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長篇完結] Wave(一:合照)

距離偶像,剩下五公尺的距離。

希穎捏緊手上的鈔票,嚥了口唾沫。身旁女性粉絲雀躍地交頭接耳,討論待會要要求對方擺出怎樣的POSE。

一張拍立得合照200元,目前還沒看過他拒絕任何一個姿勢。無論是勾肩搭背、埋在懷裡、還是十指交扣,他都好脾氣地有求必應。秀氣精緻的五官帶著淺淺的笑,像遙遠天際的星河一般閃閃發亮。

這場Live一共邀請來了三至四位的外國表演者,300張票在短短一週內便售罄,大部分粉絲均是衝著初次來訪的「睦」,希穎也不例外。

輪到自己時,她遞出兩張鈔票,因為過度緊張而嗓音低沉乾澀。

「我想合拍一張。」

負責收費和翻譯擔當的工作人員對睦頷首,表示跟之前眾多粉絲相同的要求。

『Pose要?』

近在眼前的睦溫和友善地詢問道,希穎覺得心臟要爆炸了,戰戰兢兢地點點自己的肩膀。這個姿勢很安全、也有很多人要求過。

她很孬,不敢仿效別人熊抱或十指交扣,深怕自己因樸素外貌而遭到偶像拒絕。加上語言障壁,簡化要求才能盡可能減少出糗的機會。

睦理解她的意思,輕點頭,把手搭上希穎的肩膀,傳來淡淡好聞的香氣。

今天很熱,方才在台上唱唱跳跳一個小時的睦,身上卻十分清爽。

『妳看起來很緊張,放鬆一點……啊,聽不懂嗎?Relax、Relax……對,沒錯。Smile。』

睦在她耳畔輕聲道,眨了眨眼,姣好唇形漾出笑容,搭在肩上的手輕拍了拍,捉起希穎空著的右手比出了YA。

『這個Pose可以嗎?』

溫熱的碰觸,令她腦袋瞬間炸成一片空白。

後方的人群還在等待,她不能因此傻住,希穎片刻便找回了理智。

『……好、真的很不好意思。』

啪擦!

希穎吐了口氣,接過睦剛簽完名的拍立得照片,意猶未盡。

『非常感謝!』

『謝謝妳。』睦一派親切地向她道謝,態度一如面對之前的數十名粉絲。

希穎用著自己破爛的語言能力表達誠摯的謝意,接著離開隊伍。依戀不捨地凝視著他的背影,將照片按在胸口,滿溢著溫暖情緒。

這下真的死而無憾了。嗚嗚。


「呀——」


另一位表演者的拍照隊伍突然爆出一陣尖叫,希穎調頭望去,只見一名羞怯的粉絲,將表演者壓在牆壁上。

——壁咚。

什麼!還有這招!希穎相當錯愕,再看回睦的隊伍,只見他對露出希冀眼神的粉絲搖搖頭,表示他無法接受這個動作。

嗚,太可惜了。不過又有些慶幸……

那位接受壁咚姿勢的年輕表演者,希穎不記得他的名字,只根據他在舞臺上活潑脫序、輕快歡騰的表演風格,暗自起了「小鮮肉」的綽號。

她深吸一口氣,從包包掏出兩張鈔票,再度走到長長人龍的尾巴。

這次並不偌方才排睦的隊伍緊張,她平靜地遞出鈔票,平靜地說出了「壁咚」兩個字,指向後方的牆壁。

『耶?妳也要壁咚嗎?好啊。』

小鮮肉露出燦爛笑容,很是爽快地答應。

希穎走近牆,背貼著冰涼牆面。小鮮肉見狀便會意過來,無論壁咚他人或是被他人壁咚,他都樂意為之。

小鮮肉穿著星空色的帽T和短褲內搭黑色長襪,肩上披著淺色毛巾。他的唱唱跳跳是全場最HIGH的一段,身為舞者,汗水淋漓再正常不過。淡金褐色的短髮些微凌亂,笑容宛如大男孩般率直淘氣,漆黑瞳仁中帶著少見的澄澈純粹。

本質很……乾淨的男孩。

倘若睦是天上星河,襯著黑如絲絨的夜空,燦爛奪目、深邃沉穩,那麼眼前的大男孩,便是映著那星河的清涼溪流,不減一絲耀眼、不受一絲污染,清澈見底,連河底的鵝卵石都清晰可見、熠熠生輝。

小鮮肉靠近希穎,單手撐在希穎身側,工作人員正要拍照時,他卻突然變換姿勢,雙手輪流在希穎身側咚咚咚。

這哪招啊?希穎被他不按牌理出牌的舉動逗笑,一旁的群眾也紛紛發出笑聲。

『好囉,來拍吧。』

他莞爾,恢復一開始單手壁咚的姿勢。希穎抬眼,豈料卻不偏不倚地撞進一汪墨藍深潭裡。

大男孩緊鎖著她的視線,四目相交,短短十秒不曾轉移目光。希穎被他望得呼吸一窒,心底泛起異樣的漣漪。

和方才特意逗樂大家的出奇行為不同,大男孩微垂的眸光深邃,唇角輕抿,隱然能看出一絲……無法參透的笑意。

啪擦。

接過他簽了名的拍立得照片,希穎差點忘了道謝,有些失神地離開隊伍。遠離人潮後,她才彎身蹲下,緊抱著顫抖不已的身體。

太……太犯規了。哪有人這樣看著粉絲的?

她沒留意到的是,身後兩名被粉絲簇擁的男子,飛快地交換了眼神。




希穎滿足地踏上歸程。

生平第一次參加Live、第一次跟偶像合照、第一次被男生壁咚……今天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初次回憶。

活動結束時已經接近傍晚,希穎搭乘捷運回到住家附近時,天幕已然暗下。鄰居牽著狗兒出門散步,和她點了點頭。

因為工作因素,希穎遠離家鄉,隻身在熱鬧繁華的首都租房子住,即使晚歸也不會有人擔心。

她掏出鑰匙,正要開門,眼角餘光瞥見地上的人影。

這一排公寓樓高五層樓,共有四棟,兩側架有鐵梯。由於沒有管理員而租金低廉,安全性也因此打了折扣。

她聯想起這陣子的社會新聞--精神失常的男子,尾隨女性到住處後殘忍殺害……

希穎身軀一僵,伸手壓在手機撥話鍵上以備不時之需,但很快地,她便打消了報警的念頭。

那抹人影卸下星空色帽兜,對她露出笑容,像是已經等待許久。

那是——小鮮肉。


《END》
謝謝大家。我是這世界上唯一的花,很高興,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夢見獅子》

返回列表