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連載中] BnS|無雙(一)

#玩家x柳
#主線第九幕成王之人捏他。
#遊戲穿越x邪魔歪道

--

劍靈最大跨服聊天室火龍巢穴上線了。

「你改這什麼智障暱稱wwww」

「是你喔靠北wwww我還以為官方又改版了wwwww」

「幹我一進去就斷線,只能等下一次,活動任務是要解屁解。」

「你有我慘嗎?進去死掉沒人幫你復活,不能跟NPC回報任務,直接浪費30分鐘。」

「誰叫你不跟門派組隊一起排,邊緣人活該,哈哈哈。」

門派頻道刷了一整排關於新副本的抱怨,你一笑置之,直接點進F8統合副本,從每日任務開始排起。你上線的時間偏晚,和成員們的作息錯開,倒也不影響你玩遊戲的興致。

最近的活動不少,PVP新賽季也揭開序幕,你把握時間,邊掛比武活動邊吃冷掉的晚餐。吃飽後接著單刷冰庫、懸浮祭壇,連無限之塔也打完了,這才有一日結束的滿足感。

接下來要做什麼?

晝伏夜出的門派成員開始了深夜沙暴連刷,你以想睡了會手殘為由,飛去無日峰掛網,拿出手機正要玩個轉珠遊戲。

甫按下遁地的那一瞬間,你便後悔了。

昨天剛解完第九墓主線,這裡已經不是那個荒煙漫草、山水如詩的歸處了。

大雨傾盆,天色如墨,雲層疊壓,小熙妍站在徒弟們的祭壇旁悲傷弔唁。她親手縫製的喪服,你覺得它晦氣,穿過一次便收進衣櫃。

你沿著無日峰走了一圈,雨絲落在角色身上,卻沒有細緻到呈現淋濕的效果。經過宿舍時想起了金燕師姐的大嗓門、經過書房時想起了師傅的叮嚀、經過廚房時想起徒弟們的打鬧。

你走到當年無塵師兄顯露異狀的山坡,旁邊緊鄰著飛瀑池塘,水聲嘩嘩作響,與雨聲交融,顯得格外淒涼。

--請住手,你是無法理解武神的凌雲壯志的。

--如果還不收手的話,就不要怪我了。

你想起劇情中柳的警告,心中頓時五味雜陳。不知道遊戲下次更新時,洪門的未來會何去何從?柳又是否會成為下一個12人副本的最終BOSS?

下一瞬,閃光劃破天空,雷聲轟然作響,一道人影從高空墜落,摔進池哩,水花四濺。



你以為自己眼花,移動角色走到池畔,果真有個盡族男性倒臥在池中。那人有著煙藍色的短髮、身穿燒焦破裂的雲國將軍服……

你一眼就認出那是徒弟柳。

你不動聲色地按下截圖鍵,切換到門派頻道,打字詢問:「那個,主線解完後,無日峰的NPC應該只剩下熙妍了吧?」

「還有師父養的那條狗啊。」

「那又不是人。」

「我看到柳出現在瀑布旁邊,穿著雲國的將軍服。」

「什麼鬼wwww破圖嗎wwwww截圖給我們看啊wwww」

「要不要去1:1回報一下啊?」

「應該先PO巴哈或社團,肯定會爆wwww」

你暫時不理會炸開鍋的門派頻道,心底好奇這是單純的破圖還是程式異常,操作著角色走上前,沒想到竟然出現了可以互動的按鍵提示。

你依習慣按下F鍵,只見畫面中小小的燐劍士,以端菜的姿勢抱起了柳。

……蛤?

這算什麼?支線任務?是要扛去埋起來嗎?

