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短篇完結] 殆日 -Day-(番外:情人節賀文)

*月誅×赤藻(這篇起前面都來標個配對好了XD
*清水BL注意。




節日對殆日的成員來說沒有太大意義。

在捨命保護的男孩願望中獲得新生,他們捨棄了原有的記憶和情感,多了一份不尋常的能力與任務。不可能、也不打算重新融入人群——當然,在這之中還是存在著例外。

四個赤藻湊成一桌打著牌,不是多胞胎也不是易容術,而是他再誕以來被賦予的能力。一頭燃燒紅花石蒜般的灼髮很是醒目,薄唇帶著一抹壞笑。四張一模一樣的臉各有盤算。

月誅坐在一旁翻閱著文庫小說,絕美精緻、不茍言笑的五官,及腰金髮襯上月牙色的穿著,予人難以親近的冰冷疏離感。

「輸了的人負責打掃房間啊。」

「當然、還有廁所跟倒垃圾也一起包辦吧。」

「就這麼不想自己動手?嘖嘖、真不想跟你們這些懶惰蟲為伍。」

四個跟赤藻同樣的五官道出這些話語,又同時點煙彈灰。還真讓人有些精神分裂的混沌感。但看在殆日的成員眼中,是再平常不過的畫面。

「……赤藻,我提醒過很多次,店裡嚴禁吸煙。你們有四個人,懲罰累加四倍。」

站在吧臺內、身兼店長和酒保的桑恩輕聲道,左邊的赤藻揮了揮手,四人默契奇佳地同時將煙蒂撚息。動作的同步率之高就像機器般精準。

「這不是沒抽了嗎?」

「就會鑽小漏洞。」

月誅淡淡刺了一句,右邊的赤藻扯出笑容。

「怎麼?應該早就習慣了吧。」

「是啊,要是你哪天戒菸了,那肯定是冒牌貨。」

赤藻聽著眨眼笑了,沒有多作回應。將牌局分出勝負後,決定了這晚的值日生是方才揮手的左方赤藻。沒有任何輸家的不悅,一派悠閒將牌洗完重發。

「吶、桑恩、月誅,你們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星期四、輪到霽惑出任務。」桑恩側頭,臉上那道疤增添了歲月的刻痕。「還是你想聽的是『情人節』這個答案?」

「賓果!這個日子一年才一次,沒有吃到巧克力總覺得有些難過嘛。」

桑恩淡然解釋,「這些節日還不是糖果商人為了利益而塑造,實際上不過也不會如何。」

「桑恩有收過巧克力嗎?」

他擦試著杯子,唇角噙著淡笑,「無稽之談。」

「月誅呢?」

「……想吃的話自己去買。」

赤藻嘻嘻笑了,「不愧是我的青梅竹馬,這麼瞭解我的想法。」

月誅冷淡瞥去,「你的意圖太明顯。」

另一個赤藻開口,「好懷念你高二那年送的巧克力呀,微酸微甜,是什麼口味來著?那時你還親自餵著我吃呢。」越說越曖昧。

「……你全身骨折,跟個殘廢似的,唯一的食物只剩巧克力,與其說是餵,不如說是塞進去更正確。」月誅淡然解釋。

「所以呢?今年沒有嗎?」對面的赤藻語氣中是濃濃的失落。

月誅面無表情地看著那四個無賴,手探進口袋摸索了一陣,一只樸素的寶藍小盒精準地落入坐在離月誅最近的那名赤藻手中。

正牌的赤藻開心笑了。在殆日中,只有月誅始終不曾將他認錯。雖然表面看起來漠不關心,卻是唯一能夠辨認出真牌赤藻的人。其餘冒牌赤藻安靜地看著他。

「吵死了。吃下去就給我閉嘴。」

「我們有四個人呢,只有一盒不夠分。」

月誅拒絕回應這樣無賴的對話。給出一盒巧克力已經是破例了。說是特地為了這天準備也不正確,只是偶然懷念起這個味道而已。

赤藻將盒子打開,看見裡面的內容物,笑得更加燦爛。

「餵我吃?」

「少來。」

「……那我餵你吃。」

由不得月誅拒絕或反應,赤藻湊近舔吻唇、舌尖將硬塊送入。起初還有些反抗,但想起高一那年、赤藻護著自己而摔得遍體鱗傷的那次,便由著他去了。

是檸檬白巧克力,一如月誅的髮色是透著淺金的白。微酸中帶著芳甜。

享用完巧克力的赤藻,滿足地在耳畔淺笑低語。

「情人節快樂。」


《END》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