍和守衛也早已退下。沒有繁複奢華的裝飾品,女王的臥室簡潔典雅得出乎意料。甚至可說是毫無防備。

「進來吧。」

映入眼前的景色卻讓他渾身僵硬。月之女神——或者說,少年的指導老師.緹亞絲——饒富興趣地打量他的穿著。

「嗯,真好看。肩寬和腰線若是能再調整些,會更加出色。不過整體來說,已經達到標準了。」

「……我不明白。」

「那是我親自設計的禮服,還滿意嗎?」

「為什麼您會在這?」

緹亞絲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別裝傻了,沒想到你這麼天真呢。連自己要行刺的對象模樣都不清楚。就這樣傻傻地上當。」緹亞絲優雅地併腿坐在床畔,笑得純真無邪,「來,殺了我吧。」指尖輕掠過纖細的頸項,「用我教過你的方式,瞄準『女王』的弱點,殺了我吧。」

修謐特靜默半晌,提起闇之刃。平靜無波的表情讀不出情緒。走到緹亞絲身前,俯望著她。

緹亞絲心跳得飛快。她還是覺得他笑起來好看,但這時候仿若立下決心般的斷然也十分耀眼。倘若真將迎來一死,她也滿足了。

由魔力化成的闇之刃哐啷落地,瞬間粉碎消失。蕩漾出一道道波紋,圍繞在少年周身。緹亞絲愣住。

「是啊,我果然是笨蛋。笨得相信在神界,會有人幫助我殺掉『女王』取得力量。爺爺說得沒錯,神族沒有半個好傢伙。」

他垂著手,神情平靜,對著眼前至高無上的女神,露出淺笑,比晨曦還明亮,比銀月還溫柔。緹亞絲被他的語氣微微刺傷。

「但是啊,我不會殺妳的。」

修謐特自嘲地笑了,眼底盡是絕望。先是輕笑,接著轉變為大笑。

「即使妳騙了我,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我愛妳啊,所以,我無法下手。」

黑色波紋隨著修謐特的宣告,輕柔覆住皮膚,化為魔族之印,彷彿擁有生命力般,漸漸聚攏到心口和喉嚨,瞬間奪走了他的意識。無法向真正的女神復仇,也無法面對接受訓練這段期間裡滋生的愛意,溫柔的少年選擇自我了斷,結束矛盾痛苦。

緹亞絲呼吸一窒,「修謐特!」抱住魂力逐漸流失的軀體,緹亞絲臉色蒼白,呢喃聲嘶啞虛弱,「抱歉……」不斷道著歉,她抵著少年的額,哽咽道,「……沒事的,我不會讓你離開的。約好了啊,我會幫助你完成心願。」

緹亞絲將皇宮封鎖,盡力爭取時間。她明白窩藏一名惡魔皇子會有什麼下場——即使她是女王,也難逃一死——卻還是堅持要幫助他。只是為了賭一把而已。在這活了太長太久的歲月裡,找到一絲改變的可能。

她在房內擺上穩定氣場的水晶,設下多層聖光結界。少年躺在床上,彷彿死了一般蒼白平靜。有那麼一瞬間,緹亞絲以為兩人能夠回到過去。

緹亞絲回想起那一晚的情景。她以為少年會毫不猶豫地擰碎她的脖子,取走神玉——若真是如此,緹亞絲會當場死亡,而少年雖然會得到龐大力量,卻也將因為神與魔的力量相衝而漸漸走火入魔、狂亂至死。

然而他做出另一個選擇,讓緹亞絲深感意外的結局。擔任女王的悠長歲月裡,她不是沒有嘗過戀愛的滋味。她向來理智,卻讓少年成了第一個不理智的意外。在她的知識中找不出合理解釋。


緹亞絲藥湯推門而入,修謐特已經醒了,起身坐著,出神地望向窗外。側臉在晨曦晨曦的照拂下顯得寧靜。

無論孰者,她都不算贏。早在她遇見誤闖神宮的惡魔少年,決定開啟這個賭局時,就已經全盤皆輸了。

她以清心修行為由與外界斷絕聯繫,為了方便照料修謐特,自然也將為她打理長髮的女侍給屏退。神力逐漸留失下,緹亞絲已經不比三天前那樣容光煥發,閃耀如月光的長髮褪色如雪,面容憔悴消瘦,幾乎失去了女王的光環。但那份威嚴及傲氣仍然不減半分。

「……修?」

雖然修謐特外表無大礙,魔印造成的創傷也在她的照料下痊癒,然而眼神卻清楚顯示,此刻的他並非過去那名溫柔少年。

「日安啊,女神大人。」他環顧四周,「從來沒見妳如此大費周章,放了這麼多水晶抑制魔力,既然這麼害怕我逃跑,何不直接賜我一死?事到如今,還來探望我做什麼?遊戲玩完了,不是嗎?」

不是的,抑制魔力是為了……多說無益。緹亞絲將來到喉頭的解釋嚥下。苦澀不已。

「什麼興致讓您將頭髮也染了?」修謐特打斷話語,冰冷地笑了,「白髮更顯得純潔誘人了。還想再拐幾個像我一樣的笨蛋嗎?」

緹亞絲緊咬下唇,逼迫自己壓下濃烈的受傷情緒,將藥湯擱在桌上。她深吸口氣。

「喝吧,然後你就可以走了。」

「走?走去哪?」

「回你的國家去,別再出現在這個國家。」

「這就是您一開始的打算,把我當成玩具,玩膩了就丟回去?」

緹亞絲沒有回應。修謐特冷嗤,將湯藥端起一口飲盡。也將僅存的最後一絲情感嚼碎嚥下。

「妳贏了,女神大人。」

***

三天後,浴月神界的女王遭眾人推翻。罪名是窩藏敵國皇子,自此下落不明。




《待續》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