右邊的任務追蹤欄毫無動靜,你陷入沉默,也不知道這個柳是生是死。再按一次F鍵,動作變成放下,柳又噗通一聲摔回池裡。

腦中閃過各種當年和柳在無日峰對打時、用擒龍功抓起他朝懸崖拋下去的惡趣味畫面。但直覺告訴你現在不適合這樣做,於是你抱起他走向宿舍。

柳在床上改為側睡的姿勢,這個模組和你打暈他帶回地下秘密通道時不一樣,更像個毫無防備的孩子。這時候沒有任何互動鍵可以按,你只能看著角色站在床邊發呆。

天剛亮,睡意襲來,你把人物放著,打算睡一覺起來再來決定要回報還是去PO文。

搞不好睡醒柳就不見了也說不定。



長夜無夢。

一覺醒來,你第一眼發現天花板變了--原本是輕鋼架,卻變成了木造建築。

你揉了揉眼,正欲起身,一柄長劍霍然擦過你的頰側,釘入床墊。

這裡是無日峰,外面下著大雨。

你躺在宿舍的床上,昨天毫無反應的柳,現在正目露凶光地瞪著你,猩紅的眼中有著恐懼和錯亂。用來牽制你動作的凶器,正式原本屬於你的崑崙燐劍。

動彈不得、又貌似受到生命威脅的你,腦袋一片空白。

身體下的床鋪柔軟至極、臉頰被劍鋒劃過而泛起一絲疼痛,柳和你的距離近得可以感受到他些微紊亂的氣息。昨天電腦前的你沒辦法幫他擦乾身體,這裡的他卻渾身濕透,冰冷雨水從他髮梢滴落,衣服也因吸飽了池水而變得貼身,凸顯了他勻稱的體格。

這是……穿越了?

「你對我做了什麼?」他啞聲道,聲音倒是和你從耳機裡聽到的一致,只是略微低沉些。

柳問了你也很想知道的答案。

「什麼也沒做。」你據實以告。

「那為什麼我會在這?」

你聳聳肩,覺得這八成是夢,反而冷靜了下來。

「我昨天回來無日峰,看到你從天上掉下來,摔進池子裡失去意識,就把你撿回來了。」

「你騙人。」

「不然你要怎麼樣?殺了我嗎?」你出於好奇地問道。「就像你殺了白楊他們一樣?」

要是他真的殺了你,也許夢境就能醒來。

柳沒有答話,皺起眉,握住劍柄的手反而顫抖起來。

你觀察他的反應和穿著,試探性地問道:「啊,我知道了,你被武神始亂終棄了對吧。」

柳神色緊繃,咬牙道,「……那位大人……是我……是我的錯,我無法成為他的助力……」

「那你去找他呀,看是誰把你打成這樣,要他幫你報仇不就好了。」

柳陷入沉默,雙目低垂,雙脣緊抿甚至有些泛白。

看來真的被拋棄了,說不定還是天盡拳親自動的手,你不禁覺得大快人心。

在遊戲劇情中背叛洪門的他,如今也被武神背叛,無處可歸。

你笑出聲,「托你的福,洪門只剩下我和熙妍,我目前也無心處理這些江湖恩怨,八部奇才的徒弟又都未成氣候,你想去哪就去哪吧,這世界如此大,總會有你的容身之處。」

你狀似淡然地瞎扯一番。不管他信不信,反正也不會有人指責夢境OOC。

柳欲言又止,「師……」

主線劇情中遭他背叛的創傷還沒完全復原,你忍不住酸了他一番。

「哎,誰是你師父?你是大名鼎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雲國大將軍,我這幾乎被滅門的風國洪門,可高攀不起你這樣的人才。」

「是我錯了。」

你看著柳蒼白的神色,知道他現在處境難挨,雲國怕是也回不去了。

「你要是真有悔意……」到底還是念在曾為師徒的份上,你給他尋了臺階下,「外邊有幾間空房,整理整理下還能住人,你要待就待吧……這是求人的態度嗎?把劍還我。」

他面無表情地退後,將你的長劍拔出,反向雙手奉上。

看不出是真後悔還是假後悔。

「我呢命不太好,先是剋死師傅和師兄師姐,接著又剋死了八部奇才,最後連徒弟也全部離我而去……」你抓了抓頭,嘆氣道,看他被你唬得一愣一愣,覺得自己還頗有演戲的天賦,「所以我不收徒弟了,洪門至此為止。你直接喊我的名字就好。」

「名字……」柳一臉為難,再度陷入沉默。

你想起遊戲中眾人對你稱呼大俠居多,根本沒有提過名字。

那就現取一個吧。

你環顧周遭尋找靈感,順了順零亂的髮絲,觸及耳上的金屬髮飾時,瞬間靈光一閃。

這是洪門白鳥之翼,只發給正式踏上洪門之路的人;徒弟一一死在你的面前,這曾經的榮耀也被鮮血染黑,閃爍著鐵鏽般的暗沉光澤。

「我叫無雙,記好了。」


--無雙,只容許不服輸的人。


<待續?>


【後話_假如打破第四面牆】

柳:「你就是那個對我一直性騷擾的師傅?」
無雙:「……什麼性騷擾,我不知道。」
柳:「都存成桌布了還裝傻?」
無雙:「……」
Nobody will go to find you ok?